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百七十章:战国篇·秦王

第三百七十章:战国篇·秦王

双影并行,一剑一掌推开乱局,三刻钟之后,半山城三十二名山贼尽灭。         城内流民趁夜举丧事,无顶土房为灵堂,彻夜哀吟……         赵风退回东南土房,开始传授魔录版《八荒武脉》。         有赵风手把手传授、指导,将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尽善尽美,很快便领着赵青衫入了武修门槛。         皮脉皮息,需要制造极大的温差,玄冰妖刃虽然化作了本命元婴,仍可发挥效用。         土床上,一团太易元婴悬在赵风天灵之上,随着他心念一动,太易元婴萦绕赵青衫周身,催生出一道寒意,直透皮表,迫使皮脉收缩。         “呼……”         赵青衫长舒一口气,足足三分钟才停息下来,算是完成了首次皮息。         “不要松懈,继续。”         在赵风的指示下,赵青衫守住心神,逐步熟练了皮息的运作……         一夜之间,赵青衫连开四脉,虽然都只是入门,却也惊人的成就,此后,四脉并修,哪怕没有赵风的指导,四脉圆满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有一件事情,赵风十分担心。         四脉入门的赵青衫仍无法感应到灵气,这让赵风开始怀疑:她该不会是说书人提到过的“零体”体质吧?         三天限制,以“零体”限制那些天生拥有极高修真天赋的凡人,再联想赵青衫的因果数值为“零”,两者之间怎么看都不太可能是巧合。         “半山城流民,求见仙师!”         正在用灵气给赵青衫清理脉络的赵风被门外传来的动静惊扰了,血感散出,发现门外跪着几道身影。         “你们有什么事情?”赵风起身出门,扫视众民。         城中虽然不富裕,但那群山贼被杀之后,城中的粮食还是够吃的,如果不是为了粮食,又会是为了什么?         “我等贱民,受仙师再造之恩,甘愿奉仙师为君王,以此半山城为根基,开宏图、启霸业,誓死跟随!”         流民叩首,赵风却知这些人未必真的忠诚,无非是希望结束流亡生涯,找一个靠山。         “我并无占地为王的意向……龙渊城已有新主,城中百废待兴,你们或许可以前往投靠。”赵风直截了当地拒绝。         流民再三请命,皆无法改变赵风决意,众人只得分配粮食,分成两伙人,一伙继续流亡,另一伙则动身返回龙渊城,也有极少数人选择留在半山城,只不过城中尸体太多,免不了要浪费一段时间处理。         登高望远,思索后续。         这已经是赵风来到战国时期的第十一天,本意是寻找墨夜剑,却至今没有半点消息。         “欧冶子也不知道墨夜,他虽然说要为我铸造一柄剑,但想来应该不是墨夜……”赵风沉吟道,他之所以判断欧冶子要送他的剑不是墨夜,也是通过对方的“铸剑理念”判断出来的。         铸者·欧冶子明确表示过赠与赵风一柄剑的初衷是为了让后者领会其逐渐理念,那么这柄剑必然无锋,而墨夜剑乃是有锋之凶器,就这一点来说,已经可以大致判断墨夜与欧冶子没有关系。         思索再三,赵风决定前往秦国,寻找卜天师。         根据姬水嫣然的情报,补天仙师乃是秦国五大国师之一,常驻秦国·雍都,想要见到卜天师,便不得不入秦国地境。         忽而,一股血感从远空而来,赵风顺着血感望去,便见一只铁雀舞空而来,那铁雀背部立着一道白色身影,长发飘白、眉山带愁,悬在半山城上——         “秦国·天胤领秦王旨意,请举鼎仙师入雍都一叙。”         赵风听罢,心想:半山城到雍都,两千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反正本来就要去的,既然有人来请,岂有拒绝之理?         至于那秦王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号”,甚至知晓自己锁在的位置,也许是那卜天师在从中指导。         “带路。”         二字应答,表明态度,那天胤仙师点点头,甩手扔出一道铁雀,停在赵风跟前。         一旁赵青衫看得心急,生怕自己被丢下,却在此时,赵风一抬手,御水之能汇聚水汽,凝成川流,他拉着赵青衫上了铁雀背部,自己则踩在川流上,乘风御水,紧随天胤仙师……         秦国·雍都。         王殿大开,殿内空荡,只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王座前,静静地等待着来客。         西北方向,三道身影划空而来,天胤仙师看到雍都,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而来,天胤仙师根据赵风逆转山河是手段,判断其修为达到了逆水境界,同为逆水境界,免不了心生比斗之念想,遂加快自身飞行速度,但无论他如何提速,赵风总能跟上,甚至是以川流托起铁雀,带着赵青衫追了上去。         天胤仙师顿感羞辱,当即撤掉了自己加持在铁雀上的能为,却也没能改变局面,由此可以判断赵风的境界在他之上。         但天胤仙师并不想示弱,所以一路上都没有将速度降下来,全力飞行,损耗自然更盛。         两千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半日跨越,直至看到雍都,天胤仙师才算是有了减速的理由,同时,心里对赵风也多了几分恭敬。         “启禀吾王,举鼎仙师应召而来!”         王殿之外,天胤仙师先是冲着赵风躬身示意了一下,而后才转过身朝着大殿大门拜禀。         “你退下吧。”         一道威严声音传入,随着天胤仙师离开,赵风上前一步,站在大殿门槛之外,眺望殿内:八荒为柱,盘龙俯首,九州浩渺,尽在一堂。         拾阶而上,一人王座。         那背影身着黑色深衣、顶九旒冕冠,彰显王者姿态。         “你来了……”         秦王轻喃一声,按剑回身,九旒珠摇摆作响,赵风一眼望去,那人姿态竟是颇有几分始皇威严。         “秦始皇?”赵风几乎是下意识地喃喃了一句,只不过,这声音跨过大殿门槛,竟是在恐慌的殿内被放大、回响。         赵风暗道不妙,正要致歉之时,却见王座之上的人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多熟悉的称呼!这回错不了了!”         赵风不明所以,却见那秦王踏阶而下,一边走着,一边笑道:“无怪乎你会产生这样的错觉,事实上,这也是我想要造成的效果,从你口中听到那三个字的瞬间,我便知道……你,也是穿越者,对吧?”         一个“也”字,双方各明身份……         半个小时后,王殿之外,赵风看着身旁的“秦王”,一时无语。         那秦王以亚洲蹲蹲在石阶最上层,头顶的九旒冕横戴,九旒珠遮掩耳朵,露出他那二十岁出头的坚毅面庞,双手搭在膝盖上,右手食指中指夹着一根稻草,时不时递到嘴边,咬一口,啃下一小截来咀嚼。         “赵老弟,你是不知道啊,我来这里已经八年了,我是从13年穿过来的,当时只是秦国境内的一个街溜子,当时身上也没有那喜闻乐见的系统,就我一个精通泡面品鉴的宅男,想要在这个时代生存太困难了!”         “不过嘛,凭借着自己超时代的见解,靠着解决城内随地大小便的问题,被上头提拔,当了个小小的‘卫生委员’,后来又阴差阳错睡了秦王的女儿,这才以驸马的身份上了位……我本来只是想多找几个美女,开开后宫、赚点小钱,过点舒服日子,奈何老秦王非要说我有帝王之相,死乞白赖地把王位让给我!”         “我能咋办?毕竟是老丈人,也就随随便便,帮他处理点事务……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不小心……就把七雄的局面提前了两百多年,也就是说,本该是春秋时期的年代,因为我这根搅屎棍,硬生生搅成了本该在两百年之后才成型的战国。”秦王说着,又从手上的稻草上啃下一小截。         “别看我这副模样,在这个时代的其他人眼里也算是个大有作为的明君了,各国的环钱就是我制定的,还有一些弓弩……其实我并不懂弓弩制造,但能大概给手下人一些研究方向,倒也搞出点成绩,现如今七雄争霸,我秦国其实已经有称帝的底蕴!但,我志不在此!”         秦王折断手中稻草,起身望向赵风,郑重道:“我要长生!我要回到现代!”         赵风看着眼前这个一国之王,反问道:“所以,你想当秦始皇?”         “秦始皇?哎!我真不是秦始皇!你瞅瞅这九旒冕,这是称王的,秦始皇戴的应该是十二旒冕!那玩意才是称帝的!不过,如果真要说我和秦始皇有什么相同之处,那就是我们都对长生怀有执着!”         “实不相瞒,我已经有了长生的方向!本来我已经和另外六国的王计划了一件大事!如果能促成,或许真的有机会长生!但现在,这个计划受阻了。”秦王皱起眉头,继续道:         “赵国的牵魂仙师,应该是死在了你手中吧?”         赵风稍作沉吟,点头应道:“没错。”       “这下问题就大了……我的这个计划,必须要有十八名炼气士,好不容易设局五年,才凑齐九州境内的十八名炼气士……赵风老弟,你应该也是炼气士吧?”         秦王望向赵风的目光突然凌厉了起来,与方才的懒散判若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