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五章:入职奇闻

第五章:入职奇闻

对于即将发生的危机,赵风浑然未觉。         忽而,赵风只感浑身汗毛竖立,莫名起了鸡皮疙瘩,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下蹲,整个人四肢撑地、重心下沉,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四肢发力蹬地,使得自身朝着路旁快速跳开!         赵风的身体跳起还未落地,视野中便已经看到:从身后而来的货车,碾过他刚刚站着的地面,以平稳而的速度冲进右前方的小道,最终撞在墙壁上……         直至警铃声响起,赵风才回过神来,一脸呆滞地看着救援人员从车祸现场救出一名三十岁出头的青年,万幸是那小道以及墙壁后方并没有路人,这起因疲劳驾驶导致的车祸最终以司机重伤收场。         “刚才……发生了什么?”赵风一边往车站走,一边在心里自问,事实上,即便是离开车祸现场十多分钟了,他的心跳仍有些快。         显然,刚才的车祸发生前,赵风本该是唯一的受害者,但在悲剧发生的前一瞬,他的身体自动运用野兽身法避开了危机,而且是在他本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         赵风不相信自己只是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将猛兽身法转为肌肉记忆了,即便说真的是自己天赋爆棚,一晚就将之融会贯通,那在自身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的情况下,肌肉如何凌驾在意识之上,自行反应?         思索无果,赵风只能暂时将这种自动避险的行为称作——猛兽本能。         以猛兽身法为基础,对迫近的危机做出的本能行为,这是赵风唯一能做出的解释。         当天中午,赵风在中介所找到了一份在上善海鲜公司名下十八号冷冻仓库的管理员职务,月薪两千七,因为公司方面的要求,只招夜班的管理员,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         其实相同的工作岗位还有两个可供挑选,但上善海鲜给的工资更高,各种手续也齐全,在合同中明确表示这个职位的入职人员会直接录入总公司上善集团的正式人员名单,享受总公司所有的福利条款,而且中介方似乎也极力地想要将这个职位推出去,甚至提出“职务补偿”的额外条款:若赵风接受中介所提供的职位(仅限上善海鲜十八号仓库管理员职务),就职时间每累计半年,由中介所额外补偿一个月的工资份额(数额为赵风六个月工资的月平均额),若就职时间不满半年,则中介费用不予退还,该条款生效时限为十年。         从这一系列的福利条款中,赵风大概能猜测到:这职位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但他仍旧是接下了,毕竟,在他的想象中,一个冷冻库管理员再怎么复杂也不至于到令人惧怕的程度。         当天下午两点,赵风回学校,和班主任·刘芳确定了复读的事宜,缴纳八百块复读学费,而在刘芳的印象中,赵风是个内向寡言的学生,如果将其放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可能又要浪费一些不必要的时间去适应,为了确保赵风能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学习上,她向校方争取,最终将之分配到自己的班级。         “赵风,你要对自己有自信,毕竟已经亲身经历过一次高考,对高考,你比其他同学有更多的了解,用这一年的时间,把你的知识框架重新巩固加强,争取上一本!加油!”刘芳离开前学校,仍不忘鼓励赵风。         南山一中作为省重点高中,截止今年仍有96%的一本率,像赵风这种连二本线都够不着的学生的确算得上异类。         校方也无法理解,毕竟一中当年录取分数线也有548,赵风虽说是踩着线进入一中,但说明他其实也是有实力的,结果在校三年,却连二本都上不去,又有谁能预料到?         “如果刘老师知道我其实已经上了六年高中,经历了两次高考,是不是还有这样的自信?”赵风站在一中北大门,望着刘芳远去的背影,内心不禁自嘲苦笑道。         这一次复读,赵风对一本的期待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他只求能考上二本,算是给刘芳一个交代。         下午三点四十七分,赵风按照和上善海鲜公司约定好的时间,提前来到工作地点,与公司人员进行交接。         “我们十八号冷冻库的工作并不繁琐,尤其是夜班,在管理室内偷偷懒也没关系,只要确保公司方面联系仓库的时候能及时接应就好,早上交班,出了门口就是长安南街,正好可以买到早餐,管理室里有电脑、网络、空调,电脑锁定了监控画面,没办法自由使用……”一名三十五六岁模样的方脸眼镜男耐心地向赵风介绍管理员的职务职责,此人叫董超凡,是上善海鲜的人事部长。         赵风是有工作经验的,很快将工作流程牢记于心,并正式和上善集团签署了劳动合同,一切手续完备之后,赵风主动表示希望能提前到仓库帮忙  ,一方面熟悉工作环境,一方面和早班的交接人员互相认识一下。         十八号冷冻库的仓库大门外,一名面无表情的男青年正在跟运冰人员确认冰块数目,最后签单,完成了交付手续。         “白泽,这是赵风,新来的仓库夜班职员,十八号的仓库你最清楚,在他正式上岗前,就先跟着你做事吧。”董超凡简单交代之后,便匆匆离开,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         白泽上下打量了一眼赵风,并没有过多的交流,直接带头进了仓库管理室,随后又亲自指导赵风进行了一次交接的签单手续,两人一直忙到八点下班,而夜班是从九点开始,赵风主动提出要请白泽吃饭,两人便到附近的家常菜饭馆。         “白哥,今天多谢你了,我刚成年,还不懂喝酒,就以这杯可乐敬你。”赵风双手端起半满的可乐,真诚地表达谢意。         白泽举了举手中的罐装啤酒,很随意地与赵风碰了碰杯,两人仰首喝了一口。         “我不姓白,你可以直接叫我白泽,我不喜欢别人将这个名号拆开。”白泽纠正道,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抱歉抱歉!”赵风赶忙致歉,虽然白泽语气并没有改变,但以后者寡言的性格,若非十分在意这件事情,是不会刻意开口提醒的。         虽然赵风内心对“白泽”这一称号存有疑惑,却也不好意思直接追问。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性格,彼此也看出对方的性格特点,就在这种局势下安静地吃着饭,倒也不会感到尴尬。         “给你说一件事情吧,跟你的职位有关的……”白泽吃完之后,突然主动开口。         “其实,在你之前,这个月已经有三个人先后从这个岗位辞职了,且在上个月,冷冻库内曾经死过一个夜班管理员……这些事情,中介和人事部长应该都没跟你提起过吧。”白泽说着,脸上终于出现了第二种表情——戏谑笑意。         赵风听罢一愣,他之前就能猜到这个职位可能有什么猫腻,却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上个月十七号,事后通过监控,警方确定是死者进入冷冻库巡查时,因操作不当,导致库门锁死,一直到第二天接班的管理员打开库门后,才发现死去的夜班管理员,警方也以意外事故结案,我虽然是事后入职的,但从管理室的电脑中调出了一段本被删除的监控片段……我想你不会希望在饭后看到这段画面,我可以简单给你描述一下……时间是当天上午六点整,已经被冻僵的尸体蜷缩在冷冻库角落,却突然朝着左右两侧缓缓倒下……”白泽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赵风的表情,后者脸上的惧怕转入认真,最终变成思索状态。         “尸体被一分为二了,切口平整,没有任何血迹溢出,法医的判定结果是正常冰裂导致的,但无论是切口还是切面,都平整得……好似是被什么利刃切开的。”白泽言罢,便观察到赵风在一瞬间的惊恐后,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怎么?你不信?”白泽反问道。         赵风摇摇头,并没有接话,尽管他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例如:白泽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细节的?         赵风相信这个事件,相信那段监控画面的存在,也不怀疑白泽对那画面的描述,但关键是,如果白泽只是通过电脑上的监控画面,是无法作出“切口平整得好似被利刃切开”的描述的,这种描述就好似他在现场近距离目睹了一切。         当然,也有可能是白泽以主观的视角,在描述上过度添加了修饰词。         “你很有意思,如果你能在这个职位上继续做下去,我们或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这是我的手机号,我住在附近的福苑小区,如果你遇到什么难事,随时打给我。”白泽起身留下一张纸条,然后离开了。         赵风拿起纸条,望着那一串数字,喃喃自语道:“奇怪的人……”         晚上八点四十七分,长安南街的一个小巷路口外,赵风站在昏黄的路灯下,望着一片漆黑的小巷,尽头左拐角处透出一圈昏暗的灯光,那灯光不知为何,每隔四十几秒就会以微弱的幅度闪动一下。         这个时间段南街的路人很少,尤其是在学校放假期间,更显冷清。         若是在平常,赵风倒也不会觉得怎样,可在听过白泽说的事情后,他内心已有几分畏惧。         八点五十七分,赵风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迈出步伐,走进小巷,强忍着不要去回想白泽的描述。         管理室内,赵风在电脑上进行了打卡签到,并开始了自己第一天的工作,本来按照他的计划,是要在冷冻库内进行八荒武脉的修炼,可现在,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敢独自靠近冷冻室。         “唉……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等明天就把这个职位辞了,换一家吧。”赵风最后做出了决定,他不否认自己是个胆小的人,尽管他自己经历过重生,目睹过散修杀人,也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自己多年经历铸成的性格。         当晚十二点十七分,赵风倦了,他贴靠在座位上,准备浅睡片刻,也许是时间冲淡了心中的恐惧,他很快就进入了梦境……         梦中,赵风以第一视角站在一扇木门之外,随着木门开启,一名老妪步出,第一视角的主人上前一步,弯腰作揖,并道:“晚辈请见孤姥!”         老妪扫了一眼来者腰间竹筒,虽面容苍老,双眼却未浑浊,遂问道:“何人?”         “晚辈,王积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