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九章:白泽之名

第九章:白泽之名

晚上十一点四十分,赵风回到自己的房间,对于白泽刚刚在客厅里所说的一席酒话,只感到莫名其妙,他并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敢相信。         在白泽的描述中,他来自一个名唤“天机神门”的组织,是个类似修真的门派,天机神门的历任门主都会继承“白泽”之名。         “先有神人白泽,涅槃弃道!以天机化先天灵兽,白泽失天机,证小道,成就后天神兽,未历大涅槃,最终耗尽阳寿而亡!”         “我天机神门,奉神人白泽,传承白泽天机,后天人难承天机,故历任神门之主,必为先天人!”         “奈何我天机神门,自上古传承至今,唯我一人尚存,入世以来,不知天命为何,只得碌碌无为,虚度光阴!”         神人白泽、先天灵兽、神兽白泽、后天人、先天人,这一系列的名词,也唯有神兽白泽是赵风曾经在课外读物上看到过的。         赵风虽然知道散修、修真圈的存在,但对神话传说仍抱持不尽信的态度。         “明天去学校把宿舍里的书本搬到这边,还得回家整理一些衣物……”赵风简单地做了明天的计划,然后躺下准备休息,但翻来覆去,没有一丝困意。         其实,自赵风从医院醒来,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期间都没有睡过觉,但身体和精神上也没有感到丝毫的疲倦,他怀疑是皮脉的效果。         既然睡不着,赵风只得起身,褪去身上的衣物,以扎马步的姿态站于地面,并开始进行一次次的皮息,皮表收紧、放松、膨胀,如此反复,不断在皮息中提升皮表发力的熟练度。         一个小时后,赵风身上开始出汗,虽然没有开空调,但皮息、发力的高强度修炼让其皮表温度突破四十,汗水尚未形成汗渍,便有大部分气化成雾,飘至天花板,最终凝结。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赵风却一脸疑惑地睁开了双眼。         “是错觉吗?为什么……之前在冷冻库内感觉到的白色光影……我仍然能够感觉到?”赵风满心不解,就在刚刚,他的皮息修炼渐入佳境,开始忽视周遭一切声音、体感,渐入虚无的意识之境。         却在进入意识之境的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与之前袭击赵风的那道白色光影带来的感觉完全一致,但这一次,赵风却无法“看到”白色光影的踪迹,而且更奇怪的是:那种感觉的源头,似乎就在自己的身上。         “不止如此,之前在冷冻库感应到那光影时,明显能感应到强烈的杀意,而这一次,却很祥和,甚至隐隐对我有讨好之意?猛兽本能也没有触发,是我的错觉?还是说……冷冻库内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赵风对那道白色光影仍心有余悸,一时半会儿不敢让自己陷入全无防备的意识之境,便提起十二分精神,继续开始皮息修炼……         次日清晨,宿醉的白泽吃着赵风一大早从外面买回来的豆浆油条,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我酒品不太好,但好不容易有了宿友,一时高兴多喝了点,我应该没事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倒也没什么,但说得都挺奇怪的,什么神人白泽、天机神门之类的……对了,你还提到什么先天人、后天人,我倒是挺好奇的。”赵风一瞬思索,最后决定如实回答,毕竟,如果白泽昨晚的宿醉是假装出来的,而自己却隐瞒对方的“酒话”,岂不是自招猜疑?         最好的隐瞒,就是什么都不隐瞒。         “哈哈哈!你还真信了?”白泽听罢,哈哈大笑。         “怎么?难道你说你是天机神门的唯一继承人是真的?”赵风露出惊讶的表情。         “没错,都是真的!我这个人从来不对朋友说谎。”白泽想也不想,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我信你个鬼,你要是否认了,我还能稍微怀疑你一下,你这么直白地承认,我更确定你是说胡话,估计是从什么网络小说上看来的吧。”赵风一脸不信地回道。         “信不信全看你自己,至于你问的先天人、后天人……这个其实也不好解释……女娲造人的神话传说,你肯定知道,简单来说:所谓先天人,你可以理解为女娲造出来的人,而后天人,便是指从大自然物种进化而来的人类。”         “人类,这个名词其实很有意思,人类都认为自己是人,以常识的角度来说,也的确如此,只怕绝大多数的人类都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因为长得与‘先天人’相同,才会被冠以‘人类’之名吧。”白泽摇头轻笑道。         “这倒是很有意思的说法,按照你的解读,先天人才是‘真人’,而后天人因为类似‘真人’,反倒应该叫做‘假人’?或者是‘亚人’?那先天人岂不是很厉害?”赵风点点头,他完全以听故事的心情去看待白泽的言语。         “这也不好说谁更强,但无论是哪个时期,先天人都是极其稀罕的,毕竟从久远之前,先天人、后天人已经互通,彼此交错繁衍,越到后代,先天人血脉越不纯粹,只能说先天人的血脉仍旧以极小的比例存在于人类的血脉之中,或许偶尔会有纯粹的先天人通过两个身怀先天人血脉的后天人的结合而诞生,可即便如此,现在的大环境下,先天人的先天优势几近于无……既然都说到这里了,特别给你讲一讲我们天机神门世代信奉的神人白泽吧!”白泽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滔滔不绝地讲述着。         “相传上古初期之间,世间无人、万兽争霸,有一册《异兽谱》,记载着天下一切异兽,其中异兽谱末位,有一类‘兽人’,其外形半兽半人、种类繁多,兽人繁衍数十载,最终衍生出一名与先天人完全相同的后代,便是史上第一位后天人,即——神人白泽!”         “但可笑的是,神人白泽出生之时,世上尚未有先天人存在!”         “据说那神人白泽出生之时,有神灵显现,赐下天机,此后百年,因神人之功,兽人脱离异兽谱之列,但在上古时期,各类神裔纵横天地,神人称神,终归为人。”         “神人白泽,耗千年精力,开辟出一套专属于后天人的修炼体系,此后证小道,不落神裔之下,白泽之名,君临天下。”         “但兽人一脉,自神人白泽以来,再没有第二名后天人诞生,直至神人白泽经历大涅槃,即将证大道之余,窥见天际,得知后天人不受天地认可,遂放弃大道,以毕生修为,冲破后天人所受桎梏,才有了后世的人类。”         “在神人白泽弃道之际,神裔·女娲造人,先天人横空出世,兽人一脉也在挣脱桎梏后,衍生出第二名后天人,相传此人前身有八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其名——蚩尤!”         “而神人白泽早年得神灵所赐天机,也在其涅槃弃道之后,自衍神性,化作一先天灵兽,此兽通体雪白,长有一角,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亦称“白泽”。”         “白泽本是神性为主的先天灵兽,但后来奉神裔天命,舍弃天机,得授神权,虽更进一步,成为神兽,却也只是后天神兽,最终耗尽阳寿而亡。”         “而白泽天机几经辗转,被我天机神门所得,历代传承,直到我这一代。”白泽言罢,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赵风不由得鼓掌,感叹道:“我感觉自己好像刚刚听了一卷盗版的神话传说,还挺带感,话说,你入戏太深了,最终还是引出了你的‘天机神门’,按照你的说法,你岂不就是先天人?”         “没错,我的确是先天人,因为我的确继承了白泽天机。”白泽煞有其事地回应道。         “那你就不是普通人了啊,你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例如,飞天遁地?”赵风虽是这样问,但已经有九成认定白泽在编故事,毕竟,如果真有先天人,而白泽恰巧就是先天人,又岂会这么轻易告诉一个刚认识的人?         “倒也没有那么夸张,但我的确是有特殊能力的,我继承了白泽天机历来都有的预知能力,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占卜之术,但也仅此而已,除此之外,我和寻常人再没有任何差别,我也说过了,现在这个大环境已经对先天人没有优势,就像神人白泽弃道之前,大道对后天人的桎梏,而今,先天人也在某个历史环节中受到桎梏了。”白泽摇摇头,显然对于自己先天人的身份并没有丝毫优越感。         赵风沉默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相信白泽所说的话,可白泽的表情、语气让他说的一切都太像是真的了,再加上他本身已经是散修,对这些神话秘辛的接受程度,肯定比一般人更强。         “既然你这么坚持说自己是先天人,又有占卜预知的能力,那你就占卜一下我吧。”赵风暗中一咬牙,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白泽扫了一眼赵风,那一瞬间,赵风好似看到了第一次和白泽会面时的场景……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