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十一章:三劫循环

第十一章:三劫循环

正在摆弄棋谱的中年男人听到声音,当即停下手中落子的动作,抬头望向中山装老者。         “入局十块,你如果输了或者平局,给我一百,如果我输了,给你一百并且返还入局费。”中年男人看来这身份不凡,本有些怯场,但一想到对方身份和自己又有何关系,便恢复了冷漠。         “可以。”老者对此表示理解,毕竟都是出来摆摊的。         交钱、争先,中年男人执黑,起手下在右上五四,意指从中年男人角度,棋盘上右上角第五排第四行的位置,老者笑了笑,将第一手白子落在了自己左下四五的位置。         一旁赵风完全看不明白棋局,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浮现一个画面:         一座孤峰之下,黑白两支战旗先后倏起。         黑旗下是一名着重铠的武将,御战马、握宝刀,蓄势待发。         白旗下则有一位素袍老者,嘴角擒笑、纸张羽扇,云淡风轻。         忽而,赵风耳边响起一道战鼓幻音,随着对弈的两人施展手脚,赵风脑海中的画面也同步发生改变。         黑旗军五骑并排而出,全副重装、战声啸天,势如狂风过境。         反观白旗军,四骑轻装上阵,虽失先机,胜在灵巧,避其锋芒,两军一时僵持不下。         “嘶——!!”         却见一骑白马自黑旗军后方飞驰而来,马背上一员猛将,披挂银亮、手持尖枪,迅猛如龙,冲入黑军五骑,重创其首,在与阵前白旗军四骑形成夹攻反制,取得战局上风!         仅一个照面,黑旗军再无先手优势,当即转攻为守,背山为据,加固防线,不敢越雷池半步!         赵风紧盯着棋局,忽而,一股强烈的冲动促使他产生了上前主导黑旗军的念头,那种冲动越来越强烈,最终,赵风的眼中开始出现幻觉:棋盘上出现了黑子的幻象,那幻象落在天元,以赵风的视角来看,棋盘正中的天元处凭空出现了一枚黑子,可正在对弈的两人却似乎没有看到那枚黑子。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幻觉……是……是竹筒在影响我?竹筒希望我代替它去执黑对弈?”赵风咬牙抗衡内心莫名的冲动,渐渐地,他开始发现自己的手指会不受控制地做出拿捏棋子的细微动作,且棋盘上凭空出现的黑子越来越多,赵风很快就无法辨别出自己视野中的期盼上,哪些黑子是真实存在的,哪些是幻觉所制。         一滴汗,从赵风额间留下,他现在全身心都用来抵抗竹筒的影响,可他越抵挡,幻觉便越真实,渐渐地,赵风开始看到更深层次的幻觉:自己走到中年男子所在位置,并取而代之……         赵风霎那间以为自己的身体被竹筒操控了,但随着他猛地回神,才发现自己刚刚看到的是幻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上学时每天早晨被闹钟惊醒,恍惚之间,好似看到自己起身去刷牙洗脸,可片刻之后,才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床上。         “不行……再继续这样下去,我的身体会彻底被控制……”赵风艰难地将跃跃欲试的双手插到裤兜里,然后催动皮脉,让双手手掌的皮表鼓起,以此来限制自己的行动。         此时,已经有不少懂围棋的凑过来围观,白泽也在其列,一时之间,倒也没有人注意到赵风的异样。         “三劫循环!下成三劫循环了!”         突然,围观的人中突然爆发出这样一道叫喊声。         围棋的“劫”,又叫“打劫”,在赵风的印象中,就是两个相接的“十”字,然后黑白双方轮流落子吃对方“十”字中心的棋子,只要一方不放弃,劫便会无休止地持续下去。         如果将双方“十”字中心的子称作“劫眼”,普通的打劫是“双劫眼”,而三劫循环,则有“三劫眼”,三眼轮替互吃,这在正常的围棋对弈中是很稀罕的局面。         赵风能理解打劫,稍加推理,也能大概明白“三劫循环”之意,但他的注意力却不在期盼之上,此时此刻,在他脑海的幻想中,正在进行一场残酷的混战:         黑旗军式微,靠山据守,防线密不透风。         白旗军兵分两路,左右夹击,虽然人数占优,但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兵损,放弃正面硬闯,转而以消耗战蚕食黑旗军的防线,这一决策虽然会让己方一直损失兵力,但最终总兵损会远远小于正面硬闯的结果。         两军僵持,在攻防进入某一个临界点时,双方兵损完全固定,战场变成了三个“漩涡”。         黑旗军为大漩涡,以顺时针旋转。         左漩涡顺时针,从黑军右方切入,切点处正巧是黑军将久战的士兵撤到军后休息的关键位置,也是最薄弱的一点,故白旗军占据优势。         右漩涡逆时针,从黑军左方切入,正好将黑军休息完备的兵力堵截在前往最前线的路上,这一点的占据最激烈,因为双方兵力都在最佳状态。         而在左右漩涡交界点,也正好与大漩涡的黑军前线交接,黑军防线坚不可摧,再者,白旗军在此战中,已然形成兵分三路之局,纵然整体人数占优,但三个关键的战场节点的损耗与黑军几乎持平。         两军伤亡惨重,此等局面之下,任何计谋都已无用……         “哈哈!果然是三劫循环!年轻人,这一盘和了吧。”执白的老者突然大笑地提出了和棋,看他脸上表情,这一盘棋也算是下得尽兴了。         “嗯……”中年男人点点头,心里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两人都知道是老者的棋力更胜一筹,即便舍弃了三劫循环,也可另起炉灶,若坚持下到结束,大概率是老者取胜。         此时和棋,免了丢人的局面,还能赚一百,何乐而不为?         老者身旁的保镖掏出一张崭新的百元钞票,交给了中年男人。         孰料,就在中年男人接过钞票的瞬间,一道清澈的落子声从棋盘上冲出!         “笃!”         “黑棋落子了!是天元!”         “是谁落的子?”         “我一直盯着棋盘,没看到谁落子,那枚黑子,就像是……就像是凭空出现的!”         周遭惊起一阵阵喧哗,甚至连一些不懂围棋的都被这里发出的动静吸引了过来。         老者眉头一皱,当即起身,朝着人群拱手,问道:“是哪位棋友出手了?若有心对弈,还请现身一见,老夫自当奉陪!”         现场无人回应,老者的眉头锁得更深了,他望向棋局正中的天元黑子,先前战局是围绕棋盘左下的“星”展开的,而今,黑子这一子落入天元,等同将左下的地盘全部拱手让给了白子,可以说,这一手天元,比起手天元更加烂!         而所谓的“星”,是指棋盘上边角八个醒目的小黑点,而正中心的第九个小黑点便是天元。         “能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落子,显然暗中落子之人,不是凡俗,若是一时兴起,怕也不会出手……既然懂棋,为何还要下这一手天元?完全没有任何铺垫、呼应……难道说,对方自讪棋艺超绝,想以此来羞辱于我?”老者想了很多,其实他完全可以就此离开,可一旦离开,或许会就此错过与一名围棋高手对弈的机会。         老者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坐了下来,白子补劫眼,三劫循环之局——破!         “笃!”         棋盘之上,凭空再现一黑子,这一次,数十双眼睛目睹,纷纷震惊……         “哦?倒是有点意思了。”人群中的白泽喃喃一笑,注意力也彻底聚集在棋盘之上,浑然没注意到人群外围的赵风已经盘坐下来。         此时此刻,在赵风的脑海中,那片围棋的方寸战场,黑旗军的大漩涡停止运转,白旗军趁虚而入,以围剿之势抢下局势主动,黑军如瓮中之鳖,难逃生天。         可以说,孤峰周遭,已是白旗军的天下!         而在主战场百里之外,一座天元峰,飘然降下一道倩影,衣袂偏偏、气质如仙,凭空一点,赫见战局之外,一神兵天降,大有以一己之力,独对千军万马之雄心壮志。         白旗军的优势在孤峰,虽然察觉到天元峰异军突起,但对方尚未成气候,趁此良机,将孤峰周遭局势稳定,等没了后顾之忧,再以最佳状态,迎击天元异军!         “围棋核心乃是圈占地盘,而今我占得一星之地,你又以天元为据,看似将天下尽览眼底,实则让自身陷于四面楚歌的被动局势,此时排布兵力,迟了!”老者确是被那一手天元激怒,此时棋局已在自己掌握之中,任由那暗中之人如何卖弄,也不可能翻盘了。         然而,天元异军,意不在整军排布,连落数子,彼此遥遥相隔,哪怕一丝的关联都没有,就好似随意而为,老者越下,落子越慢,他看不透对手的想法,甚至有种错觉:自己似乎在跟一个根本不懂为其的孩子对弈。         “无法理解……实在无法理解……这么下,意义何在?这个人根本不懂棋!”老者越下越气,他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没看透对手潜藏的阴谋,可随着时间推移,对方仍旧没有显露出丝毫意图,那些散落四方的棋子孤苦无依,唯死一途!         老者虽然气,但仍不敢放松警惕,依旧有条不紊地扩大自己的优势。         而就在天元接手黑子之后超过二十手,老者开始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有阴谋!虽然我至今仍未看出端倪,但这局势之中定有阴谋!太怪了……太怪了……”老者开始进攻,他不想再给对手时间了。         “笃!”         “哒!”         黑白接连落子,原本模糊的局势逐渐明朗,却也在初见端倪的那一刻,将一切局势扭转。         “哗哗哗……”         老者松开了攥在左手上的十几枚棋子,并一脸呆滞地盯着期盼,良久,才无奈地将右手捻着的白子投回棋盒,并郑重地说道:         “我认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