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无上神帝牧云 > 第五千二百二十五章 秘密就在这墙面上

第五千二百二十五章 秘密就在这墙面上

现在的牧云,看起来有点神经了啊!怎么回事?

两个老头子一点也看不出来。

“我没事。”

这时,牧云心中一切想法,通通被塞进脑子最深处。

想这些,没意义。

去他么的!爱咋咋地!牧云看向葫芦老人和赤仙薅,不禁问道:“刚才你们说,世界之树,是洪荒时期,乾坤大世界脊梁,支柱,那脊梁支柱没了,而今新世界……是怎么撑起来的?”

这就很有问题了!葫芦老人嘀咕道:“我不知道……”赤仙薅咳了咳道:“天下万物,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规律规则,世界崩塌,合并是早晚的事,至于这个支柱……我也不是很清楚。”

“哦……”牧云拉了个长音,笑吟吟道:“两位,一个在苍州多年,一个在平州多年,看来,对外面的世界,了解的不少嘛!”

“苍州,平州,不过是苍云境一州之地,苍云境不过是天罚世界一境之地,相比于浩瀚的天罚世界,不值一提。”

“而天罚世界只是十八世界之一,整个新世界,连绵不绝亿万万里,你们两个……知道的不少嘛!”

葫芦老人和赤仙薅皆是咳了咳,看向四周。

“不说拉倒!”

牧云随即来到三棵无相树前,道:“这三棵古树,我要了。”

“你要就给你。”

葫芦老人这次倒是很大度,道:“反正这树基本上枯死了……”赤仙薅也没说什么。

他对天材地宝完全没感觉。

他只在乎自己的笔和自己的书!在乎的是那些……消息!虽然也不知道,这些消息能够带给他什么好处。

牧云将三棵无相树连根拔起,收了起来。

诛天图。

世界范围内。

林语成,赤雄心等几位矿工,在盘古灵的严格坚持下,尽职尽责的开垦新的空间。

牧云将三株无相树带了进来。

其一缕魂魄凝聚成体,出现在此地。

“牧主。”

盘古灵恭敬道。

“无相树,颇为不凡,在世界之树滋养下,应该能够起死回生。”

三株三丈高大的无相树,落入诛天图世界地面,当即扎根。

而紧接着,世界之树,树干之中,有着滚滚而出的世界之力,灌输到三株古树之上。

古树枝丫,在这时焕发出一丝丝光彩。

树干表面,甚至都是开始脱落,重新凝聚。

立竿见影的效果!牧云随即道:“世界之树,是此方世界的根本。”

“看来,需要更多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绝宝以及天地之珍,才能让这方世界,逐渐演化成一方真正的世界!”

盘古灵也是点头。

山巅。

古屋前。

看到牧云将三棵无相树收起,赤仙薅和葫芦老人,也没说什么。

牧云继而看向几座木屋,道:“去看看。”

三人一一进入木屋内,仔细查找起来。

找了一圈,没什么发现。

赤仙薅不由道:“葫芦娃,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他么再喊我葫芦娃试试看!老夫宰了你!”

“切……”牧云也是道:“是不是不对?”

“不可能,肯定是我们忽略了什么!”

听到这话,牧云也是仔细查看起来。

忽略了什么呢?

三人再次寻找一番。

“找到了!”

葫芦老人惊喜的声音响起。

二人急忙来到一座木屋内。

只看到葫芦老人站在木屋的客厅位置,怔怔出神的看着墙面。

光秃秃的木墙面,没什么特点。

“啥玩意?”

葫芦老人却是道:“秘密就在这墙面上。”

他一步上前,手掌取出几个玉瓶,滴出鲜血。

鲜血染红墙面,木墙面很快出现道道破损。

脱落的木屑下,是一面翠玉般的玉璧。

玉璧上,有着一道道古老的字符,闪烁着光芒。

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古老的字符。

“写的是什么?”

赤仙薅率先问道。

葫芦老人也是脸色几番变幻。

不多时,他取出几本古籍,对照字迹,可一无所获。

牧云却是开口道:“简诗蕴!”

“简诗蕴?”

葫芦老人和赤仙薅一愣。

赤仙薅随即反应过来,道:“简诗蕴,是平陵君的夫人!”

“而且据说是最疼爱的一位夫人!”

牧云随即道:“这玉璧上的字,记述的是简诗蕴和平陵君的相遇,相识,相爱……”“此地名为灵蕴宫,是平陵君为简诗蕴打造的一座行宫!”

葫芦老人嘀咕道:“不是宝贝啊……生平事迹?

还写下来,搞毛线……”大失所望!牧云看着玉璧上的记载。

赤仙薅这时却是取出纸笔,在牧云两个字下面,又添上一行字:此子,能识得古文!待得看完玉璧,牧云不禁道:“确实是记录着简诗蕴和平陵君二人的一生。”

“平陵君……真的死了。”

这话一出,赤仙薅和葫芦老人都是愕然。

牧云又是道:“平陵君巅峰时期,乃是道府天君极致,可后来被征召参战,垩元灾难之际,突破道府天君极致,但是战死了!”

“这简诗蕴等待多年,未曾等到平陵君归来,只是等到平陵君战死的消息!”

“再后来,简诗蕴在这座行宫内坐化了。”

哦?

这句话说出,葫芦老人当即道:“这位简诗蕴没有参战,就在这灵蕴宫内坐化!”

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这女人是道府天君境吗?”

“可能吧,上面没说。”

听到牧云这回答,赤仙薅随即道:“能够承受一位道府天君巅峰人物的撞击,这女人八成也是道府天君。”

此话一出,牧云和葫芦老人都是一愣。

马德!人才!赤仙薅不禁道:“这么看着我作甚?”

这猜测,很合理啊!葫芦老人轻蔑道:“无耻,恶心,让我作呕,对待前辈高人,怎能这般龌龊心思?”

赤仙薅顿时炸了,骂道:“你高尚,你了不起,你他么别挖人祖坟啊,整天瞅着人家坟墓古地去挖,你是什么好鸟?”

二人一言不合,立刻开骂。

牧云已经习惯了。

两人争吵之际,牧云看着玉璧。

玉璧上记载着的就是简诗蕴和平陵君二人的相遇相知相爱。

可是,牧云敏锐的感觉到,在这一层玉璧下,那些空白处,似乎……凹凸不平。

牧云上前去,轻轻撕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