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三章:猛兽身法

第三章:猛兽身法

那身影在路灯下忽明忽暗,好似糜烂的醉汉,步履漂浮、左右摆动,但赵风隐隐注意到了异常:那“醉汉”的双眼闪着诡异的血光,显然不是普通人。         然而,还没等赵风确认自己刚刚看到的血光是不是错觉,那醉汉便拐进另一条小道。         “怎么看着那么像丧尸?”赵风心头略有几分不安,自从知道修真者的存在后,对于很多无法理解的奇怪现象,都有了更大胆的新理解。         虽然觉得那醉汉不对劲,但赵风也没有鲁莽地跟上去,毕竟现在的他还未只是一个普通人,遇到的一些奇怪事件,也唯有视若无睹,以自身安全为第一考量。         思绪回到八荒武脉的修炼上,赵风的思维受制于皮肤发力的难题上,事实上,除了主动发力之外,也有被动发力的修行之法,就是让肉身在极寒、极热的环境中交替,皮肤会为了应对两种极端的环境而被动发力,只不过,这种被动发力的强度很细微,修炼效果较弱。         “我毕竟是凡俗之躯,且不说没有条件,即便真有条件在极寒极热的环境中交替修炼,怕是身体也撑不了多久,最多只能在单一环境中修炼,被动发力本就效果甚微,我再把修炼方法这么一阉割,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练成第一脉。”         赵风的修炼选择其实过于保守了,发力型修炼的优点可以由修者掌握自主权发力强度,以最大限度保护自身,但整体的修炼强度就显得温和了许多,可武修之法,已非凡俗,又岂能单纯以保障自身安全为前提?         而受力型修炼法其实并没有赵风所想的那么困难,其中最简单的一种方法就是将身体沉浸在泳池里,感受水的全面压迫受力,但他显然一时无法领会。         吃完后,赵风看时间已经过十二点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更好的修炼之法,便在马路边上慢跑起来,脑海中则回想着八个独特动作的皮脉修炼之法。         根据竹简上对这八个动作的描述,每两个动作凑成一组,完成其中一组动作,算作一次“皮息”,可将之形容为一次皮表的呼吸。         四组为一轮,每完成一轮皮息,可领会一次“脉感”,便是对“皮脉”的感悟。         第一脉便是在一次次的脉感中逐步被掌握,而这四组动作必须是皮表处于发力或受力状态下才会引动脉感。         “这四组八个动作,成组的两个动作间毫无连贯性,反倒是能够从每一组中摘出一个动作,四个不成组的动作形成连贯,分别是上身和下肢的连贯摆动……”赵风开始在脑海中模拟连贯动作。         四组动作其实也不难,只能说有些别扭,分别是左手右脚、右手左脚、左手左脚、右手右脚的组合动作,且都是前伸摆动,但幅度和方向略有不同,而最难控制的却不是四肢,而是肩胛骨,在竹简上又被称作“翼骨”。         这一轮动作没有固定的顺序,但必须是左右手的摆动交替,而动作的交替要以肩胛骨进行联动,却又不能直接接触,需留“一缝生机”,但对于一缝的具体长宽并没有更详细的描绘。         赵风在之前已经做过两三轮,但都没有出现所谓的“脉感”,甚至没有达到皮息的标准。         “之前是因为没有发力、受力,我现在已经慢跑了将近一千米,身体已经开始热起来……虽说四组动作并不连贯,但只要动作够快,在体温平衡下来之前,多做几组,用数量堆出质量!只要成功一次,后面的就简单了!”         赵风四处张望,确定马路两边都没有人之后,便四肢着地,双手弯曲、上身下沉,胸口几乎贴在地面上,他并没有注意到:在马路对面的住宅区三楼的某间阳台上,有一个身着一中校服的女生正拿着手机在拍摄街景,而此时,手机的镜头已然锁定赵风……         随着赵风以诡异的爬行动作消失在马路尽头,女学生结束了录制,她右手环抱在胸前,左手手肘撑在右手手背上,单手操控着手机屏幕,播放了刚刚录下来的画面,并以食指、大拇指分开划动,将视频放大,大拇指快速点击,暂停了视频,画面清楚地停留在了赵风的侧脸上。         “有意思……呵呵……”女学生饶有意味地轻笑道,然后食指按下锁屏键,黑下来的屏幕上映出一张七分飒气、三分痞气的靓丽瓜子脸,将近一米八的高挑个头在同龄女生中也是少见,那一头用红绳束起的中马尾夹杂着几缕红色假发条,身上虽然穿着校服,但也有明显的修整。         青春、叛逆,在这个女学生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其眉宇间透着的一丝霸道,完美点出了她身为小太妹的“职业性格特征”!         另一边,赵风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拍下,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但事实上,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领会到皮息、脉感,只是按照自己对那四组八个动作的组合、理解,加诸实践,最终逐步熟练,而速度越来越快,却丝毫感觉不到疲倦。         左手、右脚撑地弯曲,随着左手发力,背后肩胛骨极限靠近,留下四五厘米左右的空隙,这一过程中,胸膛距离地面不足两厘米,而后右手、左脚前伸蹬地,上身稍微上抬,但很快又随着肩胛骨的联动下沉,这时候,赵风的身体会有一次斜向上的发力,又因为动作的独特,使得前一次发力的一成余力叠加到下一次发力动作。         如此反复,赵风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力量一次次叠加,上抬时的力量开始让他的身体离地跃起,让原本就显得诡异的动作变得更加无从揣测,乍看之下,有点像猎豹的奔跑动作,但整体的流畅度尚未达到猎豹的标准。         “我现在的速度不在国家级短跑运动员之下,而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不是我的体或天赋,纯粹就是那八个动作的功劳……”赵风不相信这是巧合,他认定这种犹如猛兽的跑步姿势本身就是《八荒武脉》第一脉的潜藏身法。         竹简上并没有提及,赵风便将此身法命名为“猛兽身法”。         过了大概有一两个小时,赵风又有了饥饿感,这才停下猛兽身法,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汗流浃背,之前的动作大开大合,身上早已经附着了好几层汗渍,此时倍感不适,甚至能闻到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汗臭。         “得找个地方洗个澡……”赵风荒谷四周,这里的环境虽说不熟悉,但也算不上陌生,都是江流县的村子,距离赵风老家的上河村也就两公里的路程,名为石流村,因村里大多都是大大小小的琉璃加工厂,所以也被称作“琉璃村”。         赵风正准备辗转回城,等白天找个看守冰库的活儿,再找机会试验低温环境下是否有机会领悟皮息、脉感。         就在此时,石流村路口处,一名五六十岁模样的农村老者披头散发地在路边徘徊,他神情落寞,一身邋遢的棕色体恤,浑身散发着垃圾桶才有的恶臭,几乎与路边乞丐差不多。         赵风看到那老者了,但也没有多留意,直接往马路对面走去,就在与老者擦肩而过的时候,那老者突然发出一声“哎呦”,随即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碰瓷?”赵风停下脚步,脑海中闪出这样一个词,但看地上的老者也没有主动来索赔,反倒是一直躺在那里,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赵风很快注意到不远处有监控,便放下最后的戒心,上前查看老者的情况。         “老人家,你没事吧?”赵风蹲下,将老人扶起,使之坐立在路边,那老者嗯哼一声,随后眉宇骤成“川”字,显得很是痛苦。         “水……”老者用沙哑的声音喃喃着。         赵风只得将老者扶到一旁村口的二十四小时超市门前坐下,然后到超市买了两瓶水和三根速食袋装鸡腿,总花费十三元。         老者接过赵风手中的便利袋,拿起一瓶矿泉水猛灌大半,然后吐了一口浊气,慢条斯理地吃着鸡翅,目光则落在了一旁的赵风身上,似乎在打量什么,却又没有开口说话。         “老人家,你吃完就快点回家吧,我先走了。”赵风从那老者的眼中嗅到一丝算计的味道,虽然并不明显,但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当即准备离开。         “少年仔,你等一下,石某人落魄数月,你是唯一愿意伸出援手的人,这吃喝之物,于你而言或许不值一提,却救了我一条残命,此恩无以为报,也不得不报!石某人自知转运看命,不敢多予承诺,只有身上这一物件算得上有点价值,便将之转赠与你,以作报恩!”老者说着,从怀中掏出一节完整的五寸竹筒,通体翠绿,底部附了一层好似青色玉石的光滑表皮,而顶部则是被一块黑布、一条红绳遮盖捆住,红绳另一端绑在竹筒末端的竹节上,形成一个绳把。         赵风没有去接那竹筒,他看不出此物端倪,只是从老者口中所言,落魄至此,仍将之贴身收藏,料想此物对老者而言应该有不菲的意义,便想婉拒。         “少年仔,你先不忙拒绝,且听石某人跟你说道说道这竹筒的来历……你,懂棋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