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十六章:银血奇效

第三十六章:银血奇效

作为外四脉的最后一脉,骨脉的修炼之法属实艰难,赵风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只能将之延后暂缓。         眼见快到上班的时间,赵风推门而出,阿光听到动静,小跑着过来,看到赵风后,又停了下来,坐下、仰首,神情高傲,一气呵成。         “嗯?”         赵风突然察觉到异常,他似乎能感应到阿光体内的血液流动。         “是错觉?”         一人一狗对视良久,赵风感应到阿光体内原本加快的血液流动又重新恢复正常,也因此,他确定了这并不是错觉。         赵风给阿光扣上牵绳,然后离开了出租屋。         走在马路上,十米之内的所有生命体的血液流动都会被赵风感应到。         “这是在我炼成银血之后才有的能力,我应该是通过银血感应到其他生命体的血液,这种能力应该叫……血感?”赵风并没有在八荒武脉的竹简上看到这方面的能力,因此只能凭借自己的理解给这种感觉赋予名称——来自血的感觉,血感。         很快,赵风意识到血感并不是单纯感应到血液流动,他能感应到每个人身上的血液都有明显的差别,如果深入感应,还能将其中的差别细分到更深层次。         “难道血感还能感应出血型?”赵风如是猜想,但也仅是猜想,毕竟他没有经过这方面的试验。         血感,这种新的感觉对赵风而言还是充满了未知,具体要如何运用,仍需花时间探索。         赵风刚到仓库,和令狐弓安排的人完成了交接,便见白泽从小巷匆匆跑来,按照这个时间点,他本应该是在密码大厦等待那边即将开始的拍卖会,却在此地出现,着实让赵风意外了一下。         “赵风!你果然在这里!情报到手了!好多情报!”白泽喘着粗气道。         “你该不是从高峰市跑回来的吧?有什么情报在电话里说不好吗?”赵风没好气地说道,也在此时,他注意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白泽身上的血液与刚刚在街上遇到的所有人的血液都有极其明显的差别!         “胡扯!我再牛也不可能从高峰市跑到南山市,令狐弓送我回来的!令狐弓收集墨夜剑情报的事情一开始还是很顺利的,可是后来,开始陆续有人反问他是不是持有墨夜剑,我见情况不对,便先回来了,还绕了好多路,生怕被人跟踪了……”白泽说着进了管理室,瘫坐在座位上,好久才让气息平复。         “白泽,你是什么血型?”赵风突然问道。         “血型?你问这个做什么?我是RH阴性O型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不过这都是小事!来来!我们分析一下这些情报!”白泽摆摆手,然后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         赵风点点头,他初步确定血感的确能区分血液的血型,而后将注意力放在视频上。         视频里没有人,拍摄的是地面,同时伴随着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讲述道:“墨夜是战国时期的一个剑客,更准确的时间不清楚,但关于墨夜,只所以名声不大,主要是他剑术的确不强,他游历天下,与天下剑客交锋,却是十战九败,随身的佩剑几乎每一次与人比剑都会损坏,一开始倒是因为经常败引起了不少注意,可随着他一直输,世人渐渐地习惯,也就没什么人再关注他了。”         随后,视频再切换,画面未改,声音却年轻了许多,语气也显得有些轻佻:“墨夜是历史上一个不出名的绝世美女,据说其长相远胜四大美人,但正因为她太漂亮,后来被某个邪恶的散修抓去做成了傀儡,至今被收藏在那名散修的宝库里。”         第三段视频的画面有了变化,是一名穿着很讲究的老者,他梳着大背头,西装整洁、坐姿端正,眼神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而后点点头道:“墨夜其实是另外一个名字的谐音,也就是春秋末期吴国的一名女性铸剑师·莫邪,相传莫邪年轻时,也就是还未与干将相遇之前,曾以‘墨夜’之名游历天下,年轻气盛的莫邪提着一柄铁剑挑战天下有名的剑客,却因学艺不精,鲜有胜果,而她的佩剑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损坏,她便一次次将剑重铸,战败千次,那柄佩剑也经过千锤百炼,最终成为了十大名剑之一·莫邪的剑胚。”         画面一晃,又恢复了前两个视频的样子,画面外的声音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声音清澈悦耳,近乎天籁。         “墨夜是一柄剑!与莫邪剑出自同源。”         此时,画面中出现白泽突然的提问:“难道墨夜和莫邪不是同一把剑吗?”         “不是!两者虽相同,却有主次之别……墨夜只是一柄锋利的剑,而莫邪却是修真法器!”         视频中,白泽很不耐烦地阻止那人继续说话,直接让换下一人。         “墨夜其实是莫邪的母亲,在生产莫邪之后过世,其父为了纪念妻子,就以谐音为莫邪起名。”         “墨夜是一种现象,说的是明明在白天,天空却好似被墨水染过一样。”         “墨夜是战国时期的一个落魄剑客,凭一柄无名的剑,在那个时期艰难生存,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抱剑而亡,鲜血浸透剑锋,而那柄无名的剑也因此继承了墨夜之名。”         “墨夜是一柄剑,是在你那里吗?”         最后一段视频,是一道充满质疑的男声,白泽暂停视频,用询问的目光望向赵风。         “如何?”         “嗯……这些情报应该不可能都是真的。”赵风说了一句废话。         “没错,不过你看这个大背头的老先生!他可是高峰市有名的大富豪,以他的身份不可能会乱说,根据他的说法,墨夜与莫邪就是同一个人、同一把剑!甚至连莫邪剑是怎么来的都有描述,肯定假不了!”白泽激动道。         “以你的预知能力,没办法区分这些人所言真假吗?”赵风反问道。         “不行,我说过了,和墨夜、莫邪有关的所有情报都无法预知,但如果是假情报就代表不曾存在过,我自然也无法知道,我的能力不是读心,是预知,对于这些人的身份虽然都能知道个大概,却无法识别谎言。”白泽摇摇头。         赵风当即伸手在白泽的手机上划动,重新调出第四个画面,就是那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历?”赵风询问道。         “她啊?就是一个服装加工场的女工!你别听她声音好像不错,其实人长得一般!真的很一般!她就是来骗钱的,后来被我揭穿,都没脸找我要钱!”白泽摆摆手,显然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         赵风点点头,然后沉思了片刻,分析道:“这些情报当中有相同点,例如:且不论墨夜是不是莫邪,但这个人至少曾经是个剑客,并且剑术很差,十战九败,而且这个人大概率是个女的。”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白泽大喜。         “还有……”赵风指了指手机上的视频,认真地说道:“我认为这个女人所说的都是真的。”         “放屁!赵风,我理解,这女的声音的确是不错,但你怎么不信我呢?你不能被这女人的声音蛊惑!她说的话就没有一句可信的!”白泽很激动地反驳道。         “你别激动,且听我说……她说墨夜、莫邪出自同源,并且提到两者相同,在这一点上,你忽略了一个前提……”         “你拥有预知能力,事先已经知道了莫邪剑的外形,而我这一次带回来的墨夜剑,你也看到了,所以你我是知道这两柄剑的外形一模一样的,但也只是你我知道而已,而这个女人,却很肯定地说两者相同,说明她至少看过这两柄剑,还有她后面那句话……你注意她的语气,很明显语气中带有六分骄傲和四分薄怒,就像是在把自己的东西与别人的东西进行对比……如果我猜的没错……”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莫邪剑的持有者。”赵风语出惊人,白泽当场愣住了。         说着,赵风重新点点开了视频,两人又将那个女人的声音从头到尾听了一边,白泽脸色渐冷,他的确听出了女人语气的变化。         “这……太巧了吧……”白泽仍想辩解。         “巧合?你要知道,现在的密码大厦到处都是散修乃至是修真圈的人,这个人提到法器,很明显自己就是圈内人,她既然已经知道墨夜、莫邪并非同一柄剑,说不定早就在打听墨夜的下落了,相较之下,我更在意的是另外两个信息……这女人表示墨夜、莫邪有主次之分,最后的语气又夹带怒意,按照这个逻辑分析下去,说不定墨夜是主,莫邪才是次。”         “她又提到两者出自同源,再结合其他情报,我们大胆推测:墨夜与莫邪有血缘关系,所以很可能就像其中一条情报所说的那样,墨夜是莫邪的生母。”         赵风顿了顿,然后望着窗口,缓缓道:“如果将所有大概率是真实情报的信息结合到一起,我们整理一下,就能得到如下的真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