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四章:神秘竹筒

第四章:神秘竹筒

“象棋?”赵风一愣,随口反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用沾了油渍的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蒙尘的塑料桌面,然后一边画圈一边回应道:“方寸棋盘黑白子,圈地围城定乾坤。”         “围棋?小学的时候,学校教过一两节课,但从来没正式下过,有时候会下下五子棋。”赵风如实应答道。         老者听罢沉默了片刻,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无奈、自嘲,摇头苦笑道:“缘分已至,岂有强求之理……少年仔,你可听过王积薪之名?”         陌生的名字,赵风稍加回忆,最终确定自己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只能摇摇头。         “呵呵,那是一位唐玄宗时的棋手,而这竹筒便是那位棋手平日里随身携带的棋筒,虽说是如此,但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件保存得不错的古物,其来历也是此物历任持有者口口相传,其中虚实早已无从追究,价值有限,却也是石某人身上唯一有价值之物。”         “少年仔,你别急着拒绝,石某人虽落魄,却也有自尊,此物报恩,两不相欠!”老者神情坚定,硬是将竹筒塞到赵风手中。         “好重……这竹筒里有东西?”赵风心中暗惊,这竹筒一入手,分量不轻。         “好了好了!少年仔,我看你也有事要忙,去吧!石某人今天便要离开南山,另寻他处转运,若有缘,再见!”老者大气地摆摆手。         赵风张张嘴,但看老者坚决的神情,最终是没再说什么,带着那竹筒离开了……         赵风离开之后五分钟,老者突然间起身,将手中的矿泉水、鸡腿猛摔在地上,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解脱了!!老子自由了!!去尼玛的围棋!想弄我石中龙?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哈哈哈哈哈哈!!”         石中龙,外貌看似六七旬的老者,实则只有二十九岁,其九岁时便发现自己拥有操控风的异能,十岁时被某个组织发现,在与石中龙父母谈妥后,将之带离俗世。         之后几年,高峰市·石家发迹致富,名震一方。         五年前,石中龙学成出山,回归故里。         石家声势显赫,石中龙也顺理成章过上了富二代的生活,再加上他身怀异能,行事作风更是狂傲不羁,很快就在高峰市混出个“龙少”的名号,算得上臭名昭彰、恶名远扬。         然而,石中龙的好日子也只维持了一年。         事情的契机便是那个转赠给赵风的竹筒,竹筒的上一任持有者因家世衰败,为了生计,不得不将竹筒拿出来售卖,最终被石中龙以极小的代价收走。         石中龙对那棋筒爱不释手,他从中能感应到一股不俗的岁月气息,由此判定此物绝非凡俗。         就在石中龙成为棋筒之主的第二天,石家谈砸了一单大生意。         之后,每星期一个小意外、每个月一个大意外。         一年之后,位列东南省百家富豪前十的高峰石家已经呈现出衰颓之势。         起初,石家还以为是有势力在暗中针对,但经过专业人士对家族一年以来的损失评估,得出一个简单却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石家,只是单纯地倒霉罢了。         石家产业下的矿山因山体滑坡而发生重大事故,名下多处楼盘的工期因自然天气的影响而屡屡推延,直接影响影响家族资金回收链,股市上,基本上石家有买进记录的,全都跌到谷底!         石家为了确保资金链不至于断了,开始小规模地变卖家族产业,但接受其产业的买家也陷入霉运的漩涡……         两年的时间,飞速崛起的石家,彻底在高峰失去立足之地,家族的一小波精英带着最后一笔资金,逃往海外,谋求发展。         而石中龙却在家族持续衰颓的期间,不知疲倦地往返于高峰各大围棋室,倒不是说他本人对围棋有多强烈的热爱,事实上,他对围棋只有一知半解,但每一天睁开双眼,便会有种莫名的冲动,让他自觉地寻找下棋的地方,不断与各路民间围棋手对弈,且每一次都能以神乎其技的棋力挫败对手,甚至逼得好几个有望冲击职业的棋手丧失下棋的自信……         等石中龙回过神来时,石家已然万劫不复,他也终于意识到:石家的衰败,正是从他获得棋筒开始的。         石中龙几次尝试扔掉棋筒,但每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时,棋筒必然出现在他床头,且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将之摧毁。         在之后,石中龙开始会梦到一些有关棋筒来历的记忆片段,而随着他对棋筒的了解不断加深,不止霉运不断,甚至连容貌都开始衰老,最终落魄成街头老乞丐。         而最近,石中龙从梦境中得知了摆脱棋筒的方法,就是要以“正当的理由”转赠给其他人,只要对方接受,棋筒就会认定对方为新主。         石中龙几次设局想要将棋筒赠与无辜路人,但或许是因为动机太过“明显”,结果要么是被警惕的路人拒绝,要么就是送出去之后,第二天又回到他身边。         而这一次转赠给赵风,石中龙在第一时间明显感觉到了:自己与棋筒的微妙联系断开了!         石中龙可不管棋筒会给赵风带去怎样的霉运,就算知道赵风会因此失去生命,他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怜悯,而已经失去的一切,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实力,将之一一夺回。         “高峰,我龙少又回来了!”         ……         意外得了棋筒的赵风,浑然不知自己霉运将至,这一夜的狂奔已经让他感到疲惫,现在急需找一个地方好好睡一觉,考虑到自己对着附近的店面并不熟悉,又为了能省点钱,赵风最后是进了路边的一家千禧网吧,花十二块包了个六小时的单人包间。         包间的价格每小时比普通位置贵五毛钱,但赵风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睡觉,如果在普通位置上睡觉,身上的财物很容易被扒手顺走。         开机后,赵风先查了有关“王积薪”的资料,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位唐朝的围棋名家,在得知王积薪竟是唐玄宗时期负责陪皇帝下棋对弈的棋待诏之后,他开始怀疑手中棋筒的真假。         “如果真的是王积薪随身携带的棋筒,那这可就是古董了,怎么可能这么莫名其妙就落到我手中?不过……”赵风内心是不信的,他之前尝试想摘下棋筒上的布盖,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扯下那块布,甚至连尖石都无法将之划开,单就这一点,此棋筒便不简单。         “即便这不是古董,我也绝对没亏,还是先睡一觉,之后再找机会鉴别其真假吧……”赵风随手将棋筒放在电脑桌上,然后将双腿蜷缩到电竞椅上,身体向后微微一靠,便闭眼睡下,即便是在包间里,仍然无法阻挡网吧内的嘈杂,但赵风实在是太困了,很快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熟睡……         梦中,赵风的意识飘入一处幻境,他窥见一片异常茂盛的竹林,常人置身这片竹林之中,渺小得宛如山海中的蝼蚁。         却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在竹林深处,不停地挥舞着斧头,斧刃砍在竹节上,发出清澈的咄咄声响,那声音节奏很平稳,与风过竹林时造成的簌簌声完美结合,谱出一曲天籁,以此为介,那道身影似乎也融入了这片竹海,真正地与自然合二为一。         良久,那身影放下斧头,盘坐在铺满竹叶的地上,从腰上取下一只用黑布红绳盖住的竹筒,猛地一拉红绳,拽下黑布,竹筒内是清澈见底的液体。         此时,一股浓厚的酒香在竹林中弥漫开来,那酒香甚至影响了赵风的意识,让平时滴酒不沾的他都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赵风不喜欢喝酒,单纯是抗拒喝醉之后可能会出现的失控,尽管他从未失控过。         那酒香浓厚而不刺鼻,混着一股山泉的清爽气感,给人一种宛如置身万丈飞瀑之底,仰望自然壮观之体感,自觉渺小,感叹玄奇。         纵知梦中梦,如置景中景。         那身影仰首鲸吞一刻钟有余,期间酒香不断,很难想像在那小小的竹筒中会蕴藏那么大量的美酒,也在他放下竹筒的同时,梦境变幻,重重迷雾之中,隐约可见一道飘渺倩影,指掀黑白、落定天元……         嗡嗡嗡!!         被山寨机的强力震动惊醒,赵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发现是高三班主任刘芳的来电,且此时时间已经是上午七点二十七分,原本人满为患的网吧显得冷清了许多,有两三个清理工正在过道打扫。         赵风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听筒便传来一道温和婉转的声音:“喂,赵风啊!我是刘老师,吃饭了吗?”         “老师好,我刚起来,正准备去吃早餐。”赵风应答道,然后起身关掉电脑主机,随手拿起桌上的竹筒,往网吧门口走去。         “哦哦,这样啊……那个,其实我是想跟你聊一下复读的事情,虽然咱们这次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但老师还是希望你不要放弃希望,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等你吃完再打给你,或者你来学校,我们当面聊?”刘芳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自己的一些不经意的字眼会刺激到赵风。         赵风沉默了,其实他考虑过复读,但他在学习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自信,担心复读只是让自己又浪费一年的时光,再者,他现在对修炼《八荒武脉》这件事情更加上心。         如果没有刘芳的这通电话,赵风是断然不会选择复读的。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赵风没办法无视一个为自己着想的人的建议——仍有人没放弃他。         在片刻的沉默后,赵风回应道:“刘老师,我会复读的……”         就在此时,从赵风身后的十字路口,驶来一辆货车,货车司机因为疲劳驾驶而犯困眯眼,一时失了神,方向盘未能及时回转,导致车头径直冲向赵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