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七章:妖修蛇王

第十七章:妖修蛇王

山神庙内,白泽聚精会神,看那叶枭在残破的土房周遭戮战,一口龙鳞神刀出鞘,刀锋暗红,血槽至刀背的部位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暗金色鳞片。         龙鳞之名,名副其实!         叶枭以剑招运刀,竟无丝毫阻碍,落于下风的抢刀团伙见神刀威能恐怖如斯,非但没有退怯之意,反而更加疯狂地扑向叶枭。         而此时,赵风已然不在山神庙……         ……         矮山以东,一道迅猛的身影横穿树林、山坡、田野,所经之处,百虫寂静、走兽退避。         “不行!停不下来!”赵风数次尝试,发现自己完全失去了对肉身的掌控。         “是野兽本能……这种本能能助我避开危险,可同样也蕴含着其他尚未被挖掘的特性……那道声音,拥有号令万兽之能!便是听了那声音,触发了野兽本能,驱使我服从号令……这天下当真有龙存在吗?”         不过细想之下,如果白泽都是真的,龙的存在又岂有不可能之理?         “那声音的出现与神刀出鞘几乎是同时,神刀名唤龙鳞,那声音尽头困锁一条龙,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修成皮脉之后,猛兽身法更加迅猛了,可即便按照着而这个速度冲刺,想要抵达那座山,少说要花个两天两夜……我现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如果在抵达目的地前都不会停下,那没等我到地方,就会先一步饿死。”         “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办法重新夺回身体的掌控权!”         赵风开始尝试以皮息让皮表鼓起,进而限制四肢行动。         然而,已经在剧烈运转的肢体,会在各个关节之间造成高频率的力量传递,根本不给皮表留发力的空隙,何况皮表的发力强度不足一斤,仅凭这点力量,根本无法对猛兽身法造成任何干扰。         “太困难了……在运动中进行皮息本就困难,皮表发力还未伸展开来,被摆动的关节强行压回,那种感觉更是难受!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赵风不由得急躁起来。         在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前,赵风也只能一次次地进行皮息,而随着时间推移,注意到:在猛兽身法状态下的皮息,似乎对熟练度的增长有加成,原本不足一斤的发力强度,在经过半小时五十七次的皮息后,竟然有明显的增长!         “难道这才是皮息正确的修炼之法?可即便如此,想要在饿死之前,将发力强度提升到足以制衡猛兽身法的程度,仍显困难……”         这边,赵风正在和自身的猛兽本能斗智斗勇,另一边,叶枭的战斗也渐入白热。         “这叶枭当真勇猛,可一人之力终有极限,散修的贪婪却是无穷无尽的!是时候了……”白泽笑了笑,而后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喂,警察吗?我要报警,这里有人聚众斗殴,地点是……”         白泽报警了,而这么做,对叶枭而言是有利的。         无论是散修圈还是修真圈,立身世俗之外,虽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但都必须遵守相同的一套准则,其中最基础的就是,不能杀圈外之人,也就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更不能将散修、修真的事实告知圈外人。         即便是修真圈的正统子弟,一旦违背,都将成为所有修者的敌人,结局唯有死!         “赵风,你或许不知,别看这群散修凶残无比,却也不得不恪守修真四大禁条。”白泽报警之后,随着身后的空气解释道。         “第一禁条,修士不得在世俗眼下展露修为;”         “第二禁条,修士不得干扰世俗的一切,包括不杀凡人、不在凡间创立产业、不以术法左右世局等;”         “第三禁条,修士在进入、跨越不属于自身所属的客场修真圈时,必须向客场方提交申请,获得许可方能进入,且客场方无特殊理由,不得拒绝申请;”         “第四禁条,修士之间的生死只能通过申请对决产生,被挑战而拒绝等同认输,胜者可向败者提出任何要求,甚至是抹杀败者。”         “当然,后两条禁令是针对正统修真圈而言的,散修则更多地要遵守前两条禁令,一会儿警铃响了,这群饿狼都得变成温顺的猫,连爪子都不敢露出来!咦?赵风?你人呢?”白泽此时回身,才注意到赵风没了踪影。         “算了,这么大个人不至于出事,估计觉得没意思,先回去了……神刀归属,已成定局,我也是时候撤退了,等明天再找叶枭谈谈代价。”白泽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五十四分,便离开山神庙,准备回去补觉……         十分钟后,大批警察赶到现场,众多散修如鸟兽飞散,而命陨现场的诸多散修尸体引起了警方注意——这哪里是斗殴,分明是厮杀!         ……         就在叶枭将神刀收回刀鞘之际,赵风忽感猛兽本能消失,而一直受到压制的皮息在瞬间伸展到极限,赵风反应不及,冲刺的身影骤然失衡,直接成了一个鼓起的皮肉气球,在位置的山道翻滚,巧不巧地就冲向了一名正在山道上行走的老人!         “咚!”         老人被赵风撞倒在地,其身后背着的竹筐翻到,几根药草从中倒出,而赵风则撞到山道旁的一棵树,当场昏厥。         “哪里冲出来的畜生!莫不是野猪吧?”老人怒气腾腾地爬起来,第一时间将地上的药草拾起,然后才开始打量四周,若真的遇到野猪,那就危险了。         “嗯?怎么是个人?”老人很快  发现了倒在树下的赵风,上前试了试赵风的气息,又搭了搭脉搏,确定此人只是正常昏厥。         “哼!在这山路之间还跑得那么快,撞死了也活该……天快亮了,我的快点回去!”老人说完便背着竹筐继续赶路。         就在老人离开之后,附近的草丛中发出细碎的响声,像是有什么爬虫在草丛下经过。         四分钟后,一条细长的身影爬过山道,逐渐靠近赵风,那身影的头部离地半寸,留下了一个类似三角形的倒影,若是老人尚未离开,定能认出此物真身——过山风!         过山风,也就是眼镜蛇王,毒性凶猛,其毒液甚至能可毒杀大象,是国内毒性第二的毒蛇,而毒性排第一的银环蛇,因为体型小,毒液量有限,是无法毒杀大象这种庞然大物的。         而这一尾过山风更非凡物!         看它体长五米,正常男人需要双手才能环握住其躯体,黑中带灰的鳞片边沿好似磨得锋利的刀片,单论体形如果还不足以令人感到震惊,那它头部,位于双眼之间的顶部,有一微微鼓起的“锥体”,看似缩小版的金字塔,“塔尖”皮表已经有一道细小的尖角凸出。         此蛇至今为祸三十载,是这周遭数片山林的蛇王,二十年前,此蛇意外经过散修厮杀的现场,并吞食死去的散修之血,意外开启灵智,从此踏上了妖修之路。         今晚,蛇王外出狩猎,却感应到了“散修”的气味,一番追寻,最终找到了赵风。         几经试探之后,蛇王确定眼前的“散修”失去了行动能力,便绕到赵风脖颈的位置,张开血盆大口,两颗闪着毒芒的獠牙刺破皮肤,扎进颈部动脉!         一直以来,即便开了灵智,最多也只能攻击行人的腿或双手,但蛇王的自尊、优越让它并不喜欢像普通毒蛇那样进行攻击,它更喜欢咬人的脖子,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强悍。         赵风的皮肤本就比一般人更加坚韧,这让蛇王在毒牙刺穿皮表的时候,有种很清晰的阻力,反而是这种阻力让蛇王更有征服感,它心满意足地往赵风的血管输出大量毒液,经过蛇王修炼强化过的毒液,在毒性上几乎可以比拟银环蛇的毒液,并且,只要是蛇王毒液沾染过的血液,便会成为蛇王的“胃液”,快速吸收生命体的生命力,最终回溯蛇王体内,这是蛇王独有的进食方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赵风身处危险而不自知,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出现青绿色的印记,那正是肉身被蛇王毒液侵害的迹象……         四点五十九分,日月交替,晨曦破晓,气温回暖,引得山林间湿气氤氲成雾。         又过半个小时,三道身影从山道远方而来,带头之人正是之前离开的老者。         “庄老,您慢点啊!我们快跟不上了!”两个青年在跟在老人身后,虽然步伐稳健,但仍比不上健步如飞的老人。         “大概就是这一带了……”老者停下脚步,往左手边的山林里探查,之所以去而复返,自然不是想找赵风的麻烦,而是不放心,毕竟这山林之间有不少野兽,先前若不是有急事,老人兴许就自己将赵风背回村子了。         “不好!庄老快退!是蛇王!快逃!”         忽而,两名青年之一率先发现赵风,以及正趴在赵风身上蛇王,当即失声大呼。         老人此时也发现了赵风的处境,眉头一皱,却无逃离现场之意。         “庄老,快走吧!被蛇王咬中,那人没救了!”         “是啊!你看他身上的青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老人不为所动,一双浑浊的眼紧盯赵风,似乎想看出什么……         “不对!被蛇王咬中,毒斑本该是青中泛黑,这年轻人身上的青斑却泛着红!其眉宇仍有轻微耸动,显然意识仍在挣扎……或许……或许还有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