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十七章:密码大厦

第二十七章:密码大厦

高峰市·南州区,位处市中心一座名唤“密码大厦”的写字楼,共五十五层,高一百五十米整。         令狐弓的车停在了密码大厦的门口,两个保镖各自提着两只手提箱,跟在令狐弓三人身后,进入了大厦。         赵风打量着这座大厦,其外部设置有四部观光电梯,内部也有四部电梯,可进出的人却不多,大厅内也没有人看管。         “想不到散修圈的大活动竟然会在这种明目张胆的地方举办吧?其实还有更大胆的!你看!”白泽说着,拿出一支新的智能手机,并点开了一则招商广告。         那广告上展示的就是这座密码大厦,而标题是:百仙来谒!修真盛典!道友速来!         “这……我记得你提到过修真四大禁条,其中一条就是不准修者暴露身份,这怎么?”赵风懵了,那广告还是招商网站的首页头条,生怕别人看不到。         “哈哈哈!大人!时代变了!你现在上街跟人说你是修真者,十个当中有十个都会以为你看小说走火入魔了!这种标题,也只有圈内人能懂‘百仙来谒’的意思,普通人看了只会把这当作是商家为了标新立异而写的文案。”         “百仙来谒举办的地点不是固定的,而这座密码大厦内近七年来已经举办过十一次,倒是也有不少普通人直到这个活动,但也只是把这当做是线下交易的场所,他们甚至不知道在这里随口称呼的‘道友’可能真的就是修真之人,说起来倒是蛮有意思的。”白泽说着,一行五人来到了电梯门前。         四部电梯成一字排开,看上去和普通电梯没什么不同。         “赵老弟,我们坐这边的电梯,那边的没办法去会场。”令狐弓看赵风往旁边的电梯走去,赶忙招呼道。         “这电梯还有什么门道不成?”赵风问道。         “密码大厦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起的,这座大厦前八层的四部电梯每次乘坐都只能上去一层,每到一层便要更换一次电梯,只有准确选中八次,才能到达指定的会场,所以,只有门票还不够,还得有八位数的密码。”         “不过,这种方法虽然很安全,却难免繁琐,毕竟每次电梯开始运作,四部电梯都在运作着,后面的人就得在一楼等着,耗电还多,会在这座大厦租用场地的,都是十分注重保密的公司,大多以科技公司、数据公司为主,而这一次百仙来谒的场地就在二十九楼及其以上,总共二十七层。”白泽一边解说,一边讲解一些活动的规则。         例如,在活动现场的所有交易都是当场钱货两清,任何赊账行为都不允许;若以物换物,一旦交易双方离开会场,则交易不可撤销;不可询问交易物品的来历;不可讲价;不可强买强卖;不可拍照摄影;不可询问会场任何人的姓名、身份、来历……         总之,几乎所有可能涉及隐私泄露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         白泽还没讲完所有的规矩,一行人便已经来到了二十九楼,刚走出电梯,赵风感觉就是进了一家正常的商场。         “不要怀疑,从这一层往上,所有的店铺都是散修开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毕竟只是第一天,而且每天的压轴拍卖会都是在晚上举行的,大部分散修也都习惯了夜晚外出行事,等到了晚上,才是真正的散修盛会!我们现在就找那些有人聚堆的地方,到处看看热闹,要是能遇到点好东西,捡捡漏也是不错的。”白泽带头逛了起来,可没过半个小时,就有四个路人向赵风询问一石弓的价格,在得知赵风无意出售后,才悻悻离开。         “啊!差点忘了跟你说了!来会场也有不少人是没有能力租到店面的,所以,就将商品随身携带,若有人看上身上的商品,即可进行单对单的交易,这也成为了百仙来谒的潜在规则,你看这些路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带一些稀奇古怪的配件,大部分都是摆出来卖的,你背着这么一把弓本来就显得特殊,也难怪会有人把你当做是卖弓的人了。”白泽看赵风郁闷的神情,便偷笑着解释道。         赵风点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庆幸着:“原本考虑到这里有大批散修聚集,可能会被看出竹筒的端倪,所以将之留在家中,现在看来,幸好是没带出来。”         至于随身携带一石弓的原因,主要还是为了保持弓的手感,赵风总会时不时地身后去触碰身后的弓,让自己的身体不会遗忘握持弓的感觉,他坚信这样有利于自己的弓道修行。         此时,令狐弓在一家卖文玩古物的店面停了下来,眼睛盯着玻璃柜上一座看上去很老旧的围棋盘,又看了看标签的价格十万整,遂动了心思,向白泽询问过后,便带着保镖进店去了。         不一会儿,令狐弓沉着脸走了出来,显然是没买。         “对方不卖?”赵风见状问道。         “不是……只是这标签上写着十万,我进去之后,店家却要价一百万,想来是看出我喜好这棋盘,故意提高价格了,虽说也算不了什么,但我不想跟不诚之人交易,这棋盘……不要也罢!”令狐弓忍痛舍弃,看得出他是真的很中意那棋盘。         “这种摆明了要宰人的店,也不会有什么好货色,一个棋盘罢了,以后总能遇到更好的,走了走了!”白泽招呼着就要离开,就在此时,一名满面油光的中年秃顶男人从店里走了出来。         “来!那个老先生,我看你也是真心想要,这样吧!我吃点亏,一口价五十万!钱货两清!”秃顶男左手用戴着大金戒指的大拇指勾着腰间那快嵌进肚皮的皮带,一脸暴发富的骄傲神情,朝着令狐弓招招手,脸上装着随意,心里其实已经有些后悔把价格抬得太高了。         然而,秃顶男显然是错估了令狐弓。         “呵呵,这位小哥,一两百万对老夫而言真算不上什么,只是看上了眼,又觉得价格合理才起了心思……你我心知肚明,在买卖这件事情上,卖方永远不会亏,毕竟都要生存,老夫也不介意多花点钱扶持卖家,但像小哥你这样贪心不足,买卖与明抢有何异?”令狐弓摇摇头,根本不接受店家的降价。         “呸!没钱就说没钱,装什么土豪,还带着两个像模像样的保镖,手提箱里装的十有八九是冥币,真他妈晦气!”那店家被教训得气急败坏,不止恶言相向,更是直接冲着令狐弓的背影吐了一口痰。         “老头,这你都能忍?”白泽看令狐弓全然没有要找回场子的意思,一脸不忿,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被骂的是他。         “白先生,那人毕竟是散修,我不敢招惹啊,再者,那样的人太多了,如果每遇到一次都要去处置,那一整天下来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就为讨一时之快,实在没必要。”令狐弓苦笑道,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从小尊奉家规,向来行事以低调为主。         和大多数为了更高调而低调的人不同,令狐弓的低调是一种平常心的体现,让他遇事更冷静,即便置身危机,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所以说你当不了主角!像刚刚那种局面,当主角的都是直接掏出名门令牌、祭出太乙金针,打得那个死胖子跪地求饶、大小便失禁,然后甩袖离去,那才叫畅快淋漓!咦?前面那么多人,看来有热闹看了……”         顺着白泽的目光望去,便见十几米之外的拐角处,二三十名路人挤在角落,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满带嘲讽之意的笑声,且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赵风一行人从侧面挤到前排,看见是一名身着夜行衣的青年,在身前的地面上摆着一块红布,上面摆着几件还沾着土的古物,其中正中间的位置是一柄通体漆黑的古剑,看上去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小伙计!你再说一遍,你这剑叫什么名?”         人群中传出一声质问,还没等那黑衣青年回答,周围已经有人在掩嘴憋笑了。         那青年双手抱着双腿,蹲在红布前,低着头,轻吐二字:“干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眼了开眼了!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传说中的干将剑,死也值得了!”         “我掐指一算,这样一把神剑,没有个两千亿是拿不下的。”         “实不相瞒,莫邪剑在我家旧床板下面踮着,998出手,有要的,我立马回去取!安电池能发光的那种!”         周围的嘲讽接连不断,黑衣青年却不为所动。         “小子,能上手吗?”         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众人禁声,自觉让开一个位置,却见一名双手佩戴铁护腕的壮汉走上前,黑衣青年抬头看了看来者。         “可以。”         得到摊主许可,壮汉一把握住“干将”剑柄,忽闻一声——         嗡嗡嗡……         剑锋兀自轻颤,声响连绵不绝,好似宝剑遇到其主,有了响应。         “好剑!”         壮汉一声赞叹,随后猛地回身一剑,朝着身后劈出,一个摆放在拐角的铁质垃圾桶当场一分为二,众人惊呼,纷纷上前查看,那垃圾桶的切口平整,就像是被削铁如泥的利器斩断的!         “竟是真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