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五章:神刀之主

第十五章:神刀之主

球场比分  5:0,比赛仍在继续,但国光中学的气势明显弱了很多。         球场周边已有不少民众在用手机拍摄,没人注意到观众席上多了两人。         “那人就是我们要找的神刀之主,其名叶枭,出身大族,本是东南省第一叶氏的嫡系后代,但因其父不遵从家族长辈定下的联姻,与客家女子热恋,最终不惜和叶家断绝关系。”         “这叶枭出生那年,被歹徒拐走,其父无奈求助叶家,虽然事后追回,但头脑受创,又被接回叶家,十岁之前举止若婴幼儿,十二岁之后不再言语,至三年前,当时十九岁的叶枭在叶家之主六十岁的寿诞上,展现出惊人武力,大闹宴会,并扬言要叶家偿还杀母之仇,此后叛出叶家……如何,听了叶枭的故事,有什么感想吗?”白泽此时已经恢复冷静,毕竟已经找到了目标人物,接下来就是等球赛结束。         “……标准的龙傲天配置。”赵风重生前的那段时期,倒也看了不少网络小说。         “何止是标准,根本是顶配!这叶枭叛出叶家之前,家族已经给他安排好联姻,这份联姻是有书面合约的,即便叶枭叛出叶家也无法违背,一个月前,叶枭二十二岁生日,达到法定结婚的年纪,以赘婿身份完成书面合约的联姻,而他的妻子是南山当地的小族独女,掌握着一家市值近十亿的上市公司……这么说来,说不定你我就身处在一部以叶枭为主角的龙傲天小说之中?”白泽最后的猜想明显带有几分嘲讽之意。         也在此时,球赛结束,比分定在7:0,叶枭一人的完胜。         “时辰已到,我们去恭迎神刀之主吧。”白泽笑道,脸上却无丝毫敬意。         结束球赛的叶枭从国光中学球队队长的手中接过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而后转身向观众席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显然很享受这种高调高光的时刻。         “叶同学,请留步!”         白泽跟在叶枭身后,见时机成熟,上前搭话。         “嗯?你们是?”叶枭停下脚步,对来者保持着一定的警惕心。         却说这叶枭,五官端正、相貌俊逸,很容易给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那一双深邃而刚毅的眼,一看就藏着许多故事,眉宇间透出一股天生的狂傲不羁之意,好似一柄锋芒毕露的绝世神剑,无所畏惧,无可匹敌!         “在下白泽,这是我的同事赵风,我二人前来,是为来赠你一份机缘。”白泽开启神棍模式,语气悠长而自若,派头十足。         “机缘?哈哈哈!凭你们这股自信,的确引起我的兴趣了,说说看,是什么样的机缘。”叶枭哈哈大笑,完全在等着看白泽的笑话。         “一口你命定的佩刀,得之,龙翔九天,仙途坦荡。”         叶枭听罢收敛笑容,他不在乎什么刀,但白泽提及“仙途”,让他开始怀疑眼前之人或许真有几分修为。         “哦?实不相瞒,我叶枭自三岁起练剑,十岁悟剑道真谛,二十岁已达无剑而剑之境,眼下确实是缺少一柄趁手的兵器,你若说是我命定佩剑,我兴许就信了……刀?呵呵,没兴趣。”叶枭言罢便要离开。         “可惜,那口神刀与你有斩不断的命定渊源……没想到却被这种借口放弃了……那毕竟……”白泽丝毫不慌,嘴角浅笑依旧,稍稍一顿,道出真相:         “那毕竟,是你叶枭的亲外公铸造的刀啊……”         叶枭身影猛地一顿,而后转身,双眼凶光大盛,沉声质问道:“你是谁?你知道些什么?”         “看来你有兴趣了,不过时间可能快来不及了,跟我来,路上向你解释一切,与你父母有关……”白泽说完便带头离开,神色凝重的叶枭稍加思索,最终跟了上去。         ……         “你的父亲·叶本初年轻时喜好铸造之术,当时,西南一座客家山村,有一名老铸客以古传铸刀之术扬名,叶本初携诚拜师,虽未入门,仍以学徒身份留下,学艺四年,与老铸客之女·姜玲珑相爱。”         “在当时,其实不止叶家干涉你父母的恋情,甚至连老铸客本身也极不希望爱女嫁入豪门,但你父母排除万难,执意结合,婚后第二年生下了你。”         “你出生之时,一只浑身湛金的枭口衔一块异铁,落于你右肩之上,化作一道金色枭形纹理,你的外公遂以‘枭’之名转赋于你,并取走异铁以及你的一滴血,并以此铁、血为胚,开始闭关铸刀,这一闭关,便是十年!”         “十年一刀,老铸客了却毕生心愿,临终前将刀交托给亲传弟子,并吩咐:来日若有人能抽出神刀,奉刀认主,不可违背。”         “至今十二载,神刀未曾出鞘,自然也无人知晓:在那神刀血槽一侧,留有老铸客的一句遗言。”         “为吾孙枭儿所铸!”         白泽在路上,以简短的语句讲述了叶枭与神刀的渊源,一旁赵风听着,内心暗呼奇妙。         而叶枭神色凝重,似乎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白泽所言。         “此人竟然知道我右肩上的金色枭纹,便是叶家之人,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我该信他吗?”         “既然神刀未曾出鞘,你又怎会知道血槽一侧,有老铸客的遗言?”叶枭质问。         “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了,现在情况紧急,你外公的亲传弟子·龙鳞十二年来保护着神刀,而今神刀被歹人觊觎,即将遇险,只有你能救他,只要你取得神刀,自会知道我所言一切为真,若有半分虚假,任凭处置!”白泽似乎又预见龙鳞的最新情况,神色不由得凝重了。         “若你敢骗我,世间无人能保你!”         ……         龙鳞离开闲来居茶楼,满心惆怅。         近黄昏时分,龙鳞步行来到江流村西北郊外的一栋看上去荒废许久的土房子,绕开正厅  ,从储物室东南角落打开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沉重铁门。         地下室尽头,三面墙壁上摆放着十七柄寒光凛冽的刀,款式无一相同,一看便知是好刀。         而在地下室西北角落,摆放着一套土石所建造的火炉,那火炉蒙尘许久,炉内满是细腻的碳木灰烬,也不知多久没清理了。         龙鳞沉吟良久,终是无奈一叹,来到火炉前,将右手探进炉内,在碳木灰烬中摸索片刻。         叮!         非比寻常的金属响声一闪而过,随着龙鳞抽回右手,黢黑的掌上已经握着刀柄。         随着刀上灰烬洒落,神刀龙鳞,终于显现:长刀连柄四尺,未出鞘。         刀柄末端,龙首衔珠,柄身如鳞片覆盖,延至刀鄂,有五指龙爪环握刀刃,刀刃本体则埋入灰黑的开背刀鞘之中,只留半寸刀背在外,掩盖刀鞘开背的口子,刀身、刀鞘完整契合,不留丝毫缝隙。         龙鳞伸手拂去刀鞘上的碳灰,刀鞘上有鱼鳞痕迹,表面却无凹陷,定睛一看:那鱼鳞,原来是刀鞘铸造时,自然形成的纹理。         这口刀的重量、手感、比例早已了然于心,龙鳞满心爱慕,化作一叹:         “唉,你我同名,相处十二载,奈何有缘无份,或许这就是命吧……”         一想到此别之后,可能再无机会这样独处,龙鳞一时悲从心来,当即抱着神刀,落下了泪水。         “师姐……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啊……”         哭声与呢喃声交杂,颇显诡异,而在此时——         咚!         通往地下室的铁门被开启,龙鳞猛地起身,抄起右手边墙壁上的一口环首刀,一身杀意盎然——无论稍候从楼梯口下来的是谁,都必须死!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会将那么重要的神刀藏在碳灰之中,枉费我两年前就找到这个地下室,却不知道神刀就在唾手可得之处,是我失策了啊……”         一道难掩喜悦的男人声音从入口处传来,随后便见四道黑影率先冲入地下室,挡在龙鳞面前,这四人虽赤手空拳,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惊人的气息,比寻常刀剑更加致命!         这时候,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托着一个平板电脑走了下来,平板的屏幕上是四个分屏的监控画面,摄像头安设在地下室天花板的四个角落,整个地下室都在监控之中,不留死角。         “是你!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仍然没放弃……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非此刀之主,即便得到,又有何意义?”龙鳞对着那男青年怒斥道。         “我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别人拥有,况且……我其实已经找到成为神刀之主的办法了,看在你侍奉神刀多年的份上,只要你交出神刀,我留你全尸,如若不然……我教你生不如死。”男青年之凶狠异于常人。         “是吗?我倒想领教一下是怎么个生不如死法……”         就在此时,一道更狂更傲更凶的声音从男青年身后传来。         “是谁?!”男青年赶忙进入地下室,让四个黑衣人保护在周身,警惕地望着入口处。         一道身影显现,正是叶枭!         ……         土房子北边五百米外的一座矮山,当地人在山顶处建了一个寺庙,供奉山神,虽鲜有人迹,但每逢过节,仍有不少人登山上供,庙内香火不盛不衰。         “我们退到这么远的位置,万一叶枭得手后直接离开怎么办?”赵风站在寺庙外,眺望神刀所在的土房子,此时天色渐渐暗下,已经快看不清土房子。         “盯上神刀的远不止这点人,你看着吧,今晚注定腥风血雨……”         白泽言语之际,又有数道忽明忽灭的火光往土房子的方向快速靠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