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十一章:流浪狗

第三十一章:流浪狗

赵风乘观光电梯离开了密码大厦,正决定坐班车回南山,就在大厦正门外的垃圾箱旁边发现了一个木箱,那木箱正是之前黑衣青年用来装“现代工艺品”的,本来被会场保安扔进垃圾箱里,但是,有收破烂的将那个木箱重新翻出,又把箱子里几件看起来挺值钱的东西顺走。         而此时,木箱内只剩下那块脊椎骨,正巧不巧,一只流浪狗嗅着骨头的味道而来,很快发现了木箱里的脊椎骨。         “那脊椎骨也不知从哪里来的,看上去就不怎么干净……”赵风担心流浪狗啃了那脊椎骨会出事,便上前将脊椎骨收起,又转身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三根香肠,喂给了流浪狗。         赵风动身前往车站,但走了几步,却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回头一看,发现是刚刚的那只流浪狗。         这只流浪狗看上去很惨,身上皮毛通黑,左边耳朵被咬去一角,后颈、右腹、和尾巴都有严重的皮毛脱落,甚至连尾巴都像是被什么动物咬去了一截,这形象很容易让人怀疑这狗本身可能有什么疾病。         但赵风却不惧怕,毕竟自身黑血对疾病有不小的免疫效果。         而此时,那流浪狗却四处张望,装作不认识赵风,可每当赵风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它又立马扬起高傲的小头颅,迈着小碎步,一踮一踮地跟了上去……         到了车站,赵风已经确定身后的流浪狗就是在跟着自己,他以为那狗还没吃饱,就又买了三根香肠,喂给了流浪狗。         “到南山的班车!最后一班了!要上的快点了!”         此时,不远处的售票员喊了一句,赵风随手将香肠包装袋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跑了过去,其身后,流浪狗直接将剩下的两根香肠甩到半空中,然后仰首一咬,直接吞下。         “等一下!狗不能上车!”         赵风正要上车,却被售票员拦住了,回身一看,果然,那流浪狗又跟了过来。         “这不是我的狗,是流浪狗。”赵风解释道,现在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他担心自己赶不上打卡。         “是不是你的狗不重要,关键这狗是跟着你过来的,我们不负责拦狗……时间到了,开车!”售票员不在意地说道,他的确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也没有义务为了赵风这一个乘客而去浪费其他顾客的时间,心知赵风短时间解决不了流浪狗的事情,便直接让司机关了车门。         看着最后一班到南山的车开走,赵风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在旁边装作“没事狗”的流浪狗。         “你跟着我做什么啊,我不可能收养你的……”         那流浪狗也不知听没听懂,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便也不装了,直接围着赵风转了两圈,然后低吟了一声,狗头朝着赵风一扬,做了个“Follow  me”的动作,然后迈着小步子往车站外走去。         “肯定是赶不上了,就去看看它想带我到哪里吧。”赵风此时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便跟了过去……         那流浪狗慢慢悠悠地带着路,时不时停下回头看赵风有没有跟上,给人一种“这狗成精了”的感觉,一人一狗很快来到了县道,并一路离开城镇,进入了垃圾山的地境。         垃圾山,其实不是真有山,而是因为垃圾在这里堆积成山,因而得名。         虽然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专门的人来垃圾山处理一部分垃圾,但减少的量根本无法追上增加的量,以至于垃圾山规模越来越大,至今已经称为了南州区里的一块“禁地”。         “好臭的气味……”         垃圾山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恶臭,基本上你能想象到的臭味,这里一应俱全,并且“贴心”地将所有臭味杂糅在一起,让你亲身领会到被臭得灵魂升天的体感。         流浪狗进了垃圾山,就像是到了家,行动也变得迅捷起来,直接冲出去老远,然后隔着五六十米,冲赵风大叫。         “来了来了……”赵风捂着鼻子,强忍着反胃感,跟了过去。         在垃圾山里兜兜转转五六分钟,流浪狗停在了一辆锈迹斑斑的公交车前,那公交车被两座垃圾山压着,车上所有有用的零件都已经被拆走,只剩下一个躯壳,因为搬运成本较大,便一直被弃之在这里。         “汪!”         流浪狗停下朝身后的赵风叫了一声,然后从公交车前门跳进车里,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赵风只得取出手机,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         进入公交车一看,才发现公交车正中间的位置有车顶、车底都有一个大洞,就像是某件重物从天而降,刚好砸在公交车上,造成了这个大洞。         流浪狗直接跳进洞里,但那洞也只能勉强让一直成年狗进入,赵风只能在外等候。         “这车里反倒没有那股臭味了,还是说……是我的鼻子适应了这里的空气?”赵风一边等候,一边探出头,从车顶的大洞看出去,刚好能看到天上的月亮。         “如果这里不是垃圾山,在这样一辆车上赏月,倒是不错的体验……”         就在赵风感慨之际,彻底的洞有了声响,流浪狗叼着一根铁链爬了出来,然后将铁链仍在赵风脚边。         “呲!”         流浪狗冲着那铁链低吟了一声,然后仰着头,一脸骄傲的小表情,就像是再说:“这是朕赏你的!拿走谢恩吧!”         然而,流浪狗身后左右摇摆着的半截尾巴却彻底出卖了它。         “难不成这里有宝物?”         赵风将手机放到一旁,然后抓起地上的锁链,猛地一拉扯,拉出来二十多米,突然锁链绷直,显然是拉到头儿了。         “还挺重……”         赵风双手抓着锁链,扎着马步,将重心下沉,而后猛地一拉,便感应到那边的东西突然间变轻了。         “嗯?难道是原本插在地上的东西?”赵风更好奇了,当即加速拉扯,这一次没了大阻力,但也没有了一开始的轻松,随着脚边的锁链不断累加,很快就超过了百米。         “这么长,你是从哪里找来的锁链?”赵风扭头看了看身边的流浪狗,也在同一时间,听闻车底传出一声清澈的金铁交鸣——         “叮!”         有东西被抽出,碰撞到了车底的铁皮,赵风赶忙提速拉扯,洞中之物,终于显现!         “这是……剑?”         赵风拿起旁边的手机,照了照拉出来的东西,之所以语气带着轻疑,主要是这东西通体被厚重的锈迹覆盖,已经很难看出其本来的样貌,只是从轮廓来看,很像是一把剑。         锁链尽头扣着这“锈剑”的剑柄位置,赵风上前将锁链揭开,然后伸手抓住了“剑柄”,稍微一发力,附在剑上的锈迹却好似遇火之冰,当即化成铁削,唰唰地洒落车底,显现其本来面目:         这果真是一柄剑,通体雪白,刃长三尺,并且伴有宛如密集且凌乱的血红纹理,剑脊处内陷,形成血槽,看上去颇有震撼力!         赵风将剑身转向另外一侧,发现在另一侧的剑鄂除刻着两个看不懂的文字。         “这第一个字很像是墨水的墨字……第二个字看着像是一个小人左手边一个点,右手边一个像是英文字母的大写‘D’……”赵风不解,当即准备拿出手机查一下,却在此时,流浪狗凶狠地冲着前门的位置大叫了起来。         “汪!!吼……”         “是谁在哪里!出来!”赵风一皱眉,凛声沉喝道。         “呵呵……”         却闻黑暗中传出一道略显阴沉的冷笑声,在赵风手机灯光的照射下,一道修长的身影福俯着身从公交车正门上来了。         “道友,那剑是我藏在此地之物,还请归还……”那人掩藏在一件连帽黑袍之下,又因为刻意遮掩面容,赵风一时无法看清对方。         “汪!!”         流浪狗大叫,就像是在说:“听你在放屁!”         赵风自然也知道眼前这人绝对在说谎,但他不敢道破,因为这人刚刚提到了“道友”二字,那么此人很可能是散修,并且将自己也当作是散修了。         “无论如何,在不知道对手实力的情况下,不能与之正面碰撞,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赵风很快做出了决定。         “既然是道友之物,自当归还。”赵风双手托着剑刃,将剑柄递到黑袍人面前。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一旦起冲突,就确定了对立关系,那么今天两人比有一人要长眠垃圾山。         赵风不敢赌。         黑袍人握住剑柄,又是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阴森冷笑。         “道友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在此谢过了。”         “没什么,物归原主罢了,既然此地是道友领地,在下也不好继续逗留了,就此告辞!”赵风强行镇定,冲黑袍人拱了拱手,然后转身便想从后车门离开。         “道友请留步……我看你身后所背之弓也不似凡物,不知可否借我玩耍几日?想必以道友的良善,不会拒绝我吧……”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赵风眉头紧皱,脚步也停了下来。         “看来……今天没办法善了了……”         赵风无奈道,随着他缓缓转身,入散修以来的第一战,即将展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