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十章:养父母

第二十章:养父母

正午时分,赵风在庄老家中吃了三大碗米饭,身体从虚弱状态恢复六成,算是脱离了危险,血脉催生黑血的速度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而黑血的药力并不会因为流失黑血而减弱,药力的源头来自血脉,只要血脉不受损,药力便永不衰减。         此时,庄老神色轻松地从内室走出,来到赵风跟前便要屈膝。         “庄老不可!”赵风赶忙上前扶住庄老。         “我庄重阳一生从未谢过任何人,但这一次,我必须有所表示!赵先生今后就是我和丫崽子的大恩人!旦有吩咐,庄某人绝无二话!”庄重阳自报全名,尽显诚意。         “别说什么恩不恩人的了,庄老能十一年如一日地照看丫丫,更令我敬佩!而我也不忍心看着丫丫小小年纪就承受非人的痛苦,若庄老有意表态,还请将此事保密,我毕竟只是普通人,不想因此招惹上什么麻烦……”赵风坚持不让庄重阳下跪。         “恩人之意,庄某人自当奉守!若村中人知晓丫崽子的病情好转,庄某就说是意外摘得灵草,绝不会暴露恩人秘密。”庄重阳虽然放弃了下跪,但语气中仍不改尊敬之意,完全将赵风视作上宾。         “那就好……那丫丫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赵风无奈,之后将话题引开。         “体内毒素锐减,不再渗出血汗,只是常年没有下床,四肢退化严重,短期内没办法正常行走,但好在庄某这些年来没少用药方维持丫崽子的四肢活性,今后只需稍加锻炼,可以慢慢恢复正常,只是……”庄重阳欲言又止。         “是不是毒源没有解决?”赵风其实能大概猜测到这种情况。         “正如恩人所说,丫崽子的尿毒症虽然被一股药力冲散,毒性也被稀释到不影响生命的程度,但那毕竟只是暂时的,只要毒源不除,毒性卷土重来,只是时间问题……不过,情况也并不是那么糟糕,至少丫崽子现在不会终日受病痛折磨,庄某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尽快用药方增强丫崽子的免疫力和体能,或许也可通过其他药草的药力延续那股仍在生效的药力……”庄重阳已经想出了诸多的应对方案,但他知道这些方案都不是最佳的。         最佳的方案,还是赵风的黑血,但庄重阳不想得寸进尺地提要求,毕竟他也看得出来,赵风“医治”过后,整个人神色苍白,想来也不好受。         赵风点点头,然后道:“我已经出来大半天,也是时候回去了……”         “那好,庄某让二狗子带恩人进城……”庄重阳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有怨言。         “不用了,我知道大概的方向,能自己回去……我明天会再来。”         赵风笑道,然后出门离去……         “我明天会再来。”赵风的这句话在庄重阳脑海中回荡,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眼看着赵风的身影消失在尽头,庄重阳终于难掩情绪,对着赵风离去的方向跪了下去,一时老泪纵横,口中不停叫着“恩人”、“拜谢”……         ……         下了山,赵风确定了大概方向,以猛兽身法全速赶路。         两个小时后,赵风如愿找到了公路,花二十块让路过的摩托把他载到城里,最后坐一个小时的班车回到溪美镇,走进福苑小区时,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十一分。         “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打你手机还在服务区外,你是去哪里了?我差点就报警了!”白泽一见赵风回来,松了一口气。         “昨晚看现场打得那么热烈,有点怂,就先跑了,不过我对那边不熟,走着走着迷路了,绕了好大圈才回来……神刀如何了?”赵风下意识地向白泽隐瞒了麒麟山的见闻。         “当然是叶枭得手了,我钦定的神刀之主,岂会拉胯?我中午已经去见过叶枭了,他同意给令狐弓那个老头延续寿命,龙鳞也跟了叶枭,令狐弓表示要给我一笔中介费,以令狐家的手笔,这中介费不会少,到时候你我平分如何?”白泽提议道。         “我只是旁观者,你不用分钱给我,倒是这叶枭……他还真能给人续命啊,能续多久?”赵风摆摆手,拒绝了白泽的“分赃”邀请。         “这个嘛……因为事实还未发生,我预知的轨迹尚未发生转变,我也无法预知具体延续多少命数,以叶枭当时的语气,似乎续个十年不在话下,但也说不准,因为想要以叶枭的方法续命,仍缺一味药材,令狐弓说是会全力寻找,寻得的药材年份,影响续命数额。”白泽敲了敲额头,露出几分纠结之色。         “那岂不是正合你意?令狐弓可以通过你知道世间何处有所缺的药材。”赵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伸了伸懒腰,便又有了空腹感。         “我是知道,可是,也只是知道。”白泽苦笑道。         “那味药材非是凡物,全部被修真圈掌握,令狐弓根本拿不出足够的利益去换取药材……叶枭给的期限是七天,过了期限,叶枭便不再出手,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宗师真言,出口成规’的借口,说到底就是不想负责,又不希望给人留下‘知恩不报’的口实!他要是出口成规,我还言出法随呢!我的预言就没有不成真的!我骄傲了吗?”白泽一脸骄傲地表示自己没有骄傲。         “无论结果如何,你也是尽力了……说起来,昨天临离开前,窥见那口神刀的威能,的确是骇人,普通人真的能锻造出那样的神刀?该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吧?”赵风迫切地想要知道神刀与自己看到、听到的“龙”是不是有关系,但又不能明着问。         “嘿嘿,故事当然是有的,而且还是相当残忍的一个故事……其实吧……龙鳞的大师父并没有……”         就在白泽正要说明之际,赵风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竟是养父·赵庆宇的来电。         “以后再说,我接个电话……”赵风起身,匆匆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电话内容很简单,赵庆宇一家四口趁着暑假,回老家来了,刚刚的电话是让赵风去接机。         赵风接了电话之后,也顾不上吃饭,便匆匆动身去了桃源机场,虽然赵家一直没怎么管自己,但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父母,赵风对他们还是保留着尊敬之意。         赵风提前半个小时叫好了出租车,耐心地在出口处等候。         “赵风!这里!”         一道中气十足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顺声望去,一名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人身着名牌休闲装,颇有几分成功人士的风范,此人正是赵风的养父·赵庆宇。         而在赵庆宇身旁的女人,年过四十,保养得极好,看上去与三十岁无异,虽然实际身高只有一米五九,但在高跟鞋和修身长裙的协助下,仍显得高挑,此女便是赵风的养母·张丽琳。         跟在两人左右的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男的叫赵子龙、女的叫赵媛媛,今年八岁,是一对双胞胎,两个小娃的五官有七八分神似,男的俊俏、女的柔美,能得这一对子女,上辈子怕不是拯救了宇宙。         “赵叔、张姨、子龙、媛媛,好久不见了!”赵风上前一边打招呼,一边接过养父母手中的行李箱,并顺手rua了一下弟弟妹妹的头。         赵风从小就关养父母叫叔、姨,本来是要纠正的,但随着后来双胞胎出生,改不改口也就无所谓了,干脆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一年半没见,看你长得挺壮实,我也放心了。”赵庆宇笑着拍了拍赵风的肩膀。         “赵叔、张姨也是,好像比上一次见面更年轻了,子龙个头也更高了,倒是你媛媛,怎么还是这么点,是不是挑食了?”赵风难掩喜悦,笑容不断。         “哼!我没有挑食!我也有长高!再等几天,我就比赵风哥更高了!”赵媛媛不服气地仰着头,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夸张地比过头顶,当她意识到举起手也没办法比赵风高的时候,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躲到张丽琳身后,又探出一个脑袋对赵风做了个鬼脸。         “呵呵,赵叔、张姨,吃饭了吗?要是没吃,可以在附近先吃点。”赵风无奈笑了笑,一边将行李往出租车后车厢搬,一边询问道。         “飞机上有提供午餐,不用你费心了……唉!你轻点放我的箱子,里面可都是高档化妆品和包,你别给我弄坏了!”张丽琳阴阳怪气地说道,从见面开始,她便戴着墨镜,微仰着头,一股高傲的模样。         “哦哦!抱歉!”赵风赶忙应道,然后小心地将行李箱放好。         对于自己的仰慕,赵风也早就了解了,每年回来时,可以通过养母的表情判断出这一年在外的经营情况如何。         若长时间表现得不高兴,基本上就是亏本了;         若主动地与人问好,就是小赚;         若看到谁都笑脸相迎,就是大赚。         看到张丽琳现在的态度,赵风便知道养父母这一年半怕是发了财。         “丽琳,你差不多就行了……”赵庆宇小声地向妻子提醒道,换来的却是一声冷哼。         一辆车坐四个人已经多了,但有两个小孩,倒也正好。         赵风没有上车,他直接去了附近的车站,花五块钱买票。         当晚,赵风没有回出租屋,和白泽说明情况之后便回家了,和养父好好吃了一顿晚饭,又陪弟弟妹妹玩耍了一会儿,一直到九点才回房休息……         赵庆宇喝得半醉,一身酒气地推开主卧室的房门,张丽琳正在化妆台前敷面膜、看手机。         “赵风这小子可真厉害!虽然高考没考上,但也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说是月工资就有四千七,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学徒呢!哈哈哈哈!我老婆真漂亮!来!亲一个!”赵庆宇显然心情很好,正要去报张丽琳的时候,却被一把推开。         “厉害?哼!四千七的月薪在一线城市能做什么?没考上大学,那他这辈子也就是在乡下省吃俭用的命了!你一身酒气别抱我!我问你!那件事情,你跟他说了吗?”张丽琳皱着眉避开了赵庆宇的第二次熊扑。         “那件事?哪件事啊?”赵庆宇迷迷糊糊的,一时没想起来。         “你!跟你说喝酒坏事!你偏喝这么多!我是说分家的事情!听你说,赵风现在也有养活自己的能力了,我们把老家的房子免费让他住了这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是时候让他自己出去闯了……总不能到时候让我们把这些年赚的钱,分给一个外人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