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当系统泛滥成灾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十万年的阴谋

第七百二十五章 十万年的阴谋

青铜棺原本是厚重地立在原地,可此时棺上的图腾浮雕上竟是亮起了一道乌黑的光芒,像是有一道潜藏的恐怖猛虎在渐渐苏醒。

这让项北飞心头警惕起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后退了出去。

尾火道人反应不比项北飞慢,他也跟着项北飞后退,只不过在后退的时候,一直紧紧地跟着项北飞。

在他们两个刚退出不远,祭台中央的青铜棺就开始逐渐地颤抖起来,但是棺盖没有打开,只是在青铜棺的四个角下腾起了一道道沙尘!

是息壤!

“这里怎么会有息壤?”尾火道人吃惊道。

蓐收遗迹是无法携带息壤进来的,因为这个地方的阵法标记了息壤的气息,如果使用息壤会成为大衍金收最优先攻击的对象,有经验的人都清楚这一点。

可是现在青铜棺却被一道道的息壤所笼罩住,这明显不符合!

项北飞盯着那股息壤,他总算明白了刚才不对劲的点在哪里,就是这个息壤!

对方把息壤气息隐藏得很隐蔽,用阵法掩盖住,导致他第一时间没有察觉到。

“你现在还不明白吗?这件事绝对和道宫有关系!”项北飞说道。

尾火道人沉声说道:“道宫?可我记得蓐收遗迹当年是被道宫给灭掉的,所以道宫成为了蓐收遗迹的首要针对目标,道宫的人一旦进来,都是有死无生。”

这是涯角空域所有人都清楚的,正是蓐收遗迹防着道宫,才给了其他种族进来探索夺宝的机会。

“没那么简单,道宫当年都能够攻破这个地方,又怎么可能对这里束手无策?他们一定是在盘算着什么。”

项北飞回想着刚才一路走来遇到的各种事情,又看向了地面上那些如同沟壑的纹理,青铜棺在震颤,而祭台上的图腾也开始浮动了起来,那些金属在不断地流动着,甚至开始拉扯着他们的神魂。

他脑海里在飞快地推演着这个阵法,从方才到现在就一直靠着触类旁通试图将这个阵法给掌控,而在看到地面阵纹亮起的时候,就好像有一条线,将他脑海里想不通的点都串了起来!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大衍金收真正破解的办法是什么了。

“居然是这样!”项北飞眉头紧锁。

“什么意思?”尾火道人不明白。

项北飞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眼前那丝息壤就渐渐地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身穿褐色长褂的青年人。

项北飞盯着这个青年人,他没有看见眼前这个青年人的道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幻象投影,是靠着息壤阵法保持的,就像是个某个高手留下的意识分身!

这个意识分身,竟然有升道境的实力!

“升道境?”尾火道人神色凝重。

这里有着极为强大的压制力,无论是尾火道人还是魔不凡他们走到这里,都要降道,否则会被抹杀掉,但眼前的人,却是能够施展出升道境的实力!

而这个时候尾火道人忽然发现了什么,脚下立即亮起了道道八卦阵影,八卦阵不断地流转着,随后他的境界也开始逐渐回升。

从永生初期,一路攀升到了问道初期!

“限制解除了!难怪他可以施展升道境的实力!”

尾火道人明白了过来。

“对付你们两个,就不需要限制修为了。”

青年人身上强大的升道境威压犹如铺天盖地的浪潮般,压得他们忍不住心惊胆战!

“走!退出去!离开祭台!”

项北飞已经退到了祭台边缘,当机立断,往下方跃去!

可是当他们两个跳下去的时候,却发现祭台四周那些阵纹里也在流动着息壤,这些息壤悄无声息地扩张,无论他们怎么降下去,竟然都是在往祭台上降落,压根逃不出祭台的范围!

“地疆无涯,这是道宫的手段!”

尾火道人认出了眼前的诡异术法。

地疆无涯,道宫非常诡异的一个能力,只要进了这个范围,无论往哪个方向逃,都逃不出这个地界,几乎无解的困阵!

人族,经常被道宫的人追杀,很多同族人就是被设下圈套困在了地疆无涯里!

尾火道人细细打量着这个青年人,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无尽的杀意,道:“我记得你,你是巫开漠!”

“论见识,人族总是不会让我失望。”

青年人淡然一笑,一步踏出,只是转瞬间便已经出现在了项北飞和尾火道人前面。

“少主小心!这个人是大巫族的高手,道宫三十六护法之一,实力远远不止升道初期,这下糟糕了!”

尾火道人将项北飞护在了身后。

他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但即便如此,也只是问道初期而已,可是对方的实力乃是升道境!

“运气不错,居然抓住了人王的儿子,哈哈哈!”

巫开漠戏谑地看着项北飞,他的眼中激荡出一道凌厉的光芒,直冲向项北飞的眼眸,贯入他的神魂,一见面就要控制住项北飞!

可是项北飞目光闪烁着黑白两道火焰,无视了那股摄人心魄的强大光芒,不为所动。

“有点意思。”

巫开漠双手交错于身前,颇为讶异。

“道宫的人,竟然能够走到蓐收遗迹中心!”

尾火道人隐约明白了事情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简单。

“他们当然能够走到这里,因为这是他们的阴谋。”项北飞冷静地说道。

“阴谋?”尾火道人脸色一沉。

项北飞环顾着四周的阵法,盯着巫开漠,说道:“我已经明白了大衍金收要破除的条件是什么。你们道宫为了破解大衍金收,可真是煞费苦心!”

“哦?说说看。”

巫开漠似乎是对人族的人王儿子来了兴趣,他不着急动手。

因为这两个人族已经是瓮中之鳖!

项北飞冷静地看着巫开漠,现在必须想办法拖延时间,寻找脱困的机会,走一步算一步。

“大衍金收是该部落的首领“蓐收”布下的最终杀手锏,这个阵法确实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但也是给你们留下了难题。”

谷 项北飞将整件事缓缓地捋出来。

按照他对阵法的推衍,十万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单单是蓐收部落,就有六亿五千六百九十七万三千八百一十二人死去,部分是被屠戮,而剩下的则是为保护自己部落,成为了大衍金收的祭魂!

祭魂需要祭品来满足,也就是说,想要解开大衍金收,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六亿五千六百九十七万三千八百一十二人成为这里的祭品!

道宫很清楚这一点,但要他们一下子杀掉这么多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是个极为庞大的数量,要是直接杀死,那其他种族也不可能乖乖服从,必然会动乱。

所以道宫放出消息,告诉所有人,蓐收遗迹阵法排斥道宫的人,但不排斥道宫核心之外的种族,这样一来,所有种族都觉得自己有机会得到蓐收的宝藏,前赴后继地冲进来寻找宝物。

但这里实在过于凶险,很多人也是有来无回,十个人里,至少有七八个会丧命于此。

只要在遗迹里丧命,就会成为一个祭品,填补空缺!

为了吸引种族前往这里探险,道宫甚至还不惜把一些罕见的宝物放进来,让那些人得到,实力突飞猛进,这样一来,更是吸引了更多的人。

也就是说,这里很多机缘,不是蓐收部落的,而是属于道宫刻意放进来的!

为了宝物机缘,很多人都愿意铤而走险,便是死亡率极高也挡不住大家对机缘的追求,他们都坚信自己是天道的宠儿,能够靠着运气活到最后。

可实际上,那只不过是道宫为了骗取这些种族进来受死,充当祭品罢了!

道宫为了凑足这六亿五千万多个祭品,硬生生地等待了十万年!

对于永生境的人而言,十万年其实不算什么,沧海桑田,一晃而过。

十个人中只有一个人从这里得到所谓的机缘,却有更多的人死在了这里。整整十万年过去,死在大衍金收里的人,加起来,已然达到了六亿五千六百九十七万三千八百一十二人!

大衍金收的祭魂早就凑足了,可是很快道宫就发现,凑足这六亿五千多万祭品还不够,最后一步,就是需要有人把断掉的镔铁柱归位!

但是这里的镔铁很特殊,压根没有那么容易移动,祖道境的人都不行!

十万年来,只有项北飞父子俩有能力移动着镔铁柱!

——

啪!啪!啪!

巫开漠不由自主地拍手称赞。

“不愧是人王的儿子,十万年来,没有谁看穿这一点,你倒是一来就点破了。”

巫开漠得意地大笑着,他等于是承认了项北飞的推测。

尾火道人听完项北飞的话,也是倒吸了一口气。

六亿五千六百九十七万三千八百一十二个祭品!

十万年来,死在大衍金收里的人竟然有这么多!

期间不仅仅是自己出意外死的,还有不少是像魔族人那样劫持其他实力不够的人进来当祭品死掉的!

道宫故意隐瞒了事实,不告诉所有种族蓐收遗迹的真相,表面道貌岸然,背地里却把这里当做了他们的屠戮场,把人引到这里来杀掉!

这等同于是,道宫间接杀死了六亿多人!

“你们道宫为了得到青铜棺里的东西,将整个涯角空域的人都当猴耍了十万年,手段还真是狠。”项北飞冷静地说道。

“哈哈,没办法,需要的祭品太多,要是一下子杀死,对道宫的统治来说,也是会大伤元气的,不得不慢慢来,细水长流。

大衍金收,可不仅仅是杀死普通人就行的,最后一任蓐收做法很绝,他在临死前动用了大神通,给我们出了个难题,逼迫我们要杀死对应实力的人才能当祭品,不然也不用如此麻烦。”

需要相应的实力当祭品,这就意味着,如果死去的一个蓐收人是永生境,需要的祭品也得是永生境!死去的一个蓐收人是问道境,也得需要问道境的人来当祭品!

蓐收人,实力自然有强有弱,弱的很好凑齐,可永生境往上的,就相对难了些。涯角空域虽然不缺永生境执道者,但也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来杀掉他们,欺骗他们以另一种方式自愿进来受死。

“我们用了十万年凑这么多祭品,一方面可以处理大衍金收,另一方面也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控制涯角空域的人口数量,毕竟涯角空域土地也很紧张,人多地少,也得想办法控制人口不是?”

巫开漠对于六亿多人丧命毫无波动,在他眼里,实力不够,就是当祭品处理,十分简单。

他说着,又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其实每次抓到你们落单的人族,我们也是在这里杀掉,祭给了大衍金收,不能浪费任何一个祭品,你在这里说不定还能够找到你的亲人怨魂。我想想,这六亿多个祭品里面,总共有将近两亿,是来自你们人族。”

“你!”

尾火道人握紧了拳头!

当年人族也是涯角空域一大种族,至少有数亿,可如今在涯角空域却几乎到了灭绝的地步!

道宫对人族赶尽杀绝,被抓到蓐收遗迹里杀死的,有两亿多,没在这里被杀死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人王的儿子,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巫开漠打量着项北飞。

他只是个留在这里监管的意识分身,并非是本体,就像是项天行留在拓荒石里的意识一样,方才还是在第一根断掉的镔柱复位的时候,才激活了这个意识分身。

“你没资格知道!”

尾火道人将项北飞牢牢地护在身后。

巫开漠桀桀一笑:“有没有资格可不是你说了算,我给你个选择,把两根镔铁柱都复位,我考虑留你们一命,否则——我就送你去和人王团聚!”

和人王团聚?

尾火道人心里咯噔一声,怒道:“你什么意思!”

“你不会以为你们所谓从九州来的人王,到现在还活着吧?”巫开漠残忍地笑道。

“人王不可能会死!”尾火道人咬牙道。

“哈哈哈!当年他不自量力,敢一个人来闯我们道宫圣地,你觉得他还能活着离开吗?”

“他绝对活着!”尾火道人喝道。

“如果他还活着,为何两年都不联系你们呢?我想你们人族,也是有办法感知到自己的王是否存活,不是吗?”巫开漠讥讽道。

“你……你……”

尾火道人浑身一颤,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唰”地变得苍白!

巫开漠讥笑了起来:“看你的反应,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你们的人王已经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