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六章:同类

第十六章:同类

孤月高冷,百虫齐鸣。         夜风微凉,细雨迷蒙。         “今晚的风雨甚是喧嚣啊……啧啧啧,又来一批,这是第几批人了?”白泽透过寺庙的窗户,窥见一串火光涌入远方的土房子。         “二十六……不过这一批的人数不少……怎么看你的样子,感觉很高兴?”赵风也在暗中观察,从叶枭进入土房子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期间有将近百人进入其中,却无一人离开。         “你别总是一脸忧愁的表情,那土房子之内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干涉的,既是如此,便该好好领受我们身为普通人的乐趣,无论结果如何,皆无损我们的利益,反倒平白看了一场好戏,岂不是血赚?”         赵风无语,心中暗暗吐槽:整件事情由始至终都是你在幕后操控,你这也算普通人?         “我这个人很简单的,善用自己有的能力,对于无法拥有的也不强求,拯救世界之类的大事就留给那群逆天能人,负责被救,从某种程度上也是无可抗拒的天命啊!你我是同一类人,应该可以理解我的话……嘿嘿,又来一批……”白泽难掩脸上喜色,似乎对于自己“普通人”的身份十分满意。         赵风思索良久,忽而开口道:“你既然通晓世间一切,那我想向你询问一人,不知可不可以?”         “什么人?”白泽的目光仍在土房子上,随口问道。         “亓仙儿!”         “齐?齐天大圣的齐吗?”白泽仍不是很在意。         “应该是吧。”赵风其实也不确定,毕竟那晚他也只是听到亓仙儿自己说过,而“qi”这个音作为姓氏,似乎也只有“齐天”的“齐”。         白泽沉默了,他收敛起脸上的喜色,整个寺庙内仅剩淅沥雨声。         大概过了五分钟,白泽突然发出一声轻疑。         “咦?怪事……”         “怎么了?”赵风有些紧张地问道。         “当世之中,名唤齐仙儿的有五万三千六百一十一人,但这些人之中都与你没有交集……可能是我看漏了,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个女人吧,年纪大概是多少?”         “是女人,看她样子,很年轻,不足三十岁……不……甚至可能不足二十岁……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多亏你的回答,我一直无法想通的事情得到了解答。”赵风笑了。         “无法想通的事?怎么说得像是我中了你的计?”白泽不解,注意力也从土房子那边转移到赵风身上。         “我现在已经相信你的预言能力,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那么轻易将自己的预言能力告诉我,甚至在进行一些行动的时候也要带上我,我不得不猜测,你或许有其他阴谋。”         “你在对我的人生进行预言的时候,撒了谎,对吧。”赵风信心十足。         “啊?没有啊,我的预言都是真的。”白泽苦笑道。         “我不是说你的预言内容,当时,你是说不想告诉我太多有关我的预言,但实际情况应该是你只在我身上看到了那两则预言吧,除此之外,你对我一无所知。”赵风说罢,白泽神情凝重。         “你刚刚追问我亓仙儿年龄,这代表你其实不知道我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人,若你当真知晓一切,应该直接就知道那个女人的外貌,自然就不会用名字来尝试用你的预言能力去追查,毕竟人名重复的概率太大了,仅凭名字,几乎不可能成功。”         “这一天下来,我见识过你的预言能力,任何人对你而言,都是毫无秘密可言的,你掌握着这项能力,却早就厌倦了这种一眼看完一个人一生的感觉,你自讪‘普通’,以掌控、围观奇人异士的命运为乐,但你心里其实知道自己并不普通,你无法与真正的普通人正常相处,但你也如法融入那些能奇人异士的世界中,想必你在这世界之上,是觉得自己是完全孤立的存在吧。”         “一直到,你遇到了我。”         “你看到我人生中两段平凡的事迹,认定我是普通人,但你又认为我不普通,因为除此之外,你再看不到有关我的任何预言,在你看来,我想必也是普通而不普通的存在,你将我视作同类,所以你倾诉,对我毫无戒心,甚至希望我成为你的同伴,跟你一起行动。”         “只有这个原因,可以解释你所有的异常行为。”赵风盯着白泽的神情,从后者惊讶的神情中,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想不到我这么快就暴露了,好吧!我承认你说的都对!”白泽耸耸肩,表示投降。         “我入世的时间也不短了,一开始对于预知,我还是很有热情的,甚至是引以为傲,可随着随着时间推移,看到了太多人的人生,一直到这些人生之中,开始出现大量的重复……上学、放学、中考、高考、上班、下班、失业、退休、结婚、离婚……这一切的一切可能发展出的结果都不再新奇,有一段时间,我甚至痛恨自己的预知能力。”         “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没有秘密,新族、小族、大族、名门,甚至连关乎龙脉帝气的隐族,以及散修圈、修真圈,我无所不知,却也只是如此而已了。”         “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天机神门所供奉的神人白泽开辟出后天人的修炼之法,而我是先天人,后天人的修炼之法对我无用,而当今天下早已没有先天人的修炼之法,我此生注定无法融入修真的圈子。”白泽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天看到你,我发现自己只能从你身上看到两段画面,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预知能力出问题的,但后来才发现,有问题的是你本人,对我而言,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未知!我坦白自己预知的能力,这样一来,你我就完全处在一个平等的状态上,我可以跟你正常对话,而不是凭预知能力知晓一切!”白泽激动地抓住了赵风的肩膀,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用预知能力去获取信息,已经称为一种奢望。         赵风扫开白泽的手,嫌弃地说道:“注意你的用词和行动,我是直男,不搞基。”         白泽一愣,气笑了,说道:“老子钢铁直男,不要把我对同类的渴望,当作性取向!”         至此,赵风、白泽之间最大的芥蒂已经化解,赵风也不再感到束手束脚,甚至主动交代自己目睹亓仙儿杀唐天龙的事情,但对于《八荒武脉》的事仍选择隐瞒。         “我也不知道被杀的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他也没提到自己的名字,只听见那个女人自称亓仙儿,似乎还有个‘梦’的代号,她的外貌极其美丽,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赵风回忆那晚看到的画面。         “你不知道,我却知道了。”白泽此时牛气哄哄地表示道。         “从你对事发地点的描述,我直接预测那附近近期发生过的事情,虽然无法看到事发的现场,却得知一个叫做‘唐天龙’的散修在那晚死在了那里。”         “那个唐天龙也是不得了的狠人啊,武神传人!大族旁系子弟,出身西北古武世家·唐氏,这唐天龙在唐家之内不过是个连家谱都不记录的远房旁系,但耐不住命好,父母双亡,跳崖不死,取得武神传承,又是一个照着主角模版打出来的狠主……不过,武神传人,远不止唐天龙一人!这武神有点意思啊……”白泽嘿嘿一笑,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土房子有动静了。         嘭!!         随着一声轰鸣,那本就破烂不堪的土房子当场被数道气浪冲散,随后便听闻——         “噌!!”         “吼——!”         神刀出鞘,龙吟彻天!         却见一道银白的寒芒刀光自地下室冲破铁门,直上九霄!         白光之中,先有一道半虚半实的龙影攀光柱而上,消失在天际尽头,随即,一道持刀的身影拔地而起,置身光柱之内,朝天砍出一道月牙形的银白刀光,那刀光足有二十多米长,甚是壮观!         “好戏开演了!”白泽兴致勃勃地看着刀光所在,那持刀人自然便是命定的神刀之主·叶枭!         再观赵风,此时的他一脸呆滞地望着东方的天空,耳边,除了雨声、风声、刀啸、龙吟之外,还隐隐夹杂着一道  断断续续的声音,那声音是和神刀出鞘同时发生的。         “我恨……我恨……我恨……”         耳边的声音就像是没调准的电台声,只能偶尔听到清晰的两个字,就在赵风疑惑之际,他再度进入了“意识之境”。         完全漆黑的意识世界,赵风似乎在一念之间,跨越数千里的空间阻隔,来到一座山上,穿透山体,在山体内侧的地下,顺着耳边不断清晰的声音,逐渐进入一个囚牢,牢中用五条锁链,困着一个庞然大物。         蛇身、猪头、鹿角、牛耳、羊须、鹰爪、鱼鳞,长约百米,卧于不见天日的阴暗地下,生不如死……         “这……是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