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第一章:月夜奇遇

第一章:月夜奇遇

“恭喜你们毕业了!希望你们今后的人生可以再创辉煌,最后记住:老师永远以你们为荣!”讲台上的刘芳难掩激动地说道,看着台下一张张初褪稚嫩的脸庞,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成就感,可紧接而来的不舍,又让她眼角泛起泪光。         八班的学生们随后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浪冲出教室,在南山一中的校园里奏成一曲毕业祝歌……         铃铃铃!         高中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们结队聚堆,商讨着之后去哪里庆祝,而此时,一名神情落寞的男生悄然从教室后门离开,由始至终,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身为重生者,第二次经历高考,却仍是这样的结果,我果真是废人一个啊……”赵风走出一中校门,无奈摇头苦笑,内心比重生前第一次落榜时更加失落、自卑。         赵风三年前从第一次高考失利中意外重生,重新进入南山一中。         重生之初,赵风倒是意气风发、干劲十足,心想着用自己“未来人”的身份创造属于自己的重生传奇,然而,重生前的赵风也不过是个高考失利的高三毕业生,重生后最多算是个有高三毕业生灵魂的高一学生,重生并没有再给他更多的优势。         不过,赵风也没有太贪心,毕竟重生一次,让他比普通人多了三年的时间,哪怕不能改变世界,至少也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在这三年内发愤图强,成为一个学霸!         然而,时间可以消磨一切热情,哪怕是重生这件事情。         赵风的学习计划并没有成效,事实上,重生之后的他仍不聪明,随着时间推移,他开始意识到:即便重生,自己在同学之中也毫无优势。         一学期后,赵风失去了“重生者”的盲目自信。         再之后的生活与重生前的校园生活毫无差别,有时候,赵风甚至会怀疑:或许,“重生前”只是一场预言梦,影射现在乃至今后的人生……         赵风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进着,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甚至没有去注意身边的景物从熟悉转为陌生,直至夜幕降临,他才停下脚步,举目四望,万籁俱静、独览孤寂。         “这是哪里?”         无人回应,赵风推断这里已经不是县城,毕竟四周山林环绕,脚下是乡间土路,甚至连路灯都没有,好在今夜月光明朗,不至于摸黑行进。         “这里……好安静,连虫鸣都没有……”赵风很快察觉到异常,六月中旬的南方乡下,虫鸣是夜晚必不可少的伴侣,此时未闻虫鸣,便是诡异。         赵风转身正欲离开,却因土路边沿地质松垮,导致一脚踩空,身体滚入路边的树沟丛中,同一时间,在土路前方,出现两道身影,两人身披月辉、脚踏风尘,比肩而来,形似眷侣。         “修真墓穴不比之前的武道宝库,内中珍藏的都是修者倾尽毕生心血所得之秘宝,自是关卡重重,好在我对阵法、风水略有了解,而你又深谙医道,否则此行绝不会如此顺利。”两人中的男子五官刚毅、体魄健硕,其身上的运动衫鼓得没有一丝褶皱,却又不显得夸张,一米八的个头在体魄的衬托下,反倒显得一般。         一旁的女子颔首以应,她以黑巾掩面,身着纯黑的连帽卫衣,黑帽掩藏头发,浑身上下,只有一对黑色眼眸暴露在外,若细看,会发现她的瞳孔为深紫色,且右眼角有一道极细小的“泪痣”,细小到会让人第一眼注意到时,会怀疑是用圆珠笔点出来的。         “朦胧入幽幽,夜半与梦游;皎洁如豆蔻,邀吾离晦愁。”男子情至深处,不由得吟诗一首,聊表心情。         “梦,你真是个沉默寡言的奇女子,你我合作也有四次了,传闻你从未与同一人合作超过三次,我就自作主张,将你视作道友了!我至今未曾得见过你的真容,不知今日是否……”         男子还未说话,忽感杀意袭身,体内武劲气旋应杀气而动,自成护体气罩!         就在此时,男子只感体内气劲猛地一滞!         嗖——!         铛!         清澈的金铁交鸣声惊扰寂静的夜。         月下,一条粗壮的断臂腾空而起,平整切口处溢出的鲜血倾洒土路之上,而这一幕被刚刚跌至路旁树丛的赵风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男子捂着右手的伤口,鲜血不停地从指缝溢出,神情也因痛楚、怨恨而变得狰狞,好似一头受伤的野兽,随时都可能发起致命反扑。         “为什么!”男子沉声质问,不远处树丛下的赵风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努力地不让自己那因心跳加速而变得急促的气息被察觉。         被唤作“梦”的女子仍未开口,只见她抬起右手,一口无柄银月弯刃悬于掌心之上,缓缓自旋着,那流转的银刃上仍可见得一丝血腥,逐渐被兵刃吸食殆尽。         “原来如此……所有企图得见你真容的人,都得死,是吗?”男子死盯着那口银月弯刃,他很清楚那口兵刃的锋利,即便有护体气罩也难敌其威,何况此时体内气劲莫名失控,这对武修者而言是致命的局面!         “容颜不过皮囊表象,修真者执着于此,未免可笑。”女子语气极冷,一如天籁,极致无情、极致恬美。         女子言罢,以左手褪下黑帽,并扯下面巾,显现本来面目。         夜风中,一束如瀑长发飞舞飘扬,如玉面庞之上,镌刻着世间至柔至美的五官,冷漠的神情中窥见七分巾帼英气、三分孤高傲慢,紧抿的薄唇上点缀着如血的胭脂红,而弓形上唇的唇珠则透着一丝无意的魅惑。         暗处的赵风看得呆了,不远处那名女子美得不可方物,他甚至不敢在心里拿她跟其他一线女明星作对比,生怕这种念想玷污了这一幕极致无暇的美。         “散修是不被修真圈承认的异类,为了苟活,只能在夹缝中卑微地求生……”         “这世间九成九的修真资源被修真圈所掌握,如果只是为了求生,散修倾尽一生都无法窥见仙道真意,为求更深层次的仙道境界,散修只剩自相残杀一途,而我杀你,也只是因为你跟我一样,是毫无背景的散修罢了。”女子言罢,右手甩出银月弯刃。         嗖——!         铛!         男子左臂离体,此时双臂尽失,耗八成气力,终于撑持不住,双腿屈膝跪地,自知再无逆转局面之能,心中不甘道:“我唐天龙身为一代武神的唯一传人,竟然在这种地方,死在一个女人手中……可笑的是,在这之前,我还自以为是地认定这个女人对我怀有好感……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唐天龙不停地尝试催动体内武劲,然而,往日随心所欲的武劲却根本不受调度,事实上,即便他此时能够调用武劲,凭借自身仅剩的两成气力,也无法扭转局势。         “不必做无意义的抵抗了,你体内的气劲受到我特制补气丹的影响,即便不在调息的状态下,也能快速自行运转恢复,但也因此受制于药力,在药力被你的肉身完全消化之前,你是无法调动气劲的。”女子察觉到唐天龙的意图,当即摇头道,同时,召回银月弯刃,一边说话,一边暗中凝蓄第三次进攻所需的灵气。         虽然此时的唐天龙已经是风中残烛,但女子仍不想冒险近身,修真者皆有各自的保命手段,一旦放松警惕,便会让对方有机会逃匿,甚至被对方反杀。         “你从一开始就对我下毒了是吗?你还真是谨慎……”唐天龙喘着粗气,冷冷嘲讽道,脑海中则快速思索逃生之法。         “错了,我从不制毒,合理运用丹药药力,同样能达到毒药的作用,甚至比毒药更完美……事实上,若不是这一次探寻墓穴所得超出意料,我本无意杀你。”         “我看得出你初入散修圈,虽然天赋异凛,却怀着一颗诚挚待人的赤子之心,这在散修圈也是少见,若稍加利用,倒是可以培养成一大助力……但你的天赋令人惧怕,对于无法掌控棋子,便该尽早舍弃……现在,是时候了……”         “还有,我不叫梦,吾名——亓仙儿,带着真相,瞑目吧。”亓仙儿第三次甩出银月弯刃,兵刃脱手瞬间,她知道唐天龙再无生机,便在此刻,嘴角上扬,露出了一瞬间倾国倾城的笑靥,如彼岸花开,妖艳美绝,唯死得见。         唐天龙本还想在最后一刻起身反抗一下,却在窥见亓仙儿笑容的瞬间,再难萌生反意,似乎那一笑,已经填补他毕生的空缺……         一点胭脂红,迷梦渡黄泉!         嗖——!         铛!         银月弯刃划空而去,化作一道银光掠过唐天龙颈部,吞噬生者最后一丝命力。         砰——         唐天龙的尸身扑到在地上,不少丹药、兵器被排出,散落一地,亓仙儿收起银月弯刃,上前将唐天龙左手中指上的虚纳之戒取下认主,重新将地上的宝物收入戒中,亓仙儿收起银月弯刃,上前将唐天龙左手中指上的虚纳之戒取下,又摘走唐天龙右手袖口内藏着的一柄乌金匕首,确认再无缺漏后,便退出尸身十米之外,摘下右手黑手套,雪白纤指连掐十二道法印,配以心法口诀,在掌心唤出一道深紫色的“焚金紫焰”。         那焰火的色泽与亓仙儿瞳孔十分相近,随着施法者轻吐一个“去”字,焚金紫焰落在唐天龙的尸首之上,缓缓遍及尸身,诡异的深紫色火焰焚化皮肉,附于骨上,只需一刻钟,即可将唐天龙彻底焚尽,甚至连骨灰都不会残留下来。         亓仙儿并没有留下来等待唐天龙的尸首焚尽,因为她刚刚动用了灵气,这里距离最近的修真圈也不过七八公里,说不定会有修真圈的修者感应到这边的灵气波动而前来追查,反正已经确定唐天龙死绝,毁尸灭迹只是顺手而为,她当即穿戴好面巾、黑帽,转身离开了现场。         亓仙儿并不知道:就在不到五十米之外的路边树丛里,正趴着一个人,那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目睹了唐天龙被杀的全过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