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十八章:双剑

第三十八章:双剑

管理室内,两人静默,气氛微妙。         “我回来了!”         人未到,声先至。         白泽抱着一块黑布进入管理室,他谨慎地凑到赵风身旁,然后掀开黑布,露出了墨夜剑的剑柄。         “果然是墨夜……赵风,你把剑提起来看看。”女人起身,神情微冷,用近乎命令的语气说道。         赵风左手反握,将墨夜从黑布中完全抽出,剑尖朝下,递到女人面前。         那女人右手掌心朝上,好似凭空托着什么,随着手掌探至身体左侧,掌心翻转、拟成剑指,指尖似有神通加持,剑指回拉,指下显现一柄名剑,通体雪白、布满血纹,更有纯白剑辉萦绕剑锋之上,挥之不散,似有剑中神明。         “嗡——”         剑指划过剑鄂,便见“莫邪”两个金文大篆体,剑身兀自颤鸣,相较之下,墨夜剑就显得平平无奇了。         女人握住莫邪剑,随手挽了个剑花,空气中还留着剑花的残影,剑身本体已然停滞,保持着斜指地面的状态。         “这两柄剑自被铸造而出,便未曾同处屋檐之下,我也是通过对莫邪的感悟,知道墨夜剑的存在,也因此,知晓莫邪对墨夜的渴望,你既然有意让出墨夜,也算是替我省去许多麻烦,我不会白要你的墨夜,当作你赠予我,今后便算跟我搭上线了,你若有意进入剑阁修炼,任何时候都可以联系我。”         “当然,这是我给出的好处,你仍可继续提出要求。”女人紧盯赵风,暗中却加催持握剑柄的力度,若不这样,手中莫邪怕是要冲向墨夜。         赵风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墨夜,又瞄了一眼莫邪,隐隐约约之间,似乎能感应到莫邪无比喜悦的情绪。         “此剑在我手中,只会被埋没。”赵风轻抚着墨夜的剑身,心底虽有不舍,却也有自知之明。         “你的名字是什么?”         面对赵风突然的询问,女人却一脸慎重地思考了好一会儿。         “剑无双!”         “嗯,墨夜赠你,但我目前并无进入剑阁的想法,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要求……这样吧,若今后我二人有性命之危,而你恰巧知晓,劳烦出手相救。”赵风说罢,将剑递到剑无双面前。         “就这?”剑无双没着急接剑,一脸疑惑地反问。         “这就足够了。”         “好!我接受了!”剑无双说罢,接过墨夜,看着手中双剑,她终是露出了会心一笑。         “等一下!我们还是要提一个要求!”         白泽赶忙出生,怒刷存在感。         “哦?说说看……”剑无双看都不看,随手将莫邪以术法隐藏,但墨夜却无法以同样的手法隐藏,毕竟本身不是法器。         白泽上下打量着剑无双,很快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并说道:“你现在是伪装的状态吧,为了表示诚意……让我们看看你的真容如何?我可是听说过你剑无双的名号,剑阁大弟子,修真圈数一数二的大美女,据说西庭有个佛子提名弟子,原本有大概率能成为佛子,甚至内定为下一任圣佛候选,结果因为偶然见过你,竟是还俗了。”         “为了此事,那人至今流落在外,被西庭视作耻辱,欲先除之而后快,那人被追杀,你也被西庭列入黑名单,终身不得进入西庭修真圈……作为圈外凡人,我的好奇心压制不住啊!”白泽搓着下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赵风,你也想看吗?”剑无双语带玩味。         回想那晚窥见的亓仙儿,已经是无比惊艳,听了白泽的介绍,也好奇剑无双与亓仙儿相比,又会展现出何种视觉盛宴?         “想!”赵风点点头,心想看看也不吃亏。         “呵呵,想看?那就来剑阁吧!我未来的小师弟……”剑无双凑到赵风面前,用冰凉的手指背部撩了一下他的脸颊,而后转身离开。         “啧啧啧!这个女人真是难以捉摸,不过,她似乎对你很感兴趣,你这次抱上大腿了啊!将来飞黄腾达,可别忘了我老白!”白泽眼巴巴地望着赵风。         “飞个鬼,我不可能去剑阁的,你回去吧,我要继续上班了。”赵风拿起角落的一石弓,今天的功课还未做完。         “嘿嘿,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不过,用一把墨夜剑换剑无双的庇护,这个买卖不亏的!要早知道她是剑无双,我还费这个劲?不说了,墨夜的事情完结,我也可以继续去参加百仙来谒了!”         白泽离开,赵风提弓开练,一夜无语……         ……         次日清晨九点,麒麟山上。         这是赵风第一次给丫丫喂提升药力之后的银血,所以,在丫丫服用后,让庄重阳给丫丫重新检查了一下情况。         “效果很好!之前的几次,基本上在先生离开之后,丫崽子体内的毒素便会有小部分重新衍生,虽然不会造成痛苦,但仍在蚕食着肉身,而这一次明显将所有毒素压制下去了!接下来,我会好好观察,看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再次谢过赵先生大恩!”庄重阳大喜,如此一来,丫丫今后的身体就能恢复得更快,在毒素被彻底压制的期间,一些剧烈的跑动也不是不可以了。         “庄老千万别再客气了,其实,这一次的效果能这么好,也多亏了您的毒草,让我更进一步,今后可能也要继续劳烦庄老了。”赵风连连摆手,其实,他从未向庄重阳说自己是散修的事情,但他也知道以庄重阳的精明,应该能看出端倪,只是没有主动询问罢了。         “这是自然!对了,庄某有两件东西相赠,先生稍等!”庄重阳赶忙起身,从衣柜里掏出一个小包裹,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本古籍,和一枚黑色的戒指。         “这是?”赵风不解,看那本古籍的封面已经严重损坏,只能隐约看出“木心力”三个文字,只怕也不是原本的字了,尤其是那个“心”字,已经十分模糊,需要动用联想才能勉强将其解读为心字。         “赵先生,此物来源,请恕庄某不能明言,但绝不会招来祸端,且对先生修行有益,请先生放心!”庄重阳小声且郑重地说道。         赵风稍加思索,摇摇头,婉拒道:“庄老,这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赵先生!此物的确贵重,但庄某只是一名普通的医者!人命高于一切,何况是庄某同族的外孙女?此物渊源流传,早已不知起源为何,若庄某百年之后,令之失传,才是大罪过!恳请赵先生一定要收下!”庄重阳声调稍提,因情绪激动,几近破音。         “这……”赵风顿时语塞,他之所以不收,不是因为怕麻烦,而是担心庄重阳为了报恩,将祖传的东西硬是拿出来报恩,这种让人突破底线的行为,赵风无法接受。         可眼下,听庄重阳所说,这更像是一种托付,自己也没了拒绝的理由。         “既是如此,我暂且收下了,若庄老今后找到继承人,我自当奉还!”赵风目光盯着那枚黑色的戒指,心中隐隐有些激动,他猜测这枚戒指会不会是白泽提到过的虚纳之戒。         “好好好!那个……赵先生,其实,庄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庄重阳见赵风收下,连道三个好字,而后面露愧色,似有难言之隐。         “庄老若需帮衬,尽管开口!”         “呵呵,是这样的,我族有一个传统,若娃儿十二岁之前没了父亲,便要开设仪式,为娃儿寻一族父,此后娃儿跟随族父姓氏,一生侍奉……再过一十七天,便是丫崽子十二岁的生辰,早前便有心想提起此事,但考虑到丫崽子的病情可能成为先生负担,便也不好意思开口,而今!先生更进一步,丫崽子痊愈有望,庄某才厚颜提起,就不知丫崽子是否有此福气……”庄重阳虽有此意,却不希望赵风为难,所以,仅是顺势提出。         “族父?可是……丫丫的生父不是还在世吗?”赵风觉得这族父大概就是领养的意思。         “唉!那人只怕连自己有一个女儿这件事情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庄某也不希望丫崽子重蹈覆辙,若先生无此意愿,我宁愿她一辈子留在麒麟山……”庄重阳显然对自己的那个“女婿”很有意见。         “我倒不是不愿意,只是……我若带丫丫入城,怕是不合法……”赵风知道领养儿女可是大事,这跟领养阿光不是同一个概念。         “呵呵,这一点不用赵先生费心!只要先生答应,庄某自有办法!”         赵风最终是答应了,根据庄重阳的吩咐,只要明天将户口本带来,之后的事情就不用他管了。         ……         当天下午,赵风吃过午饭,回房检查庄重阳相赠的古籍、戒指。         “这戒指好似木质,轻得宛若无物……也不知道虚纳之戒是什么样的,无从分别此物作用,倒是这本古书……这完全就是一本无字天书……”         赵风翻了翻古籍,那泛黄的书页上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当然,他也尝试过像八荒武脉的竹简那样,将自己的血染上去,却毫无反应。         “你啊你冻我心房,酸我眼眶,一生的伤……”         此时,赵风新换的手机铃声响起,他起身一看,来电的是他最不想见的人——黑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