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二章:拾得秘籍

第二章:拾得秘籍

深紫色的火焰悄无声息地蚕食着唐天龙的皮、肉、血、骨,半个小时后,火焰开始有消退的迹象,树丛里的赵风一动不动,他甚至能感受到有虫子钻进衣服里,并开始撕咬皮表。         火光消散,死寂的土路上没有留下丝毫尸骸灰烬,不一会儿,周遭虫鸣恢复往常的兴盛,一切都与普通乡间小路毫无差别,可即便如此,赵风仍不敢从树丛里走出来,甚至不敢有多余的动作,任由更多的虫子在身上撕咬,闷热无风的环境让他大汗淋漓。         赵风在树丛里趴了一整晚,一直到晨曦破晓,一辆摩托从土路快速驶过,赵风才彻底放下心来,他从树丛里站起身来,第一时间将外套脱下来。         暴露在晨曦下的上身,布满了狰狞的红色虫咬印,甚至有两只蟋蟀在其腹部被汗水闷死,身上的痛感、瘙痒在此时全部爆发,再加上大量水分随着汗液排出,赵风已经明显感觉到口干舌燥,和低血糖导致的轻微眩晕感。         “我得离开这里!只有离开这里,才算是真正安全了!”赵风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准备从昨晚来时的方向离开,余光却在唐天龙被焚尽的位置瞥见一卷枯黄的竹简。         “那紫火焚烧尸身,甚至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却唯独没能烧毁这卷竹简……这肯定不是凡物……”赵风未曾细想,恍惚之际,将地上的竹简拾起,揣入外套中,而后摇摇晃晃地沿土路离开……         ……         当天中午,赵风刚回到家,倒头便睡下。         直到次日中午,才被一阵强烈的饥饿感唤醒。         卧室里,赵风坐在桌前等待五分钟泡面时间,与此同时,面前就摆放着那卷枯黄竹简,由四十根竹片构成,也许是因为经历了漫长岁月,竹简本身已经无法通过触摸来区分其材质,那被盘得光滑的竹片在细看之下,反倒有点像是缩小之后的骨头。         竹片上没有任何文字,若不是昨晚亲眼看到唐天龙被杀的全过程,赵风也不会这么重视这卷好似工业品的竹简。         “原来真的有修真者存在,而这卷竹简,或许就是我踏入修真世界的契机……”赵风神情凝重地盯着身前这卷摊开的竹简,内心不由得有些激动,可随后又满是无奈、不安。         无奈的是赵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运用这卷“无字天书”。         不安的是那名叫做亓仙儿的女修真已经道出修真界的残酷,尤其是散修的处境。         “即便我真的通过这卷竹简成为了修真者,也是毫无背景的散修,一旦被其他散修发现,我的下场岂不是……”赵风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唐天龙被斩去双臂,最终被焚毁的一幕,当即打了个冷颤,此时的他开始后悔自己捡回这竹简。         赵风开始思索若没了这竹简,自己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         赵风的出身是孤儿院,九年前被一对夫妇收养,却在第二年,这对夫妇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赵风被冷落至今,虽然还住在那对夫妇家中,但平日里也都是将两人唤作叔叔阿姨,这对夫妇只支付了赵风小学、初中的学费,高中三年的学费、生活全部是赵风寒暑假、周末在外打零工攒到的。         赵风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赵诚信一家四口搬到了L省生活,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所以平常家中只有赵风一人,  而他名义上的爷爷奶奶则住在隔壁的叔叔家。         “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本就身无一物、烂命一条,早就什么能够失去的了!”赵风下定决心,一巴掌拍在竹简上,而后端起旁边的碗,大口大口地嗦着面,不一会儿,眼角不由得落下两行泪水。         赵风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哭,他只感觉一直压在内心深处的所有负面情绪在此时全面爆发,一直以来,他孑然一身,不被任何人认可,家庭出身让他在成长过程中,在同龄人、陌生人面前都有种低人一等的自卑感,他对自己的人生、未来毫无憧憬。         赵风也有喜欢的人,但他只敢将自己的喜欢埋藏在内心深处,因为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追求那份美好,为了掩藏心思,甚至不敢对其多看一眼。         身心无所寄托,未来毫无希望,人生未曾有过理想,甚至,连可以为之哭泣的人都没有。         这样的状态,累计再多的努力也只会显得苍白无力。         “从现在起,我赵风不为他人、不为善恶、不为理想,只为自己而活!”         放下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念想——执念,于此刻,由心而生。         视野由模糊转为清晰,赵风放下清空的碗,将所有心思放在如何运用竹简上。         “修真之物,滴血是最常见的手段。”         赵风凭借自己的理解,取来一把水果刀,以火消毒之后,咬牙划破左手食指,并将伤口直接按在竹简之上,片刻安静之后,赵风忽感一阵天晕地旋,强烈的贫血感侵袭而至!         “竹简在吸我的血?”赵风很快注意到伤口正在溢出的血量超乎寻常。         与此同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赵风体内蔓延,就好似有一种怪异的视野在从他的身体内部观察着他。         嗡!!         忽来耳鸣,恍惚之间,听闻一道沉雄霸道的浑厚男声:         “我,武神!”         “一招败于魔帝,箓此卷八荒武脉,引以为耻!”         那声音过后,竹简最右边的竹片上开始浮现四个小篆体的血字,赵风本是不认识小篆体字的,可在刚刚那道声音的影响下,还是下意识地念出了那四字的真意:         “八荒武脉……”         “此武修之法,越皮、肉、血、骨、精、气、神、魂八大限制,内外兼修,八脉圆满,各成神通。”         “外四脉,是以力炼皮、以药养肉、以毒淬血、以劲锻骨,四脉即成,铜皮铁骨、坚不可摧,血息充盈、源源不绝!”         “内四脉,精炼心血为根,以皮肉敛气,孕气感、育气旋,神意入骨,神动而发劲,劲起而化气,由内而外,气化武劲,可敌五灵之气!”         “武修者,循序渐进,最忌急躁,纵有天赋异凛者,可并修外四脉,然八脉并修者,未曾得见……”         赵风脑海中回响着武神附在竹简内的留言,一大段功法总纲介绍之后,就开始介绍第一脉·皮脉的具体修炼之法,竹简上的血字只是将每一脉功法的内容显现出来,而脑海中的声音却会详细解读功法中每一段话乃至一些重要字眼所需要注意的地方。         就在那声音将第一脉的内容讲解完毕之后,赵风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         没了新鲜血液的注入,竹简上的血字在半分钟内消失,没留些丝毫痕迹。         恍惚睡梦中,赵风似乎来到了一片“无垠黑海”,他踩在海面上,踏着倒映在海面的星辰,无意识地行进着,随后,似乎受到某种若有似无的召唤,他望见了无垠黑海尽头处:一座无名山、一对镌龙石门、一尊帝者陵墓、一方千古魔棺、一具绝艳魔尸。         “呵……”         一声轻笑,宛若九霄神雷在脑海中炸开,睡梦中的赵风浑身猛地一颤,当即转醒,对于刚刚梦到的事情却已忘得七七八八,只隐约记得自己好似做了个噩梦。         赵风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时间还是在当天,只不过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零一分,而左手食指的伤口已经愈合,身体虽然还有些虚弱,却并没有难忍的异常体感。         “虽说那道声音提及天赋异凛者可以同时修炼外四脉,但我显然不是那种人,还是从第一脉练起,再者说,我的身体短时间内怕是无法继续运用竹简。”赵风起身,准备再补充点食物,但厨房里只剩下方便方便面,而米缸已经空了。         “再吃方便面的话,营养怕是跟不上了,反正今后以修炼为主,那笔钱就拿出来用吧。”赵风当即起身,回房间,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那是他高中三年来攒的大学学费,目前金额有一万七千块,是他目前全部的身家。         想起自己从昨晚到现在,身上仍穿着那件满是汗臭的校服,赵风洗个澡,换了身凉快的衣服,又将竹简藏到床底的群书里,这才放心地推着山地车离开了家。         赵风驱车直奔县城,在一家路边烧烤摊点了五十块的羊肉串,思绪则在等待的过程中考虑着该怎么进行第一脉的修炼。         第一脉·皮脉,以力炼皮,实则有受力、发力两种修炼之法,且必须是全身皮表同时受力、发力。         而修炼皮脉的发力却不同于日常生活中的发力,而是完全由皮肤自行发力,进而让皮表鼓起、硬化,再配以特殊的修炼姿势,让皮表所能发的力量不断提升,直至皮脉贯通,则皮表会自动根据外力攻击而进行发力防御。         唐天龙被亓仙儿的银月弯刃攻击三次,每一次攻击,兵刃都会在触碰到唐天龙皮肤的同时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那便是皮表自动发力防御的结果。         只不过,唐天龙的皮脉还未达到足以抵挡银月弯刃的程度,否则,即便无法调用武劲,亓仙儿也无法以外力杀死唐天龙。         “皮肤发力,谈何容易?”         赵风无奈叹了口气,就在此时,路边一道摇摇晃晃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