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八章:麒麟山

第十八章:麒麟山

庄老虽窥见赵风生机,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救援。         “这蛇王已然成精,我虽有携带雄黄,对这蛇王却无半分效用……嗯?蛇王并未缠绕在这人身上,若请他出手,应该可以逼退蛇王……只是……”庄老犹豫片刻,似有难言之隐,但最终还是一叹,取出了一只竹哨。         吁——!         哨声清澈悠长,却见八百米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上,竹林环绕,山顶坐落着一间竹屋,屋外立着两块一米长的木板,右边的木板刻着三个“正”字,左边的木板则刻着两个完整的“正”字,以及一个缺少最后一笔的“正”字。         砰!         竹门被一股雄力推开,却见一道苍老而挺拔的身影迈出,一身兽皮为衣,鬓发苍白、长髯如雪,眼睛无比清澈,锐利得好似鹰眼。         神秘白发老者手攥一支空心竹箭,来到木板前,随手将左边木板欠缺的一笔补上,而后取下肩上的牛角弓,引箭搭弦,拉至圆满——         目光沿箭锋而去,望穿晨雾,窥见千米之外的庄老,领会其意,锁定了赵风身上的蛇王。         哒!!         嗖——!!         正趴在赵风身上享受的蛇王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袭身,好似某种尖锐之物抵在鳞片之上,并不断加催力度。         蛇瞳一转,望向东南方的那座山峰,宛若看到一名高五十米的白发老者举弓射箭,蛇王大惊,来不及撤回已经注入赵风血液之中的毒液,便将毒牙抽出,扭头便朝着竹箭飞来的方向咬去。         蛇王也是艺高蛇胆大,竟在这种危机中仍企图正面应对,只听闻“咔”地一声,蛇王以毒牙钳住竹箭,但箭上力道强横,直接将蛇王带飞出去,最终钉在了一棵树的主干上,但蛇王毫无损伤。         就在蛇王打算松开竹箭,卷土重来之际,其头部突然出现一道细小的圆形伤口,透过伤口,能看见树干,可树干也只出现了一瞬便“消失”了……         蛇王重创未死,但也无心取回毒液,当即逃窜,很快消失在草丛中。         “快!将他抬回村里!”庄老赶紧让两个青年将赵风抬走。         不一会儿,两个青年抬着赵风,消失在山道尽头,远处山峰的竹屋重新恢复平静。         而山林之中,那棵树上,留下一支竹箭,竹箭旁的树干上,有一道细小的痕迹,贯穿了将近半米厚的树干……         ……         国内有不少麒麟山,而这一座鲜有人知。         整座山不高,也就三十七米,但占地近一公顷,山上植被茂盛、土地肥沃,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一座山包。         这麒麟山本身就是一村落,村中三十九户人家,人数不足两百。         庄老是麒麟山唯一的医生,可以说是全村的恩人,故在村内声望极高,不在村长之下。         “石头,你把他放病床上,二狗子,你去厨房烧一壶水来,再拿一个木盆……不,拿两个木盆来!”庄老一进家门便开始吩咐两个青年,准备对赵风展开急救。         “庄老,别费劲了,这人身上都开始枯竭,皮肤包裹着骨头,与干尸无异!”         “他还活着!”庄老言罢,正好另一个青年从厨房回来,手中正好端着两个木盆。         庄老点亮一支红蜡烛,又从手术包中取出一支手术刀,他准备给赵风放血。         庄老并不是第一次应对蛇王毒液,虽然之前遇到的伤者都没救回来,但多次的实践,让他确定了蛇王毒液拥有“向热特性”,会主动流向温度更高的液体。         只要善用此特性,或许有机会将赵风血液中的毒液导出,但到底能不能成功,庄老自己也没有把握。         嘶——!         手术刀划过赵风的干枯的手腕,但刀刃划过皮肤,却好似在磨刀石上蹭了一下,别说划破皮肤了,甚至没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庄老一愣,然后赶忙换了一个位置,但结果仍是一样。         就连赵风脖颈上被蛇王咬过的位置,也只留下了两道干涸的血渍,擦掉血渍之后,也没有伤口显现,这让庄老彻底束手无策了。         “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肉身干枯,宛若死尸,但生命特征仍在,皮肤坚韧得刀枪不入,身上的毒斑停止了扩散,反倒是毒斑泛出的红色开始扩散开来……无法理解,这个人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完全超出了常理……”庄老慌了,就在此时,内室中传来一阵咳嗽,和虚弱的呼唤声。         “太爷爷……”         那声音虚弱得无法辨识出性别、年龄。         庄老起身,转入内室……         此时此刻,赵风的意识其实早就恢复清明——         赵风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身处无尽黑暗之中,但有星辰光芒带来些许光亮,他得以窥见四周环境。         “我该不是在梦里吧?”         当赵风发现自己踩在一片无垠黑海之上时,怀疑自己仍未清醒,可对着他蹲下身体,用手舀起一捧海水时,那凉入骨髓的体感,以及无比真实的视野,都在告诉他:这不是梦境。         虽然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但不知为何,赵风对这里的一切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若在平常,他孤身在黑暗之中,内心或多或少会有恐惧感,可这里却让他感到无比的放心、自在。         没等赵风弄清楚情况,忽感体内一阵灼热感从心口处涌出,顺着全身血液散开,随后,热感飙升,好似一串火在血管内游走,赵风嘶吼一声,随后冲入黑海,试图让冰冷的海水来缓和体内的灼热。         海中,赵风仍可自由呼吸,海水也的确有效,只是无法彻底平息那不断升温的灼热。         “这种感觉……是毒?!”赵风恍然大悟,他在八荒武脉中看到有关毒性进入血液的描述,当即意识到自己体内的灼热是剧毒造成的。         赵风没办法,只能强忍灼热,开始以血脉修炼之法,炼化体内毒性。         血脉修炼之法,本质是以毒淬血,最终是毒与血合二为一,但又并非是单纯的融合,更像是让血“吞噬”毒,进而催发血本身的提升。         所以关键,就是如何让血去“吞噬”毒。         在八荒武脉·血脉篇之中,描述了三种方法:         一,毒性不强的毒与血液交融,互相蚕食,期间会有毒吞噬血,也会有血吞噬毒,但一切都不可控,纯粹以时间和量来累计血脉的修炼进度;         二,以少量毒性强的毒让血液稀释,进而让血液中的“强者”快速提升,而血液中的“弱者”则被毒性吞噬,成为毒血,这种方法的修炼效率很高,但每一次修炼之后,都必须将体内残余的毒血放出,但毒血毕竟是液体,哪有那么轻易排放干净的,长久累计毒血,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无法估计的影响;         三,控制自身血液,使之在体内按照指定的轨迹内运转,且运转期间,必须将毒限制在轨迹之外,甚至要让毒  在轨迹之外进行一个稳定的循环,血与毒的循环轨迹会有数个交接点,交接点促使毒被血液吞噬,交接点越多越南控制,越少,则修炼效率越低。         “我体内的这毒无论从毒性还是毒量来看,都明显超标,前两种方法显然无法运用了,但控制血液流动,从来没试过,该怎么下手?再者,此时血液与毒估计已经交融,即便我能控制血液,也得将之与毒分离开来……”赵风欲哭无泪。         蛇王毒液虽然霸道,但对现在的赵风而言也有两个好处:第一,蛇王毒液经过蛇王的炼化,在没有蛇王触发之前,毒性不会爆发,所以,此时的毒液虽然与血液同步流动,但其实,两者之间尚未交融,将两者分离的难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第二,蛇王毒液带来的灼热感正在帮助赵风快速感应自身体内的血液流动,想要控制,必定要先感应到!         “这种局面,只能靠意志力了!”         赵风一咬牙,催动皮息,让皮表收缩,强化自身皮表的感应能力,同时,可以通过皮表的压力去限制部分血液流动。         咚、咚、咚——         在皮表的压力下,血液流动开始减缓,海水的冰冷开始影响血液的整体温度,就在此时,赵风发现:血液中的毒,竟然开始逆流,最终聚集在心脏处,缩成了一团!         “好机会啊!”         赵风大喜,他推测是血液的流动速度“逼退”了毒液,当即让血液缓慢地运转,并在几个关键节点,以皮表压力阻断血液,促成血液完成限定循环……         ……         现实,庄老的家中。         “唉……”         内室传出一声苦叹,随后庄老走出,整个人的脸色落魄,神形好似老了十几岁。         “庄老!这个人!这个人是不是没事了?”二狗子指着床上的赵风,难以置信地问道。         庄老顺势望向赵风,却见:原本干枯的皮表恢复正常,青绿色的毒斑被泛出的淡红色逐步吞噬,眼看着就只剩下毒斑最外围的一圈是青绿色了。         “不可能……”庄老喃喃声中,毒斑彻底转为淡红,也在同一时间,淡红之中又泛出黑色,以极快的速度染遍淡红斑迹,还没等一旁的二狗子发出惊呼,那泛出的黑色又好似昙花一现,猛地消退了下去。         赵风的肤色恢复正常,并缓缓睁开了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