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百六十八章:说书人·外传

第三百六十八章:说书人·外传

魂归黑暗,一抹金光入钟山。         ……         身死无束,出天地、跨阴阳,一念梦回已千年。         说书人意识神回,抬眼四望,无垠漆夜、无限星辰,满目陌生。         忽有所感,说书人抬头仰望,赫见两道橘红色的烛火远远地悬在天外天之上。         不知何时,两道烛火两侧出现日月,再一定睛,日月星三光汇聚,漆夜化白昼,终于窥见眼前惊奇一幕:天外天、山外山,一龙盘踞,蛇身人相,口衔双烛,双目之中自有日月!         “这究竟是……”说书人目睹眼前奇景,只感自己宛如万丈山脚之下的一枚细沙,渺小得不值一提,忽而,那道护山身影的右眼闭上。         明月消散,一日独尊。         那消散的明月化作一抹月辉,落在山顶,化作一道人影:男,相貌与那护山身影的人相一般,右眼带着黑色眼罩,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样子。         独眼龙单膝驻地,抬头望着山外山的两道烛火,静静地等待着指示。         “入世,猎杀天骄、斩尽后天,寻神性碎片。”         “此外,凡世之中有剑道天机,于祂有用,取之,凡有阻碍者,自可杀之。”         护山之影降下指令,独眼龙低头领旨,随后化光遁离……         日影将逝,眼看山顶晋升半日光影,忽闻质问:“山下何人闯吾钟山?”         说书人大惊,他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赶忙躬身应答道:“小小说书人,偶然路过,敢问此地可是阴曹地府?”         护山之影沉吟,说书人明显感觉到有无形的视线在自己身体内外扫荡,良久——         “小小说书人,此处非是汝等凡夫所能轻涉之境,速速离去。”         说书人恭敬地应答道:“大神见谅,冒昧请问,区区小人,该当魂归何处?”         “凡俗之事,吾并不通晓,此钟山乃诸神魂归之所,汝身庸俗、汝魂平凡,不当入列。”         说书人遂追问道:“难道世间没有阴曹地府吗?”         “阴曹地府,轮回往生。”         “十地之上,有九天独尊,十地之下,有九幽长存。”         “汝所言地府乃是三界阴间,位九幽之下。”         “然有一界阻十地、九幽,两不相通。”         “人界凡间,从此魂魄不入轮回,只应因果,汝之因果不在钟山,去吧……”         半日终了,两道烛火曳影流动,说书人只感魂体不受控制,被迫遁离钟山地境,消失在无垠无穷之寰宇……         魂魄化金光,穿梭宇宙,忘乎时空,直入天地之间。         说书人忽感双脚有实感,身形重聚,低头便见:青石台阶,青苔遍布。         一时慌神,甚至对生死之别产生了错觉,好似自己此时仍活着。         说书人抬头望去,一尊方鼎阻隔,再抬头,可见一座宫殿,雕栏玉砌,一砖一瓦皆蕴孤独寂寥之意,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         “来者何人?”         身后传来一道淡然的询问声,说书人猛地回头,便见一道背影伫立在台阶之下,眺望着远空的无尽黑暗。         那人一头白发,右手边立着一柄入鞘的剑,天鞘为限,无锋为锋。         说书人窥见那柄剑的瞬间,便能感觉到剑之本名——湛卢!         那种感觉十分奇怪且玄妙,明明只是看到剑柄,却已经能通过剑柄之外形,感知到剑之整体,而且这并不是观者自身的剑道领悟所促成的结果,而是那剑中蕴含的极致剑意给人的体悟。         “小小说书人,早已忘记姓名,贸然闯入,还望大神赎罪。”         剑者的头没有半分偏移,随口道:“迷失幽魂,自钟山遁出,必有来历……轮回之内,有三天为限,你的处境很危险。”         说书人暗惊,说道:“大神亦知三天之局?”         “我身在局外,局内诸事,一知半解,倒是你……可有心愿未了?”         说书人一愣,回想自己那飘摇的一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忽而,说书人想起自己刚刚在钟山偷听到的内容,他虽然不知何为“剑道天机”,但那名独眼男人显然不是善类。         “小友赵风似有入剑道之意,甚至可能已在剑道之中,若继续深入,说不定有朝一日会被那名独眼男人盯上……那男人授命于钟山大神,入凡间行事,若赵风不知此中真相,恐怕会遭受其害!”         说书人突然心急了起来,他很想将此事告知赵风,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他回去了。         忽而——         “剑者大神,认识赵风吗?”         说书人感应到眼前剑者的不凡,心想此人或许会有相助之法。         东方凡双目微闭,稍作沉吟,片刻之后,微微颔首,应道:“嗯……会认识。”         说书人大喜:“太好了!有一事,希望大神阁下代为转告赵风,让他切不可触碰剑道天机!”         东方凡双目睁开,淡然道:“嗯,我会告诉他。”         “还有,那座山、那尊大神、那个独眼……”说书人还想说些什么。         “老者,你说得够多了……赵风的命自有他自己掌握,还是说说你的未来吧……你可愿长生?”东方凡阻止说书人,将话题引回正轨。         说书人一愣,摇摇头道:“长生有什么好?大神无需费心,我已经触怒三天,凡间皆无我容身之所……”         “那就遁出轮回吧,你不愿长生,那就继续当你的说书人。”东方凡给出了另外的选项。         “说书?那挺好!这里的故事……能说吗?”说书人突然来了精神头。         “有何不可?”         不等说书人再开口,便见东方凡抬起右手剑指,斜指青石台阶。         噌——!         湛卢出鞘,身旁天鞘再吐一道湛金剑意,虚实双影环绕剑者周身,最终在身后重叠。         剑道旧招,双剑涅槃·一式归元。         剑光催上三千丈,臻巅之顶,剑开天屏,一如孔雀开屏、万般妙法,皆在一瞬!         说书人望着眼前壮阔,隐隐约约,似乎懂得了何为“剑道无敌”,尚未得见此招全貌,魂体已然随着金光,遁出三界轮回,彻底断了三天因果。         噌!         湛卢回鞘,余威渐散,东方凡抬头望向远空:有神秘气息透天而出,看来是旧招所致。         剑者漠然,一念,以剑痕补天……         三界天地,重归安宁。         那一座宫殿架在九天十地之间,继续枯等……         ……         说书人遁入天外异世,降临银龙大陆。         东北·白帝城,来了一名说书人,每日在城外讲述着不知所谓的故事。         “在遥远的国度之外,有一颗湛蓝的星球……那星球之上,有神州大陆、七王诸国,仙凡之界、举世修真,又有钟山大神,携三天阴谋,祸乱轮回,而这一切的故事都要从一个凡人说起,凡人姓赵,名风,字……这个这个……字……对!字神龙!这赵神龙啊……”         说书人的故事只能引来孩子们的关注,而这一天,孩子们围在故事摊边上,一名孩子王大声问道:“老头!你既然见过那么多的强者,那你说天下间最强的兵器,是什么?”         说书人稍作沉吟,脑海中浮现不世剑者的身影,便开口道:“是剑!”         闻言,孩子们哄堂大笑。         原来这片天地的剑道势衰,若问世间至强兵器,尚无定论,但若问最弱,定是剑道!         说书人并不在乎孩子们的嘲讽,他一抬头,窥见孩子之中,一名少年手持木剑,正直直地望着他……         夜里,那名持木剑的少年出城拜访说书人,向他询问有关剑的事情。         “老人家,剑真的是天下间最强的兵器吗?”         “那是当然!老夫见过世间最强的剑法,一如孔雀开屏,开天辟地,只在一念之间!”         从那之后,少年每天夜里都来说书人座下听讲,用伙食换故事,眼中的惊奇每日精进……         “老人家,今日家族比斗,我又是垫底,哪怕是小时候受我保护的小妹,而今也比我强了……”         “今日族内分配兵刃,因族中无剑,我只被分配了一块废铁……堂兄说我和这块废铁同样是废物,我真的是废物吗?”         “老爷爷!我今天发现了那块废铁的特殊……”         “老爷爷,小妹被族长许给金凤城的城主之子,我应该高兴的,但为何我高兴不起来?”         少年将说书人当作知己,屡屡告诉他在家族内的不公平待遇,以及修炼过程中的所思所想。         说书人无奈道:“我也只是一个凡人,没办法给你帮助,只能将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些画面告诉你。”         少年笑道:“这就够了,自己的路自己走,老爷爷的故事丰富了我脑海中对剑道的所有崇敬和幻想,而且,从这些故事中,我真真切切地领会到了一种体悟,天外之天,犹有剑者问鼎天下,我终有一天也会步入他们的世界……在那之前,我要破开这片天下的剑道桎梏!”         “剑道不孤,吾锋不孤!”         这等豪情,令人震撼。         多年后的一天,在少年的家族内,似乎一名下人说在府内看到了孔雀……         当天夜里,青年背着木剑,向说书人辞行。         “老爷爷,我杀人了。”         “堂兄陈胜欲夺我佩剑,以我在家族地位,无法保住佩剑……所以,我杀了他,并且打算就此离开银龙城,去更广阔的天下历练!”         “少年,你过来……”         说书人朝着青年招手,青年款款而来,跪在跟前的那身影与当初少年的身影重叠。         说书人轻抚青年头顶,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此行孤寂,望你无憾。         至此,青年出天下,谱写属于他的剑道传奇。         次日,说书人离去,有人目睹他离开的背影,隐隐听到他离开时,口中喃喃念叨着什么——         “一步,阴。”         “一步,阳。”         “一步,枯荣。”         “一步,生灭。”         ……         “为什么我还没死……为什么我不能死?”         说书人习惯了坐在石头上,在夜里眺望夜空,独自沉思。         又是一夜,孤身独影,一夜永夜。         死老头,怎么能死呢?         人生就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想要做的事情,怎能就这样死去?         ……         战国·越境·半山城之巅。         赵风痛失一道魄识化身,昏迷两天,终是转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