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三章:赊刀人

第十三章:赊刀人

门口两个保镖得令狐弓授意,并不阻拦。         赊刀人走进三号贵宾室,环顾室内三人,也不言语,做皱眉苦思之状,而后转身便欲离开。         “大师请留步!”令狐弓起身叫住了赊刀人。         “大师风尘仆仆而来,亦是缘分,何妨入座一叙?”令狐弓热情邀请,那赊刀人面露几分犹豫神色,再三思索过后,还是抱着木匣子入了座。         “尚未请教大师名号?”令狐弓笑着给赊刀人倒了一杯龙井。         “铸客·龙鳞!”赊刀人一开口,声若闷雷,与方才在外的叫喊声有明显差别。         “难道大师不是赊刀人?”令狐弓好奇一问。         “我大师父是铸刀一门,所铸之刀,千金不换!二师父是赊刀一脉,非绝世之刀不赊!”龙鳞语气之中夹杂一丝狂傲之意。         令狐弓的好奇心当即被勾起,他的目光落在龙鳞怀中木匣。         “难道龙鳞大师怀中之物,便是绝世之刀?”令狐弓问道。         “不错!”龙鳞沉喝一声,将木匣置于八仙桌上,端起身前茶杯,一饮而尽。         “相遇是缘,又与老者结下茶水之恩,便让老者一睹此刀风采!聊表心意!”龙鳞起身,用结茧的食指关节挑开木匣扣锁,正要掀开之时。         “且慢!”         开口叫停者,正是白泽。         “你是何意?”龙鳞用余光瞥向白泽,语带不善。         “你瞪我也没用,你那位大师父若知道你行此讹人之举,怕是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白泽冷冷一笑,全然不惧龙鳞眼中威胁之意。         “嗯?你知道我大师父名讳?”龙鳞眼露狐疑。         “且不说你那个卧床不起的二师父,你那位大师父的确称得上是传奇人物,铸刀七十载,呕心沥血、未尝成家,一身超绝铸刀之术,堪称当代欧冶子,甚至在临终前铸出旷世神刀,老铸客会以你之名转赋神刀,可见对你期望甚高。”         “你这木匣之中,若是那口神刀,称之为绝世之刀,倒也不假,但若不是那口刀……”白泽嘴角浮现一丝嘲讽。         啪!         “够了!”龙鳞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木匣之上,力量拿捏得倒是精准,并未伤及八仙桌。         “此地既然已有高人坐镇,龙某认服!就此告辞!”龙鳞抱起木匣,便要离去。         “龙大师且慢!老朽对这刀有兴趣!”令狐弓将龙鳞拉回座位,心中对白泽更是拜服。         “实不相瞒,早在龙大师进入这茶馆之前,这位小师傅便已经料定龙大师此行是专程为老朽而来,两位都是有能力的奇人,老朽虽颇有家底,终究一介凡俗,若龙大师有难言之隐,老朽愿意倾力相助。”令狐弓态度诚挚,那龙鳞虽然重新坐了下来,却一时开不了口。         “呵,这时候,你反倒知道要面子了?罢了,既然你不好开口,我替你说吧。”白泽接过话头,继续道:         “这位龙大师的二师父名唤郑权,在赊刀人之中也是小有名气,曾经在二十多年前,凭借‘非绝世宝刀不赊’的名头,于赊刀人鹤立鸡群,当时正逢上世纪末,郑权见自己声名远扬,决意在世纪交替之时,大赚一笔……”         “那郑权联合多家富商,先以赊刀预言物价下跌,百姓信以为真,纷纷贱卖物资,富商趁此低价买入、囤积物资,再于各地哄抬物价,从中谋取暴利,引得一方百姓穷困潦倒,苦不堪言。”         “善恶有报,那郑权发了大财,没等他享福,便被民间奇人以蛊物残害,终日瘫于床上,意识清明,肉身受苦,各种疾病连年不断,若不是有你这个当徒弟的从旁照看,那郑权怕早就偿还报应了。”白泽摇头惋惜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二师父纵有过错,这些年领受的折磨也足够偿还!”龙鳞神情凝重,显然白泽所言并无半分错误。         “哦?是吗……你师父的过错偿还了,那你的过错呢?这些年来,借着你大师父的名号,以自己铸造的低劣刀器,充当良品,开口便是赊刀百万,坑骗了多少人?为你那一个品行拙劣的二师父,值吗?”白泽脸色渐冷。         “二师父卧床不起,一切过错恶行,皆在我一人身上,与二师父无关……”龙鳞低着头,字句铿锵。         令狐弓原本听到郑权的故事,还有些不悦,但后来看龙鳞宁愿自己背负罪恶,也要回报师恩的态度,又很是感动。         “龙大师这一颗忠孝之心,令老朽钦佩,但诈骗之事终归不好,若不嫌弃,老朽可以在金钱上予以援助……这口刀,老朽买了!”令狐弓指了指木匣子,示意龙鳞出价。         “老先生和其他富人不同……这刀,我不卖了……”龙鳞抱起木匣,这一次是真的起了离开之意。         “此时离开,你就真的要一条路走到黑了,我这里有个方案,或许你可以考虑考虑,老头,这个方案对你也是有好处的。”白泽老神在在地给自己和旁边的赵风倒了杯茶,龙鳞犹豫了下,还是在令狐弓的劝说中,重新坐了下来。         “老头,你命数还有半个月就到头了,我虽然救不了你,但我遇到的人当中,有一人可以为你延续寿命,可一般的筹码是无法让那人出手的,而这位龙大师手中却有你需要的筹码。”         “老铸客毕生心血所铸,那口神刀龙鳞,可救老头一条命。”白泽言罢,令狐弓心神一动,若真有机会延续寿命,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承担。         “不可能!神刀是大师父的命,我绝不会让神刀落入他人之手!”龙鳞大怒。         “啧啧啧!你看你,又激动了,你自己也知道,那神刀非是凡物,就算是你,至今也未能将之从刀鞘中抽出,可见那口刀在等待一名配得上它的强者,你的大师父打造出那口刀,可不是为了让你供在地下仓库来观赏的,而我介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那口神刀最佳的主人,无论你愿不愿意,那口刀最终都会落入那人手中,但如果你此时将刀交给这老头,由老头将神刀献于那人,你可以从老头那里得到一大笔钱,而老头也可以凭此刀延续寿命,岂不是两全其美?”白泽好似真的无所不知,一旁赵风越听越是心惊:延续寿命,当真有人能做到吗?         “龙大师!若你愿意转让龙鳞神刀,今后,令师生活所需一切费用,我令狐家可一力承担!并且每年将家族百分之一的红利以老朽私人名义,作聘金付于大师!”令狐弓赶忙表态,他对白泽的话没有半分怀疑。         龙鳞沉默许久,最后望向白泽,说道:“我可以转赠神刀,但我必须亲眼见证你推荐的那人抽出神刀,若那人抽不出来,此事便作罢!”         “可以。”白泽信心满满。         “那好……令狐老先生,为请出神刀,龙某还需沐浴斋戒三天,三天之后正午,还在此地,龙某奉上神刀,告辞!”龙鳞言罢,起身离去。         令狐弓亲自将龙鳞送到茶楼门口,然后回返三号贵宾室,对着白泽又是一阵拜谢,本想给白泽一笔钱,被后者以“事情尚未完成”为由,暂时婉拒。         临离开茶楼之前,令狐弓将两张闲来居茶楼的贵宾卡硬塞给白泽、赵风,并约定好三天后,一起见证神刀出世。         ……         回返出租屋的路上,赵风一直默不作声。         赵风现在基本上确定白泽是有预言之能的,如果说刚才遇到的令狐弓、龙鳞都是白泽找人配合演出来的戏,目的是为了让赵风相信他的预言能力,未免太大费周章了,根本没有必要。         “白泽真的有预言能力,那是不是,他其实早就知道我散修的身份?若是知道我是散修,又为何要在我面前表露自己的预言能力?是他觉得我没有威胁?还是有其他的意图?想不明白……白泽的这一系列行动到底有何用意,我实在想不明白。”赵风感觉自己的头都快炸了,太多的疑惑堆积在脑海中,想问却不能问。         “这一天跟着我感觉如何?感觉无聊还是有趣?”白泽走进电梯,向赵风询问道。         “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感觉这一天挺长的……见到太多超出常理的事情了……对了,你说的那口神刀,究竟有什么特殊的?被你称作不是凡物,难道是仙家宝贝?”赵风为了避免自己突然的沉默引起怀疑,赶忙提出了一个可以问的问题。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那刀在普通人手中,只是锋利,但如果由一些特定的人握持,可凭空劈出数十丈的刀罡,劈山破海,不在话下!”白泽赞叹道。         “呵呵,怎么越说,越像是不入流的修真小说……”赵风随口吐槽了一下。         “何必说像?说不定,你我此刻就在你所说不入流的修真小说之中,即便不是,这大千世界的每一件事情,也早就有其原定的轨迹,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规定了一切的开始、结局,而我的预知能力,只是偶然窥见那只手的动作罢了……”         电梯门开启,赵风走出电梯,却发现身后白泽没有跟上,回身一看:白泽神情呆滞,就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画面。         “不妙!神刀出事!龙鳞有危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