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十六章:满弓!

第二十六章:满弓!

“我至今仍记得,第一次持弓拉弦时的心情,好奇、激动、不安……”         “十米的靶子,我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天赋,卯足力气,结果是箭矢脱靶,手指也因为没有保护而被弓弦弹伤,但那时候还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放弃,只知道一次不成,就再来一次,两次不成,就来第三次,如此反复……”         “我第一次中靶是第七次拉弓,第一次中十环是第八十三次拉弓,但那一次其实只是巧合,我真正有信心命中十环且的确命中了,是在第一千两百七十六次拉弓,从那之后,我射出的箭,在百米内的偏差不会超过一毫米。”         “第四千三百一十一次拉弓,我第一次命中了移动靶。”         “第九千九百五十二次拉弓,我拿下人生的第一个冠军。”         “……太多太多的第一次,然而这些第一次的记忆对我而言却并非高光时刻,反而是那些一次次的失败,让我有更进一步的实感,那才是我的高光时刻!”         “一切成功的荣誉都是给世人看的,只有失败是专属于自己的荣耀!”         “而现在,你才起步,虽然艰辛,但也只是遇到了挫折而已!你会丧失信心,一方面是因为你自卑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是你对弓箭之道的怀有敬畏,这并不是坏事。”         “你现在只缺一颗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赤子之心,不要把弓箭的修炼当作是任务,当作是一场游戏,认真对待,尝试去亲近它、了解它、掌握它,直至……”         “成为它!”         赵风听得入迷,原本低迷的内心,逐渐找回对弓箭之道的热情,尽管并没有从澹台空竹这里学到任何实质性的技巧,但已经能够领会到一种态度、意识。         “我的弓箭之道属于自学,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感受,所以没办法在理论上教你太多,但我敢说,和现如今主流的箭术相比,我的意识流箭术拥有更深远的前景!”         澹台空竹指了指左边木板上的六支竹箭,继续道:         “这些人自以为已经学会了射箭,便停止对弓箭之道的感悟、发掘,转而将精力用在装备的提升上,因此而沾沾自喜,殊不知早已与初心背道而驰,箭术在他们手中只是一种技术,而我的意识流派,则能将箭术修成本能!”         “意与弓合,运箭而发!”         “三者通神,纵横天下!”         此时,赵风十分确定一件事情:澹台空竹的弓箭之术,绝对达到了修真入道的标准!         “光是简单的十六个字,已经让我感受到弓箭之道的意境,甚至……这种意境,不在八荒武脉之下!”         澹台空竹将一石弓重新交到赵风手中,示意他再尝试一次。         “现在跟你说意与弓合可能太早了……拉弓的时候,不要想着去抵抗弓弦的力,将注意力集中在要将箭射出去这件事情上,你要顺势而为,毕竟弓存在的意义本就是将箭射出去,只要你与弓的想法一致,便能感应到弓也在回应你、配合你。”         赵风点点头,他没有着急拉弓,而是提弓闭目,将心中所有杂念排出,这一次,竟是直接进入意识空间,第一次自主现身于黑海之上!         意识空间内,赵风双手空空,忽而,左手抬起,朝着身前的空气猛地一握,一石弓显现,右手两指勾弦、拉满,撒放——         噔!         再次勾弦、拉满,撒放——         噔!         如此反复,赵风没有感应到弓弦上的任何阻力,但这毕竟只是意识世界内的情况,而赵风的目的也不只是如此而已。         铛!嗖——!         第二十七次撒放,赵风明显感觉到有东西被被弓弦弹射了出去!         噔!         噔!         铛!嗖——!         ……         又经历七次有实感的射箭,赵风突然睁开双眼,眼前景物与在意识空间射出一箭的幻象重合,脑海中仅存一念——射箭!         两指勾弦,没有刻意去控制发力,以平缓的速度拉至半弦,稍有一瞬的阻碍,便突破桎梏,继续朝着圆满的方向递进。         赵风现实中的动作,与在意识空间内的动作完全重合,视野中甚至出现错觉,好似有一支若有似无的箭正搭在弓弦之间,蓄势待发!         “满弓!”         赵风回过神来便注意到自己已经将一石弓完全拉满,甚至手臂还有盈余的气力,这并不是他的力气变大了,而是对弓箭之道的理解深了!         也在这一刻,赵风心中有种莫名的冲动,迫切地想要亲身射一箭,不是在意识空间,而是在现实,真真正正地用手中的一石弓射出一箭,不在乎是不是中靶。         “放下来吧,但不要直接撒开,缓缓让弓弦恢复原状,感受力量从何而来,又消失在哪里……”         遵从澹台空竹的嘱咐,赵风开始放弦,可放弦时反而要消耗更多的气力,致使右手臂的肌肉瞬间绷紧,手肘甚至因为发力达到极限而微微发颤,赵风甚至没来得及感受力量去了哪里,便被弓弦带到半弦的位置,而后回归初始状态。         “呼……”         “呵呵,很难吧……还打算放弃吗?”澹台空竹笑了,若是庄重阳在场,怕是会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他的这位老友自从妻子过世之后便再没有笑过。         “的确很难,不过,我有信心!多谢前辈指导!”赵风赶忙拜谢。         “嗯,你既然要继续学,那为师也要给你重新布置功课……你是右撇子吧?”澹台空竹在赵风面前的自称发生改变,可见已经将赵风视作正式的门徒。         “是的。”         “那第一件事,你今后,只能用左手拉弓弦!”         “第二件事,自今日起,无论你有多强烈的冲动,在获得为师许可之前,不准你搭箭上弦!”澹台空竹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语气严厉地说道。         “这……”赵风愣住了,他刚刚才想着要找机会体验一下射箭的实感。         “怎么?你做不到?”         “不是……弟子领命!”赵风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嗯,原本七天每天五百次拉满弓的功课,也要改一改……你先练一个月吧,一个月之后,为师再根据你的成果,决定要不要让你实战……你走吧。”澹台空竹点点头,说完摆摆手,便转身回竹屋了。         “唉……”         赵风无奈一叹,转身下山回城了……         竹屋内,澹台空竹躺在竹椅上闭目思索,旁边的竹桌上就摆放着装有仙箭的木匣子,只听闻一道喃喃自语:“再等等……再等等……我现在还不能离开……”         ……         近几天,赵风沉迷弓箭之道,甚至放缓了八荒武脉的修行,他本打算这两天就将堆积起来的毒草一次性用光,冲击血脉,而肉脉贯通,也已经达到第四脉的修炼标准,但这些计划都被暂时延后了。         现在的赵风,每天把自由时间几乎都花在左手的五百次拉弓修炼上,主要是左手拉弓难度太大,他根本无法完全忽视左手的发力,毕竟不是惯用手,很多细微的操作不能像惯用手那样成为本能的肌肉记忆。         一直到第三天,赵风才第一次完成了一天五百次拉弓的功课,虽然依旧生涩,但至少能够一心二用,勉强用左手拉满弓了。         “我开始能理解为什么师父要我用左手拉弓了,一方面增加难度,另一方面也是在帮助我感应弓弦上的力量。”         “惯用手因为常年的运用,早已经将力量的运用化作本能,却也因此,很难感应到已经成为习惯的力量,很容易就将自己的发力与弓弦上的力混淆,而左手却是让我从最基础的发力、运力学起,不同的力量来源都被清楚地捕捉到,如何去应对不同的力,渐渐成为左手的习惯,而双手本就一体,虽然不是完全同步,但左手的熟练度也会以小幅度成为右手的经验值!”         左手拉弓日渐纯熟,赵风心中对射箭的欲望也在不断提升……         这一天,赵风从麒麟山返回住所,距离和白泽约定好的十一点还有二十多分钟,今天是他们要前往高峰市,参与百仙来谒活动的日子。         赵风赶到十八号仓库,令狐弓的车已经停在仓库门口。         “赵先生,许久不见了。”令狐弓站在林肯轿车旁边,笑着向赵风问好,和上一次在古玩一条街相比,其脸上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身子板也是真的硬朗起来,保镖也不用再随时备着拐杖了。         “叫我小赵吧,先生实在不敢当,老先生气色不错,看来是得偿所愿了,恭喜恭喜!”赵风上前微微躬身道。         赵风知道令狐弓将白泽视作上宾,便将和白泽走得很近的他也一并视作贵宾了,这并不是赵风的相处之道,令狐弓与白泽的关系是一回事,他可以跟白泽用同辈的语气交流,却不代表在令狐弓面前就可以不顾辈分。         “呵呵,多亏了白先生的大能为!你是个有风骨的年轻人,若不嫌弃,不妨就叫我一声老哥!先生来先生去太生分了!”令狐弓看这赵风谦逊的态度,第一次正式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         在这之前,“赵先生”之称是看在白泽的面上,而现在,令狐弓是真的欣赏赵风,因而起了结交之意。         “既是如此,就按令狐老哥的意思吧。”         “哈哈!我看赵老弟背着一把弓,难道精通弓箭?”令狐弓大喜,当即以赵风身后的一石弓展开新话题。         “不敢说精通,只是因为有兴趣,其实我也才开始学不到半个月,前几天连弓都拉不开,让老哥见笑了。”         简短交流之后,白泽也和顶班的人完成交接,一行人出发,前往高峰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