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二章:都市传闻

第十二章:都市传闻

老者投子认输的瞬间,棋盘上的部分黑子化作黑烟消散,消失的棋子都是从天元之后加入棋局的,围观人群早就有人掏出手机在拍摄,黑子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一幕都被完整拍摄下来了。         “多谢前辈出手指教,这一局,晚辈毕生难忘!前辈既不愿意现身,请受拜谢!”老者言罢,朝着棋盘鞠了一躬,脸上满是恭敬,再无方才的怒意。         此一局之后,老者直到自己与那位前辈的棋力相差甚远,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都不为过,能与这等强手对弈,即便败了,也是莫大的殊荣。         “白子是怎么败的?我怎么有点看不懂?明明是白子绝对的优势,怎么我去一趟厕所回来就成这样了?”         “不要说你看不懂了,我估计在座的没有人能看懂这一局,从黑子入主天元之后的每一手在棋局当下都形同虚设,可到后面才发现,黑子排列的每一子都下在白子数十手之后的死穴上,这其中需要的计算量,怕是电脑都无可匹及!这哪里是人能下出来的棋?这位老哥运气好,怕是遇到不出世的棋仙了!”         老者环视四周观众,沉吟片刻,而后向身旁的保镖耳语了几句。         “诸位,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可以说出去,但我希望几位用手机拍摄下来的朋友,可以将手中的手机卖给我,一只手机十万!”老者沉喝一声,一名离开的保镖拎着一个皮箱走了过来,打开后全是百元大钞。         一只手机十万元,很快就有三四个路人将自己的手机交了出去,也如愿拿到了十万元,匆匆离开了现场。         “哼!有钱了不起啊,我还偏不交出去,他能奈我何?”一名阅历不深的青年赌着一口气,在人群后方自言自语道。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拿钱了事,那老人能为一件小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取出这么一大笔钱,其家底之雄厚,怕是超出你的预料,若是此时赌气,你认为以那老人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可能让你拿着视频离开吗?到时候十万块钱拿不到不说,说不定还会连累家人!好事变坏事,得不偿失啊!”旁边一个心善的老人劝诫道,那青年想了想,最后向老人道了谢,也将手机叫了上去……         “老爷,已经确认,都交上来了。”保镖将结果告诉给老者,箱子中的钱也正好分完。         人群中的青年见状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方连金额都是准备得正好,显然已经暗中知道了手机的数量,若是我不交出去,估计真要出事,幸好幸好。         老者对结果很满意,带着保镖往轿车的方向走去。         却说赵风,此时已经从盘坐冥想的状态中退出来,也看到了众人用手机换钱的一幕。         “这老头倒是挺懂事,知道那个不出面的围棋高手不喜欢暴露在大众视野里,便想到这招,真是财大气粗,可惜我刚刚看得太入迷,没拿手机派下来,可惜!”白泽不由得感叹道。         “可是,虽然是回收了路人拍摄的视频,也堵不住悠悠众口,今天的事情应该还是会传出去。”赵风有些气虚地说道,刚刚为了抵挡竹筒的影响,已经耗尽他九成的气力,不过,也因此,他“窥见”了黑色棋子从竹筒中飞出的一幕。         “话是没错,可就算有一百个人把今天的见闻告诉给一个外人,也很难让对方相信,换做是你,若非亲眼所见,怕是也不会相信……今天的事情,会成为无法印证的都市见闻,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它就只是一则见闻罢了。”白泽笑了笑,正确地解读了老者的用意。         就在此时,那老者去而复返,竟是在白泽的摊位停下了!         老者其实是在即将上车的瞬间改变了主意,今天的经历让他坚信高手都在民间,自己低估的任何一人都可能是有真才实学的高人,所以,他回到了白泽的摊位。         老者与白泽对视数秒,就在老者即将开口之际,白泽抢先道:“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老者一愣,沉默片刻,看了一眼红毯上的那行字,随后苦笑道:“看来,我不是阁下等待的有缘人。”         “缘分这种东西,只要开了口,便是原本没缘分,也因此有了缘分,我并不是挑顾客,而是真的没办法帮你,给你一个免费的忠告吧,接下来的半个月,该吃吃该喝喝,别留遗憾。”白泽摆摆手,一个忠告,也算仁至义尽。         老者呆住了,原本硬朗的身体竟在瞬间微微坍了些许,他有些无力地朝着身旁拿着拐杖的保镖招了招手,接过了拐杖。         “看来,真的是我眼拙了……两位小师傅,老朽为先前的无礼致歉,希望能请两位小师傅吃一席茶,还望不吝赏脸。”老者再一次躬身,态度十分诚恳。         “看你下半天棋,倒也有点饿了,就给你这个机会吧。”白泽想了想,当即收摊,与赵风跟着老者进了轿车……         ……         车上,赵风有些坐立不安,他是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车,老者显然是为了请白泽,他也跟来,难免显得不自在。         “小师傅,您方才的意思,是说老朽半个月内会出事,就不知道……”老者试探性地询问道。         “不必试探我,你令狐弓的一生,善恶参半,皆在我眼中,我不喜欢定论他人一生,但你的人生注定在半个月后结束,不过你可以放心,你不会因为意外过世,大可放宽心去享受剩下半个月的人生。”白泽直接讲话挑明,老者也没有显得多失落。         “小师傅连老朽的名字都知道了,那想必也知道令狐家的情况……其实,老朽自知时日无多,只想在离世之前,解决家族内部的一些隐患,老朽在等待一名子嗣回归,但他是否能回来,犹未可知……”老者令狐弓叹了一口气,内心早已经看透生死。         “七大名门,也难怪你会这么费心费力……赵风,你应该不知道什么是七大名门吧?”白泽笑了笑,却不正面回答令狐弓,转而向身旁的赵风搭话。         “历史悠久的有名家族?”赵风的确不知道,只能通过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         “这种说法虽然也没错,但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国内各大家族,以财力为标准,自行划分出四个等阶,自下而上,分别为新族、小族、大族和名门,顾名思义,新族就是新晋的潜力家族,虽然是等阶之末,但至少也得是各个城市经济财力名列当地首位才有资格入列。”         “小族,是指各省私企经济实力第一的家族。”         “大族,则是每个年份国内私企前十,可即便是大族,其底蕴也拼不过七大名门,而这个老头,就是七大名门之一·厦门令狐家的当家人。”         “不过,这四个等阶说到底也只是这些家族自己列出来的,在民间的知名度不高,尤其是名门,知名度甚至不如那些小族、大族。”白泽解释完,刚好到了闲来居茶楼。         令狐弓领着白泽、赵风去了三楼的三号贵宾室,不一会儿,各类高档甜品和茶水摆满八仙桌,四周古香古色的环境,别有一番意境。         “七大名门,均以‘自律’为第一家规,奉行低调行事、诚挚待人,断不会让家族根基葬送在嚣张跋扈、傲慢自负的纨绔子弟手中!只可惜,老一辈定下的家规,已经越来越难以束缚后代子嗣的野心,怕是再过不久,昔日名门,再无风骨可言。”令狐弓惋惜道,他甚至已经预见令狐家在他死后被子嗣瓜分的局面。         “自律,谈何容易?人人都不甘只做自己人生的主角,出生豪族更是给了他们资本,又岂会甘愿用自己的人生给其他人当陪衬?”         “这花花世界,尽是自命不凡的俗人,殊不知,那些自命不凡之人,往往是世间最平凡的一批。”白泽神色冷漠,说着一些听上去就高深莫测的话,一旁赵风不敢发一语。         “唉……也许正如小师傅所言,是老朽太自命不凡了……”令狐弓苦笑一声,以为白泽话中之意是在暗讽他太把自己当回事。         “赊刀百万,道生判死,若有差错,分文不取!”         就在此时,茶楼之下的街边传来一道清晰的叫卖声,引起了赵风的注意。         “呵呵,有点意思……老头,那个人,是专为你而来的。”白泽笑了笑,指了指楼下街边的叫卖人,很确定地说道。         “这个时候竟然遇到赊刀人,的确是稀罕事……”令狐弓望着楼下那名叫卖人,对方三四十岁的模样,乱发及肩、面带虬须,身着豹皮兽衣,一身古铜色的健美体魄,好似久居世外的山间野人,他手中捧着一个半米长的木匣子,不知内中有何物。         “什么是赊刀人?”赵风突然问道。         “就是数十年前,一群在民间将生活用品免费赊给百姓,并留下一句预言,只当日后预言实现,再回来向赊账的百姓收取费用,说起来,倒有点像是我的同行。”白泽解释的时候,楼下的赊刀人已经走进茶楼。         “近十几年来,民间已经少有赊刀人,不知楼下那位是真是假。”令狐弓向白泽寻求答案。         “辨别赊刀人真假,其实也简单,正统赊刀人大多是对民间商品物价涨幅进行预言,且会给出一个大概的期限,他们往往不会回答你想知道的预言,只会根据自己的意思进行预言,如果遇到那种热情地为你解答心中疑惑的赊刀人,恭喜你遇到冒牌货了。”         “至于楼下那位,我只能说他有点实力。”         白泽说着说着,那名赊刀人已经来到三楼,装作不经意地走进隔壁二号贵宾室,一分钟后退出来,然后推开三号贵宾室的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