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十八章:干将?

第二十八章:干将?

“此剑长三尺三寸,入手略沉,估量着有十斤,韧性欠缺、硬度上乘,做工的确有点像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剑,但其整体全无锈迹,可见材质绝非青铜,也没有任何特征说明这把剑是干将……在我看来,只能算是一把好剑……你开个价吧,如果合适,我要了。”那壮汉转身回到摊位,却没有要将剑放下的意思。         “剑七十万,但不单独买,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是一起的,总共两百八十四万。”黑衣青年指了指自己摊位上的东西,零零总总二十多件,有指环、令牌、印玺、匕首、护心镜等,甚至有一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脊椎骨,包括壮汉手中的剑,都或多或少沾着些泥土。         壮汉听罢皱了皱眉头,说道:“太贵了,别的东西我不要,就这把剑,一百万。”         “东西不单卖,不买就放下。”黑衣青年根本不考虑。         眼看着壮汉欲言又止,旁边一名戴着间金劳力士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不经意地揉了揉戴表的手腕,然后轻蔑地扫了一眼壮汉,笑道:“小兄弟,这里不是菜市场,不能讲价,卖家想怎么卖就怎么卖,买得起就掏钱,买不起就放下,别妨碍别人的生意……小伙子,三百万,你这些,我全包了!”         “可以,我要现金……”黑衣青年点点头。         “那是自然!”劳力士男打了个响指,一名保镖提着一个手提箱上前,一打开,三百摞百元大钞将手提箱塞得满满。         黑衣青年点点头,当即起身,将原本当作椅子的木箱打开,逐一将摊位上的东西收回木箱。         “喂!小兄弟,把东西放下吧,那是我的。”劳力士男转了转戴表的手腕,语带挑衅道。         “可惜一把好剑,落入你这种俗人手中……”壮汉无奈摇摇头,直接反握剑柄,使得剑锋朝下,而后松开剑柄,任由黑剑自由坠落,剑锋竟是直接刺穿地面,三分之一的剑尖没入地下。         周遭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劳力士男更是狂喜,正要伸手握剑,黑衣青年上前来,率先将剑拔起,然后放入木箱,完成收纳,并用地上的红布将木箱包起。         “好了,钱拿来,这些就都是你的了。”黑衣青年拍了拍手中的木箱,此时,劳力士男还是谨慎地围着黑衣青年打量了一圈,确定没有掉包才放心地完成了交易。         结束交易的黑衣青年往东走去,而没买到黑剑的壮汉则往西离开……         “哈哈!我的宝剑!我的干将!”劳力士男此时赶忙将红布拆开,从木箱里取出黑剑,越看越是喜欢。         此时,人群最外围的赵风、白泽、令狐弓三人默契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同时说道:         “演戏!”         “哈哈!白先生知晓一切,会看出来倒是不稀奇,到不知道赵老弟是怎么看出来的?”令狐弓笑道。         “也不是有什么根据,七十万的干将,怎么想都不可能是真的。”赵风更多的是凭感觉得出结论。         “倒也没错,这是最容易发现,却也是最容易蒙蔽人的一点,所有的人都知道便宜没好货,都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就是有人会不断上当,终归是起于一个贪字!而我是看出那高个男人手中铁腕,与那青年摊位上的几件铁器在做工细节上有相似之处,因而断定他们是互相认识的,不过,就算那些附赠品都是假的,三百万能买到一把那般锋利的宝剑,其实也不算亏……”其实令狐弓在看到黑剑刺入地下的瞬间,也起了心思,只不过当时黑衣青年已经跟劳力士男达成交易意向,自己再出手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说到底,你们还是没看出真正的端倪。”白泽此时神秘兮兮地说道,一脸“只有本大爷知道真相”的欠揍表情。         “正如你们所说,那两个人的确是认识的,局也是刻意布置的,但剑却在最后一刻,被那个小屁孩掉包了!”白泽说着,用怜悯的目光望向那被人群包围着的劳力士男。         “不太可能吧,那个青年是在众目睽睽下,将剑放进木箱,那之后,买家还围着他观察了一圈,那么大一把剑,如果掉包,要藏到哪里?”赵风不太相信。         白泽伸出右手食指,做出了一个戴戒指的动作,小声道:“那个小屁孩的戒指就是整个骗局的关键,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散修聚会的场所……”         赵风愣了愣,很快意识到了。         “你是说,那青年的戒指……可以收纳物品?”         “不错!那是修真法宝的一种,统称‘虚纳’,外形本不固定,但绝大多数的虚纳都是方便携带的戒指,所以现如今,修者基本上都只认‘虚纳之戒’。”白泽肯定了赵风的推断。         “虚纳的炼制之法已经失传许久,现如今流传在散修圈、修真圈的都是久远前传承下来的,每一件虚纳的价值都无可比拟,普通散修根本不可能拥有虚纳……若不是我看了那个小屁孩的前世今生,都怀疑他是修真圈的人了。”         白泽三人虽然已经识破骗局,但买下黑剑的劳力士男却浑然不知自己上当受骗,直接用红布包起黑剑,随便将木箱扔在地上,对着围观之人说道:“剩下的这些,就当作诸位捧场的礼物,有谁看上就拿走,一人只能拿一件。”         看着劳力士男带着宝剑离去,倒是有几个路人蹲在了木箱前取出几件东西来查看。         “我日!铜镍合金带点铅,全尼玛是现代工业的残次品!用土做旧的!这块护心镜都快化了,怕不是巧克力做出来的!也就这块骨头还能有点价值,你们谁家里养狗就带回去喂狗吧,不怕自家狗出事的话!我得去洗手了!”路人中一个看着有点眼光的中年人看了十几个物件,最后气得直接拍手走人,直奔卫生间。         又有几批人蹲在木箱子边上看了看,只有三四个拿走了一件看着不错的物件。         “咋样,要不要试试看?我不用动能力,我们三个凭感觉选一个,然后我来看看有没有捡漏。”白泽提议道。         “倒是不错,白先生有此兴致,自然奉陪!”令狐弓示意保镖取出三副橡胶手套。         三人挑了一轮,白泽拿了一枚戒指、令狐弓选了一个印玺,赵风则拿起了那块护心镜。         三人刚挑完,马上有保安过来将摆在路上的木箱和坏掉的垃圾桶处理掉。         白泽扫了一眼三个物件,最后露出一丝苦笑。         “看来是我把事情想得简单了,戒指和印玺是三天前新鲜出炉的,这个护心镜稍微久一点,半个月前从回收站一件COS用的古装上扣下来的……你选什么不好,选这玩意,材质跟轮胎差不多,表面估计是被火烘烤过了,都融成这样了。”白泽无法理解赵风的眼光。         “这个比较干净,而且韧性不错,也不大,刚好能放口袋里,要是上衣有内兜,放兜里,说不定还真能挡点意外。”赵风说着,为了展示这块护心镜的韧性,用力一掰,使之整个弯曲,正面受力拉扯,表面的一些皲裂纹理也显现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报废的轮胎做成的护心镜。         “这都干裂这撤样了,还想挡什么……算了,反正已经预料到不会有什么好东西,那两个骗子没少做这种勾当!”白泽气急败坏地将戒指揣进兜里。         “话回正题,刚刚那把黑剑的确是锋利,虽然被换了,但那个青年既然将之称作干将,究竟是不是真的干将?”赵风也随手将护心镜放到口袋里,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一旁令狐弓显然也很感兴趣。         “干将?呵呵,华夏十大名剑之一!可能在这种地方出现?况且,真正的干将,表面是有血纹的,不止是干将,莫邪剑表面也同样有血纹!那莫邪为干将所铸,而干将为欧冶子所铸,不知为何,我无法知晓莫邪的结局,但却清楚干将已经在一场剑斗中被摧毁,这世间已经没有干将。”白泽很肯定地说道。         “以白先生能为所知,华夏十大名剑,可还有存世之例?”令狐弓追问道。         “一把……不,也可以说是两把……”         “轩辕剑至今存世,被上界修真圈收藏,除此之外,在十大名剑中,有一柄剑比较特殊,此剑虽出自欧冶子之手,但其本质是天地自然而生的浩然剑气,欧冶子游历天下,偶然寻得这剑气,遂与干将合力打造一剑,将之聚合剑中,成就威道之剑——太阿!”         “而今,太阿剑体虽然毁去,也只是回归天地自然,而世间却再难有人能重铸太阿……”         一行人一边逛,一边听白泽讲“过去的故事”,随着时间流逝,会场的人也越来越多,也因此,有更多的人向赵风询问一石弓的价格。         “不好意思,这把弓不卖。”赵风又一次向路人表明情况,若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他也不会带弓出来。         “赵老弟这把弓会被那么多人看上,想来也不是凡物,白先生可知道其来历?”令狐弓此时也对一石弓有了兴趣。         “不行,我最近开始发现,所有与你赵风有关的事情,我都无法知晓……唉?”         白泽说着,突然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赵风!我刚刚不是说过,我无法知晓莫邪的结局吗?”         “但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说不定……”         “莫邪会落入你手中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