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凡人修真 > 序章:虚无意识

序章:虚无意识

举目环顾,视野内一片黑暗。         孩童不安地问道:“母亲,这里好黑,什么都没有……”         “呵,那你试着低下头,是不是能看到自己的双手?”         孩童惊喜道:“看到了!母亲,是我的双手,可……这是哪里?”         “孩子,那是你的意识。”                 “所有的生命体都有自我意识,并赋有天生的意识之相。”         “而意识之相分为四种,即物相、人相、山相、海相。”         “物相,意指无生命的死物,精于攻、防,是意识上限值最低的;”         “人相,意指人形的意识本体,精于感知,是最常见的;”         “山相,意指山形的意识本体,是在物相基础上的质变,与物相、人相不同,山相需要后天打磨,是可塑性最高的;”         “海相,指意识的液体形态,其规模往往十分浩大,悬空为海、延绵百里,是四相中潜力最强的。”         孩童明悟道:“母亲,我的意识之相,是人相,对吧?”         “呵,没错,人相虽是最常见的,却也是最容易控制的,毕竟意识本体与肉身本体完全一致,两者的同步率是其他意识之相所无法比拟的。”         “每个人的意识空间都有极强的排异能力,也就是说,在没有获得当事人许可的情况下,几乎无法强行闯入别人的意识空间,即便成功闯入了,也只会陷入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现在,尝试用你的意识延伸到意识空间外,来接引我的意识本体。”         孩童点点头,在尝试数次之后,最终成功散出意识,主动与其母的意识接触后,只感一道很强烈的存在感闯入意识空间。         孩童回头一望,却见一道倩影正在三米之外对着他笑,但看不清那倩影真正的容貌,只能看到那一头散发着奇异黑光的如瀑长发搭在其左肩,可孩童显然早已经习惯了,第一时间认出了这道倩影的身份,高兴地投入其怀中。         就在此时,那倩影低头,望见了倒映在黑色海面上的自己,顿时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人相、海相,一人双相?这可能吗?”         ……         次日,又一道身影出现在孩童的意识空间,这次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光头剑眉、方脸大耳,眉宇之间有一道向内凹陷的细微痕迹。         “哈!这哪里是双相!无月、风儿,你们看那里!”男人大笑着指向天穹,却见无垠、深邃的黑暗中,有点点星辰,明灭可见,黑色海面上倒映着其中最明耀的八十一道星光。         “意识四相,只是迄今为止,在我族内出现过的四种意识之相,但我相信,在我族之外,仍有更为广阔的天地宇宙!”         “物相之下,该有无相!”         “海相之上,便称星相!”         “无月,我们的风儿,拥有一整片意识宇宙啊!”         ……         “虚空,你犯了虚族重罪,私通彼岸在先,更是与彼岸异族·无月诞下一子,念你过往功劳,死罪可免,重责难逃,现免你虚族领袖之职,流放至魙洞,判彼岸·无月、彼岸·虚风,以归无刑处置,即刻行刑。”         “罪责在我,与我妻儿无关!我愿受归无刑罚!”虚空身负九道意识锁链,肉身虽然不受限制,意识却已失去了对肉身的掌控权,此时发出的声音也是以意识之音的形式散出。         所谓归无刑罚,其实就是将本我意识打散,化作纯粹的意识能量,而肉身保持不死,留存于虚族冰窟之内。         嗖——!!         一道意识之刃自虚空眉宇间的凹痕冲出,转瞬斩断九道意识锁链,随着意识重掌肉身掌控权,那光秃的头顶显现一抹金黄,随后,金光化作有形的意识之火,好似长出了一头摇曳的金焰短发。         “呼哈!!”         虚空仰首怒喝,顶上加催三寸金发,一圈圈金色光环随着声浪散出,光环重重叠加,形成百丈光晕,而虚空眉宇间的凹陷处正好位于光晕正中心,此时,一道异光从那凹陷处投射而出——         咚!咚!!咚!!!         异光尽头,空间扭曲跌宕,逐渐形成一道漩涡的波动痕迹,漩涡一开始以顺时针旋转,在某一瞬间突然逆转,也在同一时间,虚空将意识之刃打入异光之中,以之为导向,斩破漩涡核心。         霎时,天地分离、时空失序!         虚空朝身前一抓,右手贯穿空间,横跨万里,将置身冰窟之外等待行刑的虚风抓到面前,虚风已经陷入意识混沌、肉身假死之态。         “我儿虚风,你不该受限于此,去浩瀚宇宙、无垠星辰之中,寻找你的归宿!为父此刀,替你送行!!斩!!!”虚空凛声高喝,左手引意识之刃激发十成威能,劈开漩涡核心,一股强烈的引力气流将虚风肉身卷入其中,遁离虚无界……         就在漩涡核心处的裂痕开始缓缓愈合之际,虚空身后浮现一道身影,那一头散发着白光的长发宛如索命鬼神。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虚族不久后覆灭,神秘白发则统领魙族,入主虚无界。         ……         无限宇宙之内,虚风的肉身一直未能从假死状态中恢复,而虚空所发的意识之刃最终落入虚风的意识空间,沉寂在意识黑海之中。         那肉身也不知在宇宙中漂流了多少岁月,直至有一日,一道白色光影闪过,似乎是察觉到了虚风肉身的存在,不久后去而复返,显现其本体。         一袭纯白武袍,竖领上绣着一尾银色盘龙,因为底色是白色,反倒不易察觉,此人面容极其俊美,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深邃的双眼中却透着一丝老气横秋,好似看惯了世间冷暖,近乎无情。         “这肉身,还未死去……这倒是稀罕事,游历寰宇三甲子以来,还未遇到过一个活物……看来我与这小娃有缘!嗯……距离这里最近的凡界仍需耗费百月路程,罢了,本帝便结此善缘,送你一程。”白袍一抬手,元力刚接触到肉身,便愣住了。         片刻之后,白袍表情由平淡转为震惊,随后便是狂喜,甚至有些狰狞。         “哈哈哈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帝的大道近在咫尺!哈哈哈哈哈哈!!”         白袍大笑着甩出一道白光,那光一化百、百化千、千化万,四息之后,  十万道白光显现真身,竟是整整十万柄绝世名剑。         十万名剑环绕虚风肉身的周遭,骤成十万弥天剑阵,随着白袍元力加催,剑光直扑虚风肉身,鼎盛的剑意盈满肉身,意欲同化,而假死中的虚风对此一无所知。         此时,虚风的意识黑海下,那道沉寂的意识之刃本已枯竭,但长久以来经受黑海之水的温养,威能更胜从前,此刻感应到其主遭受威胁,当即呼啸而出——         噌!!!         一刃,破万剑!         “不可能!!”白袍失声惊呼,就在刚刚,他感应到本命的十万名剑在瞬间失去了联系,原本鼎盛的剑意就好似泥牛入海,彻底消泯,周遭剩余的名剑还在不停地往虚风肉身灌入,最终全部沉入意识黑海的海底。         “逃!!”白袍很快意识到十万名剑的失联与眼前这具肉身有关,他在圣龙大陆纵横近千载,已经很少遇到威胁,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危机的感知能力就荒废了。         两息之间,白袍遁出万里,就在他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忽然看到身前十米之外有一道好似刀刃的影子,但那影子虚实不定,白袍一时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不对!”         忽而,一阵致命危机感袭来,白袍刚要动作,却发现体内元力已经流失殆尽,同时,他发现了一道贯穿自身胸前背后的三寸刀痕!         咫尺大道,生死一瞬。         白袍的意识逐渐消散,他回想起离开圣辉族前,族内先知的劝告:“帝者此行若去,当广结善缘,不可妄动贪念……否则,近大道,步黄泉,九死一生。”         当白袍领会此间含义之时,已经铸下大错,随后身死,指尖虚纳之戒重归无主,内中宝物自动脱离,散落在白袍尸身周遭,甚是壮观……         意识之刃凭空一斩,欲返回虚风肉身所在,撕裂时空,造成异常气流,毁去白袍肉身,无数宝物跟随在意识之刃后方,横穿万里,落入意识黑海,归于平静。         半日后,意识之刃中,衍生出一道不属于虚风意识的异己意识,那是白袍帝者的帝印,在意识之刃灭杀白袍之时,帝印逆转,最终在意识黑海中锁定了虚风的意识,形成逆帝印。         逆帝印,为帝者身亡后,附于凶手意识之中的意识体,无法以任何手段摘除。         最终,逆帝印化作一尾金色盘龙,伏于黑海深处……         ……         不知多少岁月,虚风的肉身被宇宙能量蚀尽,仅余一道不灭的意识,继续这趟没有终点的旅程……         ……         南山市·江流县·非凡孤儿院·后院广场的东南角落,一株梨树下的两道身影背靠着梨树,男孩八九岁的模样,长相平凡、毫无亮点,而女孩四五岁的模样,体形偏胖,四肢活似莲藕。         “赵风哥哥,你会忘了我吗?”女孩很不安地用左手抱着右手的拳头,小声询问道。         “不会的,我以后会找机会来看你的!春花,这是我们的约定,我把这个送给你,如果你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男孩从脖上摘下一条红绳,红绳上挂着一块损坏严重的椭圆铁片,铁片大概有指甲盖大小,从其中一面上可以隐约看到刮痕下有一个“赵”字,这是赵风一直随身佩戴之物,根据院方的说法,这铁块在赵风九年前被送到孤儿院时,就被他攥在手中。         也因此,上任院长为赵风保留了赵姓,但这种小事随着上任院长在三年前过世后,便逐渐被人遗忘。         “哇!谢谢赵风哥哥!”         春花接过红绳,那椭圆铁块并不是什么值钱的金银首饰,但她却视若珍宝,随着视野渐渐拉远,只能隐约看到男孩为女孩戴上红绳的动作……         赵风从睡梦中醒来,眼角带着泪,他被领养已经一年了,但自从养父母在两个月前生下一对龙凤胎后,便搬到了东北,留他一人在南山市的乡下独自生活。         昨天,赵风去了非凡孤儿院,却得知春花已经被领养,只留下了一封信……         随着晨曦透过窗户,赵风起身擦干眼泪,将床头的信收起,小心翼翼地放进床头柜,他走出房门,继续这平凡的人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