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四十四章:盲射

第四十四章:盲射

一箭无果,山下鹰暴怒之际,直接在弩箭上安两支毒箭,朝着还没缓过神来的曲辰射去!         “嗖!嗖!”         两支箭矢自曲辰身后,左右而来,精准击落一对毒箭。         “大傻个!别发呆了!快跑!”青云大喊着,刚刚的两箭便是她与肖遥所发。         两次死里逃生的曲辰回过神来,卯足气力,往竹林深处跑去……         “山下先生,那三个人由我们去追,山顶之人交给你们应付了!”马长生说罢,带着自己的人追了出去。         “哼!懦夫!藤原君,你从正面牵引山顶之人,为我创造上山机会,我的后背交托给你了!”山下鹰自然知道马长生的心思,不过这样也好,只要他率先抢得仙箭,便直接撤离,毕竟双方的合作关系也在其中一方取得仙箭后结束了。         “请鹰尊放心,有我师徒二人护卫,无人能可伤您!”藤原正义用右手遮掩心口立誓道,一旁近藤武也有样学样地摆出相同的动作。         “很好!很有精神!待本尊取得仙箭,忍界必不会忘了你们师徒的功劳!”山下鹰点点头,藤原正义是东瀛世俗界·弓术第一的强者,单论弓术,忍界之中无人能可胜过他,只因藤原正义出身平庸,否则早就被招入忍界了。         山下鹰以诡异身法在树林中闪动,意在影响山顶之人的判断。         “小武,取弓来!”         藤原正义将反曲弓放下,不一会儿,近藤武将和弓递交,并奉上一支和弓专用的长箭。         ……         山顶,另外一对师徒。         “刚刚那一箭应该是你目前为止的极限了,你的箭感不差,也足够冷静……你可知为师制造这空心竹箭的用意?”澹台空竹俯视着山腰的竹林,又抽出了一支竹箭。         赵风顺着澹台空竹的话去思考,心想如果是用材质更坚固的箭矢,射箭的精准度会大幅上升,难度也会下降不少,那又为何要用竹箭?         “难道真正的关键在于空心?”赵风内心猜测道,却并没有说出口。         “空心之箭,最难控制,也最易控制。”         “之所以难,是对力的控制要求极高,寻常手法绝不可能驾驭。”         “可即便将力的控制练到极致,能够随心所欲将空心竹箭射出,却仍未真正驾驭竹箭……”         澹台空竹略微一顿,而后继续道:“以心,赋予空心竹箭,方能驾驭!是谓——心箭!”         此时,澹台空竹取过赵风手中一石弓,瞬间满弦,可箭锋所指,竟是月亮!         挽弓射月,意欲为何?         “心之所往,心箭必达!徒儿,这一箭,你能悟得几分?”         “咻——!!!”         空心竹箭破空而去,瞬间从赵风视野中消失,好似真的落到了月球之上……         “嗖——!!”         忽而,一道箭影“自月而来”,笔直地斜射向竹林暗处。         这一箭不是箭矢后继无力而坠,那笔直的箭路轨迹,好似是在高空中突然辗转方向,而后受到某种力量加持,以更迅猛的速度、力量冲下。         “这已经不是常理所能解释的了……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正在驾驭空心竹箭……它要射向哪里?是师父预设好的轨迹,还是箭本身在做决定?”赵风思索的瞬间,竹箭已经冲入竹林,也在同一时间,山腰的竹林里飞出一支长箭。         “铛!!”         双箭箭头一瞬交际,长箭阻断竹箭行进,却挡不住空心的另一支无形之箭。         “嗖——!”         无形箭影贯穿山下鹰的右脚脚踝,伤者哀嚎着下意识想去拔出脚踝上的箭,结果一伸手,却发现空无一物,甚至连脚踝的皮表都没有破损,但皮下的骨关节却已经受创,山下鹰行动受到极大阻碍。         “该死!这是什么情况!我明明看到藤原君的箭将敌人的箭拦下了……嘶!脚骨受创,敌人箭术诡异,继续上山实属不智……但……弓者擅长远程狙击,最忌近战,我此时若撤离,反倒正中对方下怀,只要我能撑到山顶,就算你箭术再怎么高超,都不可能快过我的刀!”山下鹰稍加分析,最终从怀中掏出一枚红色丹药,随着他将丹药服下,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充沛全身,甚至以不可思议的效用修复了脚踝的骨伤!         “这神血丹当真是神奇!一枚下肚,一刻钟内无惧一切伤害!若我能将此丹配方带回忍界……”山下鹰想到这里,不由得露出贪婪的神色,此丹药是他在百仙来谒拍卖会上买到的,单就一枚便花了五百万美金!         磕了药的山下鹰直接跳到山道上,全速朝着山顶狂奔而去……         而在藤原正义的视角里,并不知道山下鹰被无形箭影命中的事情,只当作是自己将空心竹箭完全挡下,沾沾自喜之余,不忘教导身旁弟子:“小武,你在我的道场也练了七八年了,作为我最看重的弟子,一直没机会教你实战,趁着今晚的机会,把我教你的技术都施展出来,朝着山顶的那道身影,射一箭!”         顺着藤原正义手指的方向望去,隐约能看到一道身影站在山顶边沿的位置,而事实上,那是赵风挡住了澹台空竹的重叠身影。         近藤武放下身后背着的大量箭矢,而后接过和弓,引箭上弦,缓缓拉开……         “师父,我看不清楚……”         “不要用眼睛看,去感觉,用你七年来的弓道经验去判断这一箭的终点!”         ……         山顶,赵风接过一石弓。         “欲发心箭,先用你的心窥破眼前的黑暗吧,现在山腰的竹林里有一人正在用弓箭瞄你,你同样以竹箭回应,将对方的箭拦下。”澹台空竹直接提要求,根本不考虑赵风十几分钟前才第一次射箭。         赵风提弓引箭,运转两股暗劲,随时准备射击,但视野尽头是纯粹的黑暗,即便眼睛适应了夜晚,也无法窥见更多细节,而山道上的火光已经彻底消散,自己又是背月站立,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占尽劣势。         此时,徐风拂过竹林,竹叶飘扬,漫山都是“唦唦”声响,而随着风力渐强,压迫竹子扭曲变形,一阵阵宛如鬼哭的嘎吱声此起彼伏……         “用心窥破?”         “若是表面意义上的心,是指心脏,但心脏是没有眼睛的。”         “如果追求内在意义上的心,应该就是指意识……我倒是能通过意识看到黑色大海这种场景,但也仅此而已了……难道真的要纯粹凭感觉吗?”赵风想着想着,突然感到猛兽本能被触发,同一时间,瞳孔放大,最大限度地弱化了视野内的黑暗。         两地近百米,近藤武、赵风心有所感,虽然未见得对方真容,却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视线——         “我看到了!”近藤武当机立断,朝着自己感觉到的方向调整箭锋,而后果断撒放弓弦。         “嗖——!!”         金属箭头反射月光,赵风窥见那光芒的瞬间,瞳孔极速收缩,箭锋凭着感觉进行微调,而后朝着光芒所在射出!         “嗖——!!”         双箭在空中相遇,并擦肩而过。         “这一箭射不中我!”         两人默契地衍生出相同的感觉,事实也的确如此,两支箭都是从对方肩膀上掠过。         “再来!”         “嗖——!!”         “嗖——!!”         势均力敌的两人,隔着百米黑暗,以感觉进行盲射,箭矢一点点向下偏移,终于在第七箭——         “铛!!”         双箭箭锋在黑暗中交汇碰撞!         “对方与我实力相当……此战难分胜负了……”近藤武听见碰撞声,叹了一口气,举弓的手刚有放下的趋势,忽感持弓的右手肩膀受到箭伤,下意识地松开弓把,以左手捂住伤口。         正是赵风加持在竹箭空心的暗劲起了效果,不过,因为暗劲威能尚小,伤口并未贯穿,但也算是见了骨头。         “师父,刚刚那一箭……是不是射中了?”赵风一脸呆滞,不是很确定地问道。         “你觉得中了便是中了,若觉得没中,那即便真的中了也只是运气使然。”澹台空竹并不正面回答,也在此时,三路人马先后冲上百竹山顶。         “大哥!”         青云大喊着冲向赵风,她是从山坡硬爬上来的,而另一边的山道,山下鹰也正好露面,当即冷笑着往弩箭上安两支毒箭,照着青云的脑门射了出去!         “啪!”         赵风抓着一支空心竹箭,直接将两支毒箭抽落,可视野中却有一道更细小且更快的影子闪过——那是山下鹰藏于皮甲袖下的袖箭,同样是淬了毒的。         “哎呀!什么东西!还好只是划破脸皮……大哥!刚刚在山腰的时候好惊险,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还好我命大!咿?我怎么……没力气了……难道是刚刚爬山消耗太大了?”青云走到赵风跟前,开始感觉四肢无力。         “呵呵……岂止是消耗太大,我那袖箭中可是淬了八岐神毒!要不了多久,你的骨头都会被消耗光!”山下鹰冷笑道。         “不可能……大哥……我的骨头好烫……”青云连连摇头,她伸手想抓住赵风,却发现手指已经连握拳的力气都使不上来了,而全身骨头都好似化作了岩浆,以难以忍受的热度侵蚀青云的意识。         “青云?你没事吧?”赵风一时慌了手脚,而青云的双眼渐渐失了神,最终连站的力气都没了,直接倒在其怀中。         青云嘴唇微微发颤,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