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百六十六章:战国篇·三天

第三百六十六章:战国篇·三天

认一句凡人,让前面所有的自夸都成为自嘲,说书人望龙渊城,一时出神。         “怎样才算苟且?”赵风顺着说书人的目光,望向龙渊城,继续问道。         “凡人自命不凡!”         “怎样不是苟活?”         “凡人自命不凡……”         赵风若有所悟,不再言语。         说书人收回目光,望向赵风身旁的赵青衫,笑道:“小女娃,你又想听什么故事呢?”         突然被点名,赵青衫略显慌张,又往赵风的方向靠了靠,这才试探性地问道:“有凡人能活两千五百年吗?”         说书人一愣,随即大笑不止,久了后气难继,才停下来,锤着后腰应答道:“剑随风舞乱春秋,一袭青衫定乾坤!天赐两千五百岁,不过弹指一挥间……”         这时候,一旁的铸者终于下了决心,上前躬身致意道:“老先生,这只碗有成为天下剑之大器的潜质,还有老先生提及的那团玄玄浩然之气,还望老先生代为指引!”         说书人摆摆手,说道:“我多年前能进入那浩然飞瀑也只是运气好,自离开以后,再寻不得位置,你要真想要这青铜碗,给你倒也无不可……不过,直接给你也没用,这样吧,只要你能找到浩然飞瀑,这碗便送给你了!”         “这……敢问老先生当初在哪国境内进入飞瀑的?”铸者追问道。         “啊……太久远了,我也记不得了……只隐隐约约记得当时是追着一条金线,那金线飘忽不定的,好似什么都拦不住它……当时觉得好奇,便一路跟了过去,足足两天三夜才追进飞瀑……具体的国境位置不好说,但应该就是楚、吴、越这三国之间。”说书人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教人十分怀疑他给出的情报究竟有多少分可信度。         金线?         一旁赵风稍作沉吟,当即散出自身一道魄识,凝成细线。         说书人若有所感,一抬头,盯着赵风天灵直发呆,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         “金线!金线!这怎么会……”说书人指着赵风天灵,失声惊呼道。         赵风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了,说书人所提及的“金线”就是魄识。         叮!         就在此时,那只青铜碗突兀一颤,随后从巨石上腾空而起,在赵风头顶环绕三周,这才停下,原本青灰色的碗身开始发热,乃至将碗中的血土炼成液体、蒸发、消散……         哗哗哗!         青铜碗倾斜,倒出一抹金红色的流光,那流光化作光屏,隔着光屏能听到水流冲击水面的声响,但总觉得那声音离得很远。         “这个声音,错不了!是浩然飞瀑!”         说书人跳下巨石,站在那椭圆形的光屏前犹豫片刻,最终步入其中,身影消失在龙渊城外,铸者见状,赶忙跟了进去……         ……         魄识为引,碗开天地。         赵风托碗入内,青衫随行,一眼望去,百丈飞瀑顶天而立,气势如虹,灌入地表天命池。         而在池面上空,一团金银交融的浩然玄气高悬不散,铸者从侧面攀峰而上,欲到飞瀑顶端,一探浩气玄妙,而说书人站在池边,望着那半边飞白、半边剔透的池子,痴痴地发着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说书人望着映照在湖面上的自己,喃喃自语着。         青铜碗飞入小天地,落在了池边地面上,说书人盘坐下来,随手拿起身旁的青铜碗,舀了半碗水,将之放在一旁,忽而松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某件重要的大事。         “到了这里,就可以畅所欲言了……小友,还未请教你的姓名呢。”说书人起身望向赵风,原本一身的落魄竟在此时焕发出一股世外高人的气度风范,乃至那双浑浊的双眼都微微透出一道锐利精光。         “晚辈赵风。”         “赵风……嗯……好名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至少,不是我这样的凡人。”说书人嘴角带笑,盯着赵风上下打量。         赵风想了想,抱拳应道:“晚辈一介散修,仍未脱离凡根。”         “我估摸着也快了!既是如此……你可知晓三天之境?”说书人摆摆手,毫不在意。         “三天之境?晚辈知道,天尊、天王、天圣合三天之境。”         “错了错了!大错特错!三天之境,乃是天道、天理、天限!”说书人连连摇头,说完新的“三天理论”,他又警惕地抬头看了看那团浩然玄气,确定没有异样后,才继续道:         “有一些事情,离世太久,已经无人记得了。”         “本是尊、王、圣、皇、帝五者之境,因为一场阴谋、两场大战,去其二,留存其三,为三天之境所统御!”         “当今天下修者,尽在三天掌握!”         赵风似懂非懂,问道:“前辈是指五者之境遗失后两大境界的修炼之法?”         “遗失?那不过是后世的推论罢了,如果真相继续掩埋下去,也许更久之后,连这一层推论都不复存在了!届时,三天之境便是修者顶天之境界,再无人可以威胁到三天!”         “你我既然在此相遇,这个秘密必须要交托给你!我接下来所说的所有事情,你信或不信,都要记住,但不能告诉任何人!小女娃也一样!”         看着说书人一脸凝重的神情,赵风两人都点了点头,三人围着青铜碗坐下。         “皇者、帝者乃是神性与人性的纠葛,神性凌驾人性,即为皇者,人性凌驾神性,即为帝者。”         “久远前,先天人主导世界,是当时的修仙标准是以先天人为主,而先天人先天神性主导一切,是故,以先天圣者开辟人性,先封皇,再称帝。”         “三天之前,万皇得授天机,一人化神升仙,主掌天道天机,仙名不死!”         “不死仙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以天道天机延伸并掌握天理、天限两大天机。”         “天理化身,设下万皇争天之局,举世皇者入局,无一缺漏!”         “天理以天理之阶阻隔万皇,此后,天地间的先天人不受天道庇佑,再无人入皇者之境,后天人逆转世局,千年后,鲜有先天人存世。”         “而在此千年期间,天理之内,万皇厮杀,诞生百帝,隐有突破天理天阶之迹象,天道不死仙遂以天限为天关,招百帝闯天关,扬言天关尽头有成仙机缘,但机缘仅有一例。”         “天理之阶灭万皇,天限之关斩百帝!”         “天关尽头不死仙,从此三天欺凡人!”         “天道出现之前,五者之境无雷劫自可突破。”         “而在三天成为定局之后,天道设下四九、五九、六九三大雷劫,阻隔天地玄黄到尊者、尊者到王者、王者到圣者的自然进阶之路。”         “又以天理为八九雷劫,阻隔先天圣者晋入皇者。”         “天限为九九雷劫,偶有封皇者,闯天关、问仙道,必定陨落!”         “其实,在六九雷劫与八九雷劫之间,还有一道皇者突破至帝者的七九雷劫,但这道雷劫被天道掩藏,未见七九,遑论八九?这一手遮天,彻底断了先天人跨入皇者的路,以至于先天人后世衰落,几近灭亡。”         “三天骗局,仍有漏网之鱼!”         “天道遂以天理、天限合力以‘零体’压着天地间所有生灵的修仙天赋,普天之下,原本该拥有成仙资质的生灵受此三天压制,在出生之时被零体掩盖天资,从此断绝仙源,一世平庸!”         “也是由此,才有了仙凡之别。”         “当世之内,凡夫俗子无法修仙,一者受限于天地灵气,二者受限于三天零体,若是前者,尚可凭借仙道资源步入修仙之道,而后者反倒是因为本来拥有极高的仙道天赋,彻底失去了修仙的机会。”         “良才受限,更加无人能够撼动天道地位!”         赵风听罢沉思,说书人所言太过虚幻,三天的真相若真是如此,倒也能说明先天人为何没落至今。         但这真的是真相吗?         如果是真相,说书人又是从何得知的?         赵风摇摇头,追问道:“前辈将三天秘辛告诉我,难不成是希望我破开三天之局?若是那样,只怕要让前辈失望了……我虽未修真者,但也只不过是修真底层的散修罢了。”         说书人低下头,沉吟道:“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         “就像这里,这片浩然飞瀑,不在三天监视之内,只因这潭天命池,茫茫天下,只我一人入池,取得这青铜碗,你我于龙渊城外相逢,又在城灭之后,步入此境,一切看似巧合,实则早有其定数。”         赵风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如果被不是人的存在操控,那感觉更加令他毛骨悚然。         “人活于世,总是要做些什么的……某一个时期,那种感觉强烈了起来,也许就是天命来了,我们追逐着那种感觉,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往无前地奔驰,满是崇敬和无悔……可那种心情偶尔会平静下来,偶尔觉得累了,会觉得哪里都不想去了……”         “我们可以停下休息,但终究是要再度启航,乃至是累了倦了,也不能就此放弃了……这就是天命,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多疑的人觉得天命操控了他,迷茫的人觉得天命拯救了他,而天命就是天命,它从不企图控制谁的命运,只是为了平衡这天地,悄无声息地运行着。”         赵风没有接话,他心中的厌恶并未减少,但也似乎理解了说书人的话。         “前辈的天命,又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