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十四章:生死一瞬

第三十四章:生死一瞬

漆黑的瞳眸中,映着一抹青光,面临死亡的恐惧在青光中不断放大……         “汪!!”         一道身影冲向鲁明,张嘴咬住了掌控着青色火苗的手腕,腥臭的兽牙刺破皮肉,嵌入手筋肌腱,再猛地扭头一甩,意图阻止鲁明。         流浪狗低吟着奋力拉扯,奈何此时的鲁明在神秘药物的加持下,身体素质无比强悍,一只成年狗根本无法撼动。         鲁明无视了挂在右手上的流浪狗,他如果分心去处置流浪狗,就等同给赵风机会,这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         眼见鲁明右掌推进,赵风当机立断,弃剑飞退。         “你逃不掉!”         鲁明直接将铁剑甩到身后,同时提速冲向赵风。         “不行……我无处闪避,怎么办……”         那青光宛如索命厉鬼,步步逼近,赵风一身能为已经全部施展过,面对此时近乎无敌的鲁明,已然束手无策。         半米!         那青色火苗的灼热就在赵风身前半米!         忽而,赵风眼前出现了一瞬的幻觉,好似梦中的太极宗师显灵,推衍了一式乾坤斗转。         “太极,混元。”         “生死,斗转。”         道者的声音在赵风脑海中飘荡,在这瞬间,赵风的意识无比清晰,感知力成倍扩散开来,一切感知内的事物,都在遵照着某个特定的圆形轨迹运转着。         而赵风通过太极,最终窥见,并触碰到了那个“圆”。         现实中,赵风双眼其实已经出神,根本没看到眼前的场景,但他的身体却下意识地在此时侧身,面向右边,并以双手在身前遵照着“轨迹”,划出一个圆,。         而鲁明右掌上的青色火光在此刻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竟是开始旋转,瞬间逆转回流,直接沿着手臂,扑向其正脸!         “啊!!!”         青色火光全部盖在了鲁明脸上,高温致使其眉毛、头发燃起橘红火焰,而整张脸更是被高温灼烧毁容,一时血肉模糊,五感崩溃!         流浪狗见状松开了鲁明的手腕,并退到赵风身边,一人一狗就这样站在角落看着火势蔓延……         “啊!!!”         火焰借着黑袍,蔓延至全身,置身火焰的鲁明痛苦地嘶吼着,双手在身前胡乱挥舞,却根本无法从火中挣脱,而随着时间流逝,神秘药物的药力消退,他再无力抵抗,最终以这种痛苦的方式,死在了自己的法术之下……         十分钟后,最后一丝火光自动消散,一具烧焦的尸体仰躺在车里,已经无法识别出其面容特征。         初战告终,赵风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顿感四肢无力,整个人无比疲倦。         “如果不是那名梦中老道相助,只怕此时地上的焦尸就是我了……”         “此地不宜久留……你也跟我走吧。”赵风瘫坐在地上,拍了拍身旁的流浪狗。         流浪狗却是恢复了高傲的样子,嫌弃地避开了赵风的手,然后仰着头,一脸的不屑。         “你上辈子怕不是一只猫吧……”赵风苦笑一声,当即起身,捡起角落的手机,又将铁剑和鲁明的那把匕首回收,就在他准备将鲁明的尸体扔进车中间的地洞时,鲁明胸口一块铁皮引起了他的注意。         赵风将铁皮抽出,这是一块边长十厘米左右的铁皮,上面刻着许多密密麻麻的字,能够被鲁明贴身携带之物,想来也不简单。         “先离开此地,回家之后再细看……”赵风将铁皮也收起,处理掉焦尸便离开了垃圾山。         “今晚一战太过凶险,我得加快修炼进度,尽快提升自身实力……”         赵风刚离开垃圾山,身后便传来轻微的动静,他回身一看,果然是那只流浪狗,而且,这狗还叼着被赵风遗弃在公交车上的那截脊椎骨。         “这根脊椎骨都发黑了,说不定有什么病菌,你别要了。”赵风上前取下脊椎骨,流浪狗也没有抵抗,任由赵风取走,然后一辆骄傲地摇起尾巴。         “我们也算是并肩作战过了,虽然我住的地方不一定让养狗,不过,我可以试试看……实在不行,就把你留在仓库看门,这样也不用在外流浪挨饿了。”         “你栖身黑夜,却仍努力地为生存奋斗,我相信你的未来是一片光明的……嗯,就叫你阿光吧。”赵风抚摸着流浪狗的头说道。         “汪!”         流浪狗应了一声,似乎是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         随后,一人一狗,消失在夜色中……         ……         第二天上午九点,赵风才动身前往麒麟山。         之所以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下班后带阿光去附近的宠物医院,各种检查、疫苗都处理完备,领养流浪猫狗的手续也提上章程,最晚两天就可以全部搞定。         结束丫丫的日常喂血,赵风登上百竹山,向澹台空竹交待了昨天在密码大厦目睹马长生与青云的弓斗。         “师父,那马长生似乎并未放弃盗取仙箭的念头,您千万要注意。”赵风其实很想帮忙,但在弓箭上,他的确帮不上什么忙。         澹台空竹听罢沉默良久,一开口却是其他的事情:“你说,你能将附在弓弦上的血水弹射成血刃是吗?”         “是的,虽然是一时情急所为,但的确是可以发出血刃,不过,血刃的力道并不强,即便以肉身抵挡,也只能感受到轻微的冲撞,而无法留下丝毫的伤痕。”赵风点点头,他想过,如果等以后自己习得暗劲,或许可以将暗劲融入血刃,进而提升伤害。         “嗯……这样,你以后练弓,以清水沾染弓弦,尝试空射水刃,不过,要尽量控制力量,尝试将水刃规模压缩,使弹射出去的力量更加集中,这对于你之后学习为师的弓术有助益。”澹台空竹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吩咐道。         “是!师父,马长生的事……”         “马长生不用你管!回去吧!一个月内不要再来!”澹台空竹一甩手,转身回屋了。         赵风叹了口气,他担心的是澹台空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马长生偷袭,而今有了他的体形,凭澹台空竹的弓术,不太可能有危险。         ……         下午一点整,赵风回到南山,从宠物医院将阿光牵回出租屋,一进门,便发现白泽在“带薪离岗”。         “赵风!你来!我查出来了!这把剑上的两个字是‘墨夜’!是金文大篆体!可是!你说奇不奇怪!在我的感知内,莫邪剑与此剑外观完全一致,无论是雪白的剑体,还是这血纹、血槽,都一模一样!所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墨夜这两个字,可能是莫邪的谐音!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把剑毫无疑问就是十大名剑之一的莫邪剑!”白泽神情激动地推断道。         赵风没有隐瞒得到此剑的过程,但也只说是在阿光的带领下,得到此剑,甚至没有提到垃圾山,而白泽在知道此事之后,在家里捧着剑研究了大半天,几近痴迷,对于收养阿光的事也直接甩手答应了。         “应该不太可能吧……按照你的说法,金文大篆体应该是战国时期的通用文字,如果在剑上留下墨夜两字,后世又怎么可能传成‘莫邪’?”赵风摇摇头,对于白泽的猜想并不赞同。         “可是你要怎么解释此剑外形与莫邪剑完全一致这件事情?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绝不可能!”白泽极力地想要说服赵风。         “按照我的推测……这柄剑应该是以莫邪剑为原型,复刻出来的,而铸造者,应该才是莫邪剑的真正持有者。”赵风望着桌上的墨夜剑,此剑虽然锋利,但卖相其实很一般,有点像是白色塑料制造出来的玩具剑,剑身上的血纹好似下一刻就会在儿歌的伴奏中闪闪发光。         白泽急得拉回踱步,他想提出其他更有利的证据来印证自己的猜想,奈何预知能力根本无法探知到‘墨夜剑’的任何相关消息,这柄剑对他而言就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的。         “莫邪……莫邪……没看到莫邪剑本体,我绝不相信你的推论!你为什么不能相信这柄剑就是莫邪剑呢?你要知道,如果我们掌握了莫邪剑,就有机会遇到一个修真的大机缘!就因为这个机缘,整个修真圈早就暗潮涌动了!”         “百器争道,天器择主!”         “不是一年就是两年,在这段时间内,将会有一柄剑迎接剑道机缘,成为天器!”         “而天器现世,其本身就是一场足以让所有修者疯狂的大机缘!”         “天器虽有灵,可自行择主,但修者的世界岂有那么简单?届时必定有一场大屠杀,唯有胜者,可以夺得天器!”         “而莫邪剑,是最接近剑道机缘的三把剑之一!虽然我没能预知到最终的天器是哪一把,但毫无疑问,莫邪剑的优势很大!”白泽终于道出在密码大厦提及而未说出的事情。         “优势很大?你怎么这么确定?”赵风不解。         “这还不简单!剩下两把候选的剑,一把无法伤人,另一把灵性虽强,但威力小,根本无法与莫邪剑相提并论!莫邪剑成为天器的概率,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甚至更高!”         “如果我们事先掌握了莫邪剑,便是抢占了这场大机缘的先机。”         “逆天改命,在此一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