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七章:妖刃由来

第七章:妖刃由来

时间回溯至一个半月前的某天夜里,十余名散修怀着相同的目的汇入南山市。         “从修真圈流出一个消息,说是近一个月内,将有一件宝贝从北真运往南冥!”         “相隔数十载,修真圈再起大动静,这是天下散修的大机缘,错过此番,一生之憾!”         “北真、南冥两地留有十七公里的圈外地带,不属修真地境,是最佳的下手时机!”         “若得手,那两方定会以为我等携宝逃遁,我等反其道而行之,依旧沿路将宝物送入南山市,南冥修真圈做梦也不会想到失落的宝物就在他们的地境之内!”         起事之日,一辆173集团的集装箱车被二十名身着夜行衣的散修拦下,司机被打晕,当集装箱被打开之时,内中只有十块一米边长的正方体冰块,二十人商量之下,兵分十路,每两人一组,各运一块冰,在高峰市集合,再一同将十块冰运往南山……         散修,只会因利益而联手。         十块冰,还未入高峰市,便已经被替换三次……         王龙、杨虎是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弟,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兄弟两人得一散修传授,苦修腿法、拳法十余年,其恩师在一次散修合作中殒命,这对兄弟开始以“阿龙”、“阿虎”之名,闯荡散修圈。         七年以来,龙虎兄弟之名也渐渐被散修圈所熟知,而这一次参与堵截修真圈宝物的行动,是龙虎兄弟入散修以来,经历最大规模的散修合作。         为了防止私吞的情况发生,阿龙阿虎被分配到两个小组,兄弟二人早有默契,都趁着散修同伴不注意的时候,将冰块掉包,然后又卖了个破绽给散修同伴,让同伴进行二次掉包。         行动结束后,阿龙阿虎在高峰市会合。         “阿虎,这冰与寻常冰块并无不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又或者,是需要十块冰聚集到一起才能成?”阿龙看着摆放在面前的两块冰,不解地问道,他虽比较年长,但平日里的脑筋却不如阿虎。         “不,那十块冰之中,应该只有一块藏着真正的宝物,另外九块只是障眼法,你我兄弟二人有五分之一的概率得到真正的宝物!”阿虎言罢,运猛虎拳,击碎两块冰,当场冰屑飞洒,却也只是如此而已。         “什么都没有?这……”阿龙呆住了。         “看来我们的运气不好,真正的宝贝在另外八块冰里,不过没关系!我们毕竟与他们有合作关系,虽然不能独占,但到时候能分一杯羹也是不亏!”阿虎鼓舞道,随后兄弟两人为了不引起其他散修的注意,当即分开。         阿虎在离开之后,悄悄地进了一处屠宰场的冷藏室,并从角落堆叠的箱子下搬出了一块冰——这才是他掉包来的正品!         砰!         一拳落下,冰屑翻飞,空无一物。         “该死!!难道我杨虎真的没有那个命吗?五分之一的概率都无法得手!”阿虎暴怒,五分之一的概率在他看来已经很高了,为了确保阿龙那边的冰块不出问题,他率先拿顶替的冰块去回合,确保阿龙那边的冰块没有宝午后,阿虎几乎确定自己这边的冰块必定藏着宝贝。         但现实却狠狠地抽了阿虎的脸。         “阿虎!”         就在此时,阿虎身后传来一道夹带怒意的叫喊声,一回身,正是阿龙。         “阿龙,你怎么跟来了……”阿虎愣住了,刚刚因为即将得到宝贝,让他异常亢奋,一时之间,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被跟踪了。         “哼!我若不来,怎么会知道我的亲弟弟竟然企图私吞宝物?我在看到你带来的冰块的第一眼,就察觉到冰块的融化程度明显慢了,我们是在打开集装箱的时候才知道里面是冰块,故而无法事先准备冷藏室,从南山与散修会合后,再赶回高峰将近两个小时,我以棉被保存冰块,尚且损耗了六分之一的冰,而你的冰块却好似刚刚从冰库取出!可能藏有修真宝物的冰块,以你谨慎的性格,绝不可能临时将冰块藏到不熟悉的冰库中,若我猜测不错,你应该是先将冰块藏在居所,然后联系屠宰场买断冷藏室,等离开南山后,再将冰块运到此地,最后带着事先准备好的冰块与我会合……阿虎,你当真是好算计!”阿龙怒不可遏,被亲兄弟背叛,何等悲哀?         阿虎皱了皱眉,随即笑了。         “没错,正如你所言,我的确想私吞宝物,但我再怎么算计,也不如你啊,阿龙!”         “你若一开始便看出那冰块有问题,又岂会甘心共享你手中的冰块?只怕,那冰块也已经被你换过了吧?”阿虎冷笑道,心底杀意暗涌。         “哼!你以为我是你吗?我王龙做事顶天立地,岂会行此宵小之举?你自己心生歹念,还要含血喷人!罢了!你我兄弟情谊,今日了断!”阿龙扯下挂在脖子上的龙形挂饰,怒摔于地,随后转身便要离开。         “想走?做梦!”阿虎冷哼一声,猛虎拳呼啸而出,阿龙有备而来,回身抬脚,神龙腿纵扫而下,以脚跟压住阿虎的拳势,陷入僵持之局。         “你想杀我?我是你亲哥!!”阿龙怒斥道。         “亲哥?呵呵,我承认自己这一次因为宝物而起了歹念,但你呢?平日里装作憨厚直爽,暗地里却藏了百般心思,怕是专门做给我看的吧?若是早知你心思如此缜密,我便不会这般轻易上套!交出你藏起来的冰块,否则,我定杀你!”阿虎一身杀意盎然,毫不掩藏。         龙虎相斗,割袍断义,近黎明时分,阿龙负伤逃遁,几经辗转,回到居所,半刻不敢停留,抬着用棉被包裹着的冰块正欲离开,刚从后门走出,便看到一脸杀气的阿虎正在赶来,正巧后门挺着上善海鲜用来运输海鲜、冰块的冷藏货车。         阿龙一咬牙,将融化了五分之一的冰块藏入货车厢里,并从中换出一块完整的冰,他知道这些冰块是要送入附近上善海鲜酒楼的,只要事后去回收便可。         阿龙抱着冰块从正门离开,并引起了阿虎的注意,兄弟两人展开新一轮的追逐战……         五分钟后,冷藏货车的司机老张吃完早餐,将冰块送到上善海鲜酒楼,正巧另外一辆专门运输海鲜的冷藏货车也停在酒楼后门。         “张叔!今天好早啊,吃了没?”酒楼后厨的职员小王笑嘻嘻地上前问好,其实他并非热情之人,只是前不久意外得知老张有一个颇具姿色的女儿,这才改了态度。         “吃了吃了,正好你来了,把冰卸了,我还要赶下一趟呢。”老张说着将车厢打开,一眼就看到了边角处一块“营养不良”的冰。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块冰化了这么多?”小王看老张神色有异,便凑上去看了看。         “我也不知道啊,应该……没关系吧?”老张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好说啊,我们新来的主厨脾气可不太好,上任半个月,业绩一直不如上一个主厨,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引来一顿骂……”小王摇了摇头道,虽说他有故意夸大的嫌疑,但新主厨的确喜欢挑刺。         “这……这要怎么办?要不,我赔点钱?”老张有点慌了,他宁愿赔钱了事,也不希望因为这种事情得罪主厨,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工作都丢了。         “嘿嘿,没事没事!你看那边!”小王嘿嘿一笑,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旁边的另外一辆冷藏车。         “那是要运往南山冷冻仓库的车,里面可有不少现成的冰块,我们来一招狸猫换太子,岂不妙哉?”小王将老张拉到一边,表现出要替他解决难题的样子。         “这样不太好吧……”老张心头一动,故作犹豫。         “没事没事!就算有事,也是南山那边的事情,再说了,那边是仓库,到时候去仓库取冰的人看到这块冰不合格,肯定不会搬上车,最后结果就是这块冰一直囤积在仓库里,不会有人发现的!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张叔!来搭把手,趁着司机借厕所还没回来!”小王撸起袖口便开始行动。         半个小时后,借厕所的司机不明不白地开车上路了……         ……         这一夜,阿龙阿虎的惨剧发生了不止一起。         而远在东北的173集团总部,集团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内,一名身着灰黑条纹西装的男青年站在办公桌前,一脸恭敬地朝着镜头弯腰。         “回禀北主,车辆已经被劫,宝物如期被抢。”男青年回报道。         “嗯,这件事情做得不错。”         视频那一边只传出这样一声称赞便断开了连接,一直到视频断开十分钟之厚,男青年才直起腰来,俊俏而刚毅的脸上满是自信和傲慢,与方才低声下气的模样判若两人。         “少爷,我不懂,为什么北真修真圈要这样大费周章,只为让一件修真宝物流入散修手中?”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上前关掉办公室内的所有电子设备,随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那口玄冰妖刃需以无数修者鲜血浇筑才能发挥真正威能,北真的这一做法是为了借散修之血来养妖刃,但如果直接将妖刃送给散修,又会引起质疑……呵呵,那群乌合之众也不想想,若非修真圈刻意为之,以他们那点修为,真以为能从正统修者手中夺得宝物吗?”男青年嘲讽道。         “可是,散修分布杂乱,一旦妖刃流入散修,事后修真圈真的能将之回收吗?”老者怀有疑虑。         “郭老,修真圈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妖刃一旦功成,定会引起天地异象,届时,正统修者倾巢而出,那是八大修真圈的战场……散修?连炮灰都算不上!”男青年坐回办公椅,脸上满是对正统修真的憧憬。         “老奴还有一事不解,少爷为何要在集装箱中多放九块冰?反正目的是为了被抢,应该没有必要多放冰来掩人耳目吧?”老者提出了最后的疑问。         “掩人耳目?呵呵……那一块冰造价不过两百,一千八百块钱却能创造出十倍的乐趣,岂不美哉?现在这个时间,差不多也到了那群小丑们表演的时间了……只可惜,没办法亲眼看到他们相互厮杀的场面,可惜啊!”男青年眼底闪过一丝病态的疯狂和兴奋。         而在此时,173集团大厦内,一名新来的女员工正在主管的带领下熟悉业务,那名女员工的胸卡上记着一个名字——齐仙儿。(注:亓、齐同音)         ……         时间回到赵风担任冰库管理员的第一晚。         上午五点二十七分,赵风从昏迷中转醒,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的环境,良久才冒出来一句:“我……没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