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十二章:借势

第三十二章:借势

“咚!咚!!咚!!!”         赵风的心跳频率不受控制地飙升,甚至连双手都忍不住开始发颤,他很清楚自己内心做出的“决定”意味着什么,正因如此,恐惧无从压抑!         “此战无可避免,无论我如何掩藏身份,这一刻终究会到来。”         “散修贪婪如斯,越是退让,越是被动……”         “现如今,我不清楚他的实力,但他也同样对我一无所知,散修的修炼资源十分稀少,一定会尽可能减少战损,所以,我断定他在等待一个偷袭我的最佳时机,而我不能给他机会,甚至要让他放松戒心,寻找出手的时机……”         赵风在转身的瞬间思考了很多,再度面对黑袍散修,露出为难的表情,示弱道:“这弓是我师父传下的,师父说了,这把弓是他与一位同修故人的信物,要我带着此弓到南山以南的高峰市,到时候自会有人找到我,指导我以后的修行。”         “其实我也不喜欢背着这把弓,我又不会射箭,但师命难违,这位大哥要是真的喜欢,不如陪我等一段时间,等那些人找到我,此弓再转赠给你!反正师父已经把弓传给我了,应该不会再拿回去的。”         黑袍人听罢沉默了。         “信物?在高峰市等人?指导修行?”         “高峰是南冥修真圈的边沿地境,难道……此人是修真圈之人?”黑袍人顺着赵风的话展开联想,第一时间做出了一个不太妙的推断。         “如果他真是修真圈的人,我这一次怕是惹上麻烦了……本是看出此人所背之弓不俗,遂想将之盗走,结果跟到此地,目睹此剑出土的一瞬……没想到随意找的借口,他竟是相信了……看来的确是刚刚下山不久,没什么心机……不,这已经是脑残了!”         黑袍人一边在脑海中吐槽赵风的“天真”,一边思索着要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         “小兄弟,你师父可有提及同修故人的名号?”黑袍人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师父只说了,只要我到高峰就安全了,还让我不要再回山上去,在外面遇到事情要多听修仙前辈的话,还有一大堆其他的话,但太多了,我记不住。”赵风演技爆棚,但他的话里却藏着“重磅”的细节信息。         这也多亏了白泽经常给赵风说一些散修圈、修真圈的常识。         对正统修真圈而言,通常将修炼称作“修仙”,而散修则多以“修真”自称,这种冷门的常识放在平常,没有人会特别在意,可是,在这种可能面临可能会得罪修真圈的局面下,黑袍人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赵风放出来的“细节”词汇。         “修仙?哈……不是修真吗?”黑袍尬笑一声,随口提醒道,意在更进一步的试探。         万一是口误呢?         “修真?不是不是,师父说过了,修仙是大道,修真是旁门左道,不一样的!我一开始也总是说错,每次说错,师父都会大怒,所以我后来就记得很清楚,不会错的!”赵风连连摆手,一脸憨憨自信的表情。         黑袍人听罢,黑帽下的双眼充满怒火,任何散修听到赵风这段话,内心都不会平衡,可偏偏这些话连散修自身都不得不承认。         “旁门左道?呵呵……倒也是了……”黑袍人强压心中怒火,为了掩饰,他开始来回踱步,心里已经信了四五分。         “这位大哥,你这把宝剑应该很厉害吧?还刻意藏在这种地方,属实隐蔽!这剑毕竟是我拔出来的,坏了这位大哥的事,我心里也过意不去,这样吧!这把弓,我做主送给你了!但能不能让我先跟着你一段时间,只要不离开高峰市,那群人一定会找到我的,可能明天,也可能一会儿就到了,不会耽误你太久的!”赵风一脸歉意,然后摘下一石弓,一脸期待地等着黑袍人回应。         主动献弓,甚至要求留在自己身边,这诸多言行举止,单纯得像是个白痴。         黑袍人更怒了,他的内心在怒吼:“为什么这种智障就可以修仙,只因为他是修真圈的人!我鲁明苦修十年,每天活得战战兢兢,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精英!可到头来还要被这种智障压一头,甚至被嘲讽是旁门左道!凭什么!贼老天!你有眼无珠!”         到现在,黑袍人·鲁明基本上确信眼前的赵风就是来南冥修真圈修仙的。         鲁明在散修圈内是极其自负狂妄的,可此时此刻,也因为这份自负,使得手中的剑、眼前的弓,看起来都那么像是修真圈的施舍,而且还是来自一个白痴的施舍。         “不过,他的这份天真,或许可以利用……如果我能借他来进入修真圈,我的命运也将彻底改变!”鲁明心思一转,脑海中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         至于杀人夺宝?         既然确定了眼前是修真圈的人,便是直到自己实力可以碾压对方,他鲁明也不敢再动手!         “哈哈哈!小兄弟,你真是太逗了!”鲁明突然哈哈大笑,并且在此时褪下了黑帽,露出了一张棱角分明的刚毅面容,看上去有那么几分小帅,但更主要的是一股子经历过杀戮的狠劲深深刻在了五官里,无法掩盖。         “嘿嘿,以前也有人这样说我,师父还说我这是赤子之心。”赵风憨憨地笑道。         “唉!不逗你了,这把剑,其实并不是我的,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却是当真了!哈哈哈!在下鲁明,鲁智深的鲁,明天的明!”鲁明大方地自我介绍,他的计划是先拉近自己和赵风的关系,然后再通过他,找机会进入修真圈。         “我叫赵神龙,但是师父说不好听,就让我叫赵风了……不过,这剑如果不是大哥你的,那是谁放在这洞里的?”赵风一脸想不明白。         “赵风……嗯,倒是个好名字。”         “至于这剑,我怀疑是原本就在地下,结果这狗挖土,意外挖出来了。”鲁明的回答自然不是认真的,反正和白痴说话,随便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就行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这还是一条寻宝的狗了,是我小瞧你了!”赵风最后一句话是冲着流浪狗说的,但流浪狗却仍冲着鲁明龇牙咧嘴,没有放松戒备。         “也许吧……既然这把剑是你先找到的,那自然要归你所有,而这把弓,是你师父和其他前辈的信物,我当然不能收下,只是……赵小弟,你太天真了,这样在修仙一途是走不长远的,就像刚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陌生人的话,很容易就上当受骗了,我很担心啊……”鲁明一脸担忧地说道,还走到赵风跟前,将剑柄递了过去。         “这……鲁大哥教训得是!我以后一定会牢记!鲁大哥!你是我下山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同道中人,你是个大好人!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认你做大哥!跟着大哥修仙也是一样的,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赵风谦虚受教,而后神情坚定地表达了义结金兰之想法。         “来了!这就是我的机会!”鲁明内心暗喜。         “哈哈哈!能有你这样一个兄弟,鲁某人当然不会介意!此地环境太差,我们兄弟二人不妨找个地方喝酒,大哥请你!来!把剑拿着,一会儿找块布把剑包起来,不然会被警察带走的,我们虽然是修仙之人,但身在世俗之中,也要时刻遵守世俗的规矩!”鲁明一脸“我是你最好的老大哥”的表情,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天赋,只要能进入修真圈,一定能出人头地!         “大哥的教导,小弟谨记!不过,我不太会喝酒啊,师父说了,下山之后不能沾酒和女人……”赵风弱弱地把一石弓重新背好,顺手接过剑。         “男子汉大丈夫!哪能不喝酒!至于女人,那是你还没体验过,你师父怕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等以后修仙有成,大哥带你去找女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走!喝酒去!”鲁明大手一挥,转身就要从正门下去——         对身后之人,再无半分戒心。         “来了来了!鲁大哥等等我!”         赵风急忙应答道,然后小跑着跟上……         手中三尺长剑,从鲁明后背,朝着左边心脏的位置刺了出去!         唰——!         锐利的剑锋划破黑袍、衣物、皮肉,自鲁明胸膛贯穿,温热的鲜血从剑脊血槽喷溅而出!         这一剑没有停留太久,赵风得手后便抽剑飞退,他这一剑虽然意图贯穿鲁明心脏,但这是他第一次握剑,手感十分生疏,再者,鲁明身上黑袍有一定的阻碍效果,即便是精通人体结构的人,也未必能隔着黑袍算准心脏位置。         何况,赵风对人体结构也并不了解,这一剑完全是凭感觉刺出了,大概率只是重伤鲁明,而无法致死。         胸口的刺痛袭来,鲁明猛地回身,接着手机灯光,窥见了赵风冷漠的神情,与方才傻憨的样子判若两人,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什么修仙、什么修真圈、什么师父,都是编造出来的谎言!         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剑所做的铺垫!         “你……你好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