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十四章:一石弓

第二十四章:一石弓

听完澹台空竹的故事,赵风对那支“仙箭”有了兴趣。         成仙之人所留,赵风倒不尽信,但如果说是修者的遗物,却也不是不可能。         庄重阳看赵风沉思的神情,便试探地问道:“难道赵先生对那仙箭也有兴趣?”         “确实,但那等宝物,估计有命定之主,而我不懂弓箭之道,还是不多想了。”赵风摇摇头,即便自己真得了仙箭,也发挥不出其威能。         “呵呵,那老友招收门徒,并无限制,所谓技多不压身,赵先生何不多学一门手艺?况且,庄某认为以赵先生的毅力,也不是全无机会……若赵先生愿意多留片刻,不妨由庄某引荐,上百竹山学艺!”庄重阳说罢便撤了太极,他虽然只学到太极之形,而未通其神,却也小有受益。         “……庄老说的不错,技多不压身,劳烦引荐了。”         ……         百竹山之上,八人提弓而来,只为一箭。         “从十一岁到二十岁,连续十届蝉联东南省箭术大赛第一名。”         “十六岁到二十岁,卫冕五次全国冠军。”         “二十一岁在韩国参加世界级射箭锦标赛,以满分无败绩的绝对实力,成为世界最强。”         “这样的传奇人物,却在锦标赛之后神秘隐退,没想到是在这种荒郊野外生活了整整四十三年……”一名绑着艺术马尾的男青年对着竹屋感慨道。         “事情过去四十三年,全世界的箭术水准都在飞速增长,即便以他当时鼎盛的实力,放在现在来看,撑死也就是个省级实力,根本不足称道!我只在乎那支仙箭!此箭非我马长生莫属!”却见八人之中神情最狂傲自负的一人当场发出宣言,却也道出其他人的心声。         “无论如何,他都是值得尊敬的前辈,若有强盗要行宵小之举,先问过我手中的弓!”人群最末位的一人,着玄黑武袍,腰后挂长弓,身上却未佩戴箭矢,一头如瀑长发,好似从古装片场走出来的男主,气场十足。         “曲辰!你骂谁是强盗呢!”马长生怒然引箭,但没等他将箭锋对准黑袍青年,便听闻竹门开启的声响。         “嗖嗖嗖嗖嗖!”         从竹屋之内,先后飞出五支空心竹箭,落在马长生搭弦的合金箭矢上,致使箭矢脱弦,被五支排列整齐的竹箭顶在了门口的木板上。         一秒,五箭,命中二三十米之外、修长纤细的合金箭矢,在场众人无不惊叹。         马尾青年走到木板前仔细端详,良久之后,用微微发颤的声音说道:“五支竹箭的间隙完全一致,这不是巧合……是刻意控制的!”         此时,庄重阳刚好带着赵风来到,而竹屋内走出一名头发苍白的老者,他双手托着一个古朴精致的木匣子,跨出竹门,一双如鹰锐利的眼扫向众人,那目光中似有无形箭,一时竟无人敢与之对视!         “我,澹台空竹,三年前得此仙箭,苦修箭中真谛。”         “修一年,百步穿杨。”         “修两年,一箭千里。”         “修三年,方可驱使仙箭,至此天下无敌!”         “我自知天限将至,命不久矣,今广开山门,若有门徒在一年内修得我全部弓术,仙箭自当双手奉上!”         “若无恒心毅力,便速速下山去!”         澹台空竹声若震雷,即便傲慢如马长生,此刻也不敢再有任何轻视之意。         八名年轻弓箭手都选择留下,澹台空竹也不再说废话,直接扔出八支空心竹箭,并要求八人带着此箭离开,只要有人能用此箭精准命中五十米之外的目标,就算完成功课,即可来百竹山领取下一个功课。         八人带着斗志离开百竹山,此行虽未亲眼目睹仙箭,却通过澹台空竹的实力,间接印证了仙箭的强大。         “哈!老友,庄某又来了。”庄重阳此时上前交谈,赵风则走到那块钉着合金箭矢的木板边上,定睛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以竹箭刺穿铁箭,虽然铁箭也是中空的,但后者毕竟是现代工业产物,各方面的指数应该都远胜竹箭……光是从仙箭上感悟的箭术就有如此威力,那仙箭本身的威力……”赵风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一瞬间起了贪念。         “就是你要学箭?”         此时,澹台空竹走到赵风身旁,沉声问道。         “是的,晚辈从未射过箭,不知道可不可以……”赵风赶忙躬身致意,眼前这老者可是有真功夫的!         “要学就学!哪里有什么可不可以!在这等着!”澹台空竹说完转身回了竹屋,不一会儿,拿着一把弓走了出来。         “我没收过徒,也不会按部就班地教你,若不是庄老开口,我甚至不想费这个功夫!想跟我学,就先从感觉学起!从今天开始,每天拉弓五百次,拉满才算一次,拉满七天再来!如果偷工减料……哼!”澹台空竹言罢便将共扔给赵风,然后转身回了竹屋。         弓入手一瞬,赵风的第一印象是旧。         “此弓重约十斤,倒也不算重,但看上去有些年岁了,这弓弦这般粗壮,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赵风暗自打量着手中的弓。         “这弓是老友年轻时在麒麟山附近打猎,自山间取材,精心制造而成,有一石之力!”庄重阳上前解释道。(一石=120斤)         “老友能将此弓借出,想来是对赵先生报以期望,而此弓弓弦还在当时的麒麟山留下了一则传闻……”         “当时的麒麟山人丁兴旺,有百户千人,而那一段时日,村中经常有孩童失踪,村民以为是附近野兽所为,便请出老友带领一队猎人外出猎杀野兽,以保平安。”         “据说回来的猎人所言,队伍在远山之外,遇见了一条长百米、身若梁柱的大蛇,那大蛇窝藏在一石洞之内,洞口有失踪孩童的鞋子、衣物,老友心知寻常猎人无法奈何大蛇,便让其他猎人先行回村……”         “四天之后,老友手攥一根蛇筋归来,留下‘蛇患已除’四字便回百竹山,那之后,麒麟山周遭鲜有蛇出没,有村中猎人认出老友的‘新弓’之弓弦,与那大蛇鳞片纹理相近,故而推断弓弦是由大蛇蛇蜕制成,也就是蛇筋。”         得知手中的弓竟然有这般传奇来历,赵风对澹台空竹的敬意更上一层。         赵风在麒麟山已经多停留了一个小时,从百竹山下来后,便告别庄重阳,踏上回城之路。         ……         刚回到出租屋,手机便响起,是白泽的来电。         “赵风!我有重大消息,你赶紧来仓库!”         白泽说完便挂掉了,赵风心想白泽虽然已经没有了初见面时的那种高冷,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不会乱开玩笑的,听那语气,应该是真的有重要消息。         赵风匆匆赶到十八号仓库,门口没有车,便直奔管理室。         “你来了!快过来!你看这几个人!”白泽将赵风拉到电脑前,然后点开了一个页面,上面出现四个女性的资料。         赵风以为这四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便仔细查看了一遍:一个警察、一个大学生、一个白领以及一个没听过名字的女演员。         “这四个人怎么了吗?”赵风看不出重要信息,便询问道。         “这四个人!”         “全部!”         “全款!”         “包下了我名下的那栋别墅!也就是说我白泽,成了这四个美女的房东!你看我叼吗?”白泽两眼放光地说道,就好似饥饿的野狼盯上了猎物。         赵风默默地关上网页,叹气道:“不看,你该不会找我过来就是说这件事情的吧?那我回去睡觉了……”         “别啊!这可是后宫主角的完美开局!难道你不兴奋吗?怎么说你也算是半个房东!”白泽看赵风要走,赶忙上去拦着。         “我再说一遍,你的房子和钱,都别算上我的那份!你可以视我为同类,但我跟你不一样,我只是一个为了生存而弯腰的普通人,我不相信什么一夜暴富、逆天改命!我只想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为自己所憧憬的人生流血流汗,哪怕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我也无怨无悔!”         “对你而言可能是随手而为的事情,对我而言却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如果我接受你的施与,就代表我认命了,认为自己一辈子就只是这样而已,再努力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一切梦想都是空话,一切憧憬都是幻象,一切美好都是虚假,那我还为什么活着?只是想活着吗?”         白泽愣住了,他没想到赵风的反应这么大。         “也许你认为我说的这些根本无足轻重,根本只是为了那毫无意义的自尊……你可能不信,我可以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而下跪,却不会允许自己接受不劳而获的果实,因为我知道下跪只是丢脸,而不劳而获,才是在践踏自尊。”         “如果你仍执意如此,我也只能和你划清界限……”赵风说完,便离开了仓库。         “……这么深的执念吗?也许,的确是我错了。”白泽看着赵风离去的背影,才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开始与世俗同流合污,被名利所牵绊,以“这才是现实”为借口,放任自己舍弃心中一切的美好,最终深陷“现实”之中,忘记了初心。         “我的初心是什么呢?”         白泽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