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四十七章:猎杀凶徒

第四十七章:猎杀凶徒

赵风其实并不认识凶徒,但的确是见过他。         就在得到《八荒武脉》的第二天深夜,赵风曾今在溪美镇的路边烧烤摊,偶然窥见一名步履漂浮、形似醉汉的中年男人,那人双眼闪着诡异血光,显然不是普通人。         也许是因为那双眼,让赵风记忆深刻,便将此人形貌记在脑中,此时的凶徒虽然肉身失了人形,样貌却无变化。         “师父,究竟发生了什么?”赵风不解地上前,谨慎地将澹台空竹挡在身后,他刚刚才结束对青云体内毒血的炼化,对于在屋外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无妨,此凶已然饱食,不会再造杀孽……那娃儿如何了?”澹台空竹说罢,那凶徒果然摇摇晃晃地走向下山道,那摇摆不定的身影与当初赵风窥见的一幕何其相似。         “他已经无恙……”赵风扫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在了近藤武身上,而后者也似有感应,两人对视片刻。         “是你射的箭!”         两人异口同声,无需回答,各自内心明了。         “这位老先生,在下藤原正义,此次冒昧来访,实属不该,而今鹰尊身亡,还望老先生让我师徒二人下山回国,今后不再相扰。”藤原正义操着一口还算端正的汉语口音,拱手致意道。         藤原正义毕竟是后来才到山顶的,并不知道青云被八岐神毒所伤,否则他现在的关注点就不是离开百竹山,而是追究赵风是否真有能力可以治愈八岐神毒了。         “你们是师徒吧?这是老夫的徒儿,且不论你们今晚的目的为何,既然有缘结识,又同属弓道中人,为了后辈的成长,不如约定一场弓斗,将刚才的未结束的比试补全。”澹台空竹主动邀战道,他也是看出近藤武弓道天赋不俗,才会生此念想。         “好!老先生有此兴致,我师徒二人岂能拒绝!老先生年长,时间地点便由您来定。”藤原正义直接应下,脸上也满是期待。         “大约三个月后,十月十五号,东北三省举办神州弓道大会,为期三天,第三天由三省的三位优胜者进行三弓对决,你让你的徒弟去吉林的会场,我们在三弓对决上会面。”澹台空竹说完,便将一石弓交给赵风,然后抬着木匣回竹屋了。         “好!我们一定会到场!决赛见!”         藤原正义说罢,带着近藤武离开了……         “师父,三个月……我能行吗?”赵风跟进竹屋,很不自信地问道。         澹台空竹随手将木匣放在竹桌上,扫了一眼躺在竹椅上入睡的青云,淡然道:“为师并非要求你一定要参与,若你有此意向,标准也给你立好了,去达成便是……不过,你若不能在三弓对决上取胜,这仙箭……为师是绝不会传授于你的……”         “好了,夜尽将明,带这娃儿离开吧,为师乏了……”澹台空竹说罢,单手拄在竹桌上,将头贴靠于掌中,闭目休憩。         赵风扫了一眼木匣,若在这之前,他或许还不敢想,但经历过刚刚的实战、盲射,心中已有自信,只是一听说是三省联合的“大赛”,便又心生怯意了。         “徒儿定当竭力!”         赵风说罢,背起青云,直奔麒麟山……         ……         荒野,凶徒游荡。         远空天际线泛红,氤氲之中,忽现十七道身影成一直线飞驰而来,目标很明确——         “发现目标·血兽!开始剿灭任务!”         十七人正中间的那人佩戴着一个湛金的龙头面具,将人中以上的头部完全遮掩住,此时发号施令者也正是此人。         十七人之中的十四人脱离队伍,各自为主,全力攻向凶徒。         “啧!一群乌合之众,血兽之凶猛岂是寻常手段可以剿灭的,罢了……圣域本就自由散漫,此次任务还得靠我们了……左右听命!随孤出征!”龙面人无奈道,随后沉喝一声,一身斗气扭转重力,长发、武袍无风自扬,那无形的气隐隐化作龙影,环绕其周身。         左右两人也纷纷释放自身斗气,却明显弱于龙眠人。         “谨遵龙王令!”         龙面人咧嘴冷笑,率先爆冲而出,双脚脱离地面,完全凭斗气进行低空飞行,那副湛金龙首面具在晨曦的映照下,竟是在地面上映出了一道飞翔的龙影!         此时,率先迫近凶徒的三人挥舞着各自的刀剑,砍向三方要害,然而凶徒身上血肉本就不惧刀刃,其中两人反被凶徒抓住手腕,被当作“棒槌”挥舞起来,将第三人生生“砸”成肉饼!         “杀!!”         凶徒喊杀,恶战倏起,随着龙面人及其左右护法加入战斗,凶徒身上开始出现新伤,血气流失,便需要新鲜的血来补充,凶徒愈加狂乱,以不死不灭之姿,戮战荒野,以肉身连杀七人,现场到处是残肢断臂,无比惊悚。         “怪物!这种怪物不可能有人能杀死!逃命啊!!”         一名崩溃的青年大喊着要逃离现场,却被凶徒追上,一巴掌抽飞其头颅,任由热血飞溅,倾洒在凶徒血肉之上……         “圣域给的资料低谷了血兽!不宜再战!速退!!”龙面人见状,心知再战不利,下达撤退命令,作为此战名义上的主导者,他既然开口了,其他人也有了撤退的理由。         “杀!!”         然而,此时的凶徒已经杀入狂态,与之前单杀山下鹰不同,此时的场面无比血腥,更大程度地激发其凶厉本性,所以进攻更加主动,眼看“客人”就要离席,凶徒热情地“拦下”其中两人——         至此,凶徒已经将十七人杀得仅剩七人!         凶徒回过神来,发现其他七人已经“离席”,顿时暴怒,朝天怒吼:         “杀!!!”         声浪经由血凶之力加持,转为“声劲”,披靡四野,一瞬千米,竟是将逃出数百米的七人重创!         “噗!!”         七人同时受创呕红,其中两人在之前的战斗已经受了轻伤,此时再受声劲冲击,竟是当场昏死过去……         “保全!”         一名一米八的男青年赶忙抱住了身旁昏死的一人,大声呼唤着伤者的名字。         “血兽没有追来,但此地仍不宜久留……若放任此兽胡乱游荡,一旦进入城市,必将引起巨大恐慌,圣域不能对此置之不理,我会去召集其他强者前来协助,你们今天的任务结束了,尽快离开此地!风龙,劳烦你带铁皮离开。”龙面人说罢,便带着左右护法离开了现场。         “该死!这血兽竟然这么难杀,难怪之前的几队都团灭了!我们十七个精锐强者联手都溃败成这样……没想到第一次参加团队任务就遇到这种敌人……”一名头发苍白、面容年轻的男人一边叹道,一边凑到另外一名昏死的人身旁,简单地试了一下对方的鼻息,确定还活着。         “行了,你也别难过了,狂风估计就是受了点内伤,回去该住院的就住院,该休息的就休息,这个任务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你们两个是亲兄弟?看着挺像。”白发男·风龙一边询问,一边将地上昏死的铁皮背起。         “没错,因为年轻的时候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后来知道圣域,为了生计才加入进来……那血兽究竟是什么存在……那已经不是人了吧?”赤焰点头应道,此时的他也冷静了下来,轻手轻脚地将狂风背起,与风龙一同离开。         “谁知道呢,圣域给的情报描述为噬血的野兽,呵呵……我宁愿面对世界上最凶的野兽,也不想跟这种怪物战斗,这铁皮号称练有铁布衫,说是刀枪不入,结果还不是完犊子!要我看,那血兽的力量来源就是血液,派出的人越多,越容易成为血兽的养料,必须让个别极强的强者联手,我估计巅峰强者都不够看,至少得是准传奇强者,还得有至少以为传奇强者坐镇才能灭杀血兽。”风龙分析道,他心里暗道:若不是这几年来的霉运,导致自身实力倒退,那他现在说不定也已经是准传奇强者了。         “传奇强者……现在临近传奇之战,那些传奇强者都在休生养息,准备冲击神话之冠,没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手的,其实准传奇强者也不差了,只是缺少一个契机罢了……”风龙叹息道。         两人聊着只有“行内人”才能理解的内容,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他们身后飞奔而来,那人同样背着一人……         ……         “咦?前面有人?”         赵风窥见前方两三百米之外有人影,他刚刚给丫丫喂完银血,此时正背着还在熟睡的青云,准备赶回城里,也因为背着一个人,所以无法运用猛兽身法,只能以脚程赶路。         “不能跑太快,省得引起注意……上去稍微打个招呼吧……”赵风想着,减缓了行进速度,并加重了喘息声,以便让前面的两人能慢慢注意到在后方跑的赵风。         “后方有人?”         风龙微微皱眉,停下脚步一转身,便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卧槽!怎么是那个小子!他该不是想把那个棋筒还给我吧?”         风龙大惊失色,下意识地便想逃离现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