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召见不召见没区别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召见不召见没区别

考场的考生一排排的离开,昌忠所在之处居中,等昌忠能离开杨琇站着都打晃了,最后忍住没伸出手去帮一把,他们二人临近,一旦他帮了杨琇会让人多想,到时候他的好心自己没事,说不准会毁了杨琇。

还好考官发现杨琇支撑不住,派人扶着杨琇往外走。

考场外人来人往的,昌忠迈出考场浑身轻松,听到大哥的声音笑了,“大哥。”

周老大带着下人走过来,见小弟精神头不错笑了,“走,我们回家娘在家里等着呢!”

昌忠抬脚顿了下,余光去看被送出来的杨琇,叫过大哥带来的小厮交待一句,这才随着大哥离开。

杨琇要倒下的时候被人扶住,侧头一看是小厮的打扮,“谢谢。”

李二压低声音道:“我家公子见公子难受,公子心好留下小的送公子去医馆。”

杨琇心里一动,“可是周公子。”

李二点头,“是。”

杨琇实在扛不住了,他又欠了周公子一份人情,“麻烦了。”

昌忠这边已经坐在马车上喝汤,“还是家里的汤水好喝。”

今年考场准备的饭菜不错,两菜一汤,汤可要可不要,有的人怕汤水洒了没要,有的人怕上厕所,只有一小部分人要了汤水。

周老大接过小弟喝空的碗,“考场是鸡蛋汤,你喝的是老母鸡炖的能一样吗?”

“考场有一碗鸡蛋汤不错了。”

至少今年生病的考生比以往少了不少。

周老大见弟弟不想喝了,开口道:“也就今年免费,明年再准备礼部不会拿银子了。”

昌忠笑着,“能参加春闱这点银钱不算什么。”

周老大示意小弟休息一会,还要等一会能到家。

今日本来轮不到周老大接人,谁让周书仁有差事要忙,又不忍媳妇在外等待,最后让老大来接人。

昌忠喝了汤有些困意,春闱期间他要高度集中精神,就怕卷面出现错字等问题,现在一切结束听着马蹄和车轮滚动的声音竟然睡着了,等昌忠醒来衣服已经换过,爹也从衙门回来了。

昌忠清醒示意要洗澡,等洗漱好精神了,到主院的时候爹娘正等他吃饭,餐桌一半的菜是给他补身体的。

周书仁示意儿子坐,“先吃饭。”

昌忠的确饿了,等爹拿筷子他也端起饭碗。

竹兰见儿子大口的吃饭忙道:“慢点没人和你抢。”

昌忠肚子里有了底才放慢了速度,“还是在家舒服能敞开了吃。”

在考场他只吃五分饱,吃多了会犯困影响思路,还会去蹲厕所,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就饿了。

等吃了晚饭,周书仁没问考题,他对只考八股已经很不满了,“你有几成的把握?”

昌忠后背挺直,“儿子有八成把握。”

今年的春闱试题他都熟,这要是上不了八成把握,他可以回炉重造了。

周书仁想到今年主考的喜好,可以再加上一成,嘴角上翘着,“好儿子。”

所以说古代官家子嗣有优势,昌忠针对考官喜好训练过。

春闱结束,周侯府的下人终于不走猫步,现在只需要等春闱的成绩。

外面赌注又发生了变化,押周昌忠中状元的比例变成了一比十四,这是多看不好昌忠中状元。

昌智心里惦记杨琇,他的心里杨琇是小弟的劲敌,所以派人关注杨琇。

然后昌智发现有人接触杨琇,并不是相中当女婿,而是想拉拢。

昌智发现后就不继续关注杨琇了,刘明生的先例在,还是别和周侯府扯上关系了,他还从小弟手里拿回杨琇的玉佩送了回去。

这日昌忠的院子里,四皇子没形象的躺在摇椅上,本来他们小年轻不该喜欢摇椅,结果试过一次喜欢上了,四皇子道:“我全部的身家都押你身上了,你可要争气。”

昌忠吃核桃的手顿住,“全部身家?”

四皇子咳嗽一声,“不算母后给我的产业,我自己攒的银钱有五千两。”

母后给他的产业要等大婚后给他,现在全由太子亲哥管着,每年的收入也都帮他收着,想想他四皇子才有五千银两心酸。

昌忠问,“你都押了什么?”

四皇子道:“我押你中状元,押你中大三元。”

这两个赔率最高,他一半一半押的银子,押中他就发财了。

昌忠发现押他的好像身份都很高,“吴尚恒也押的我。”

四皇子撇嘴,“他有钱的很。”

吴尚恒一出手就是万两!

昌忠有些想扶额,他这回觉得压力大了,这是亲朋对他的信任!

四皇子偷偷的道:“老三也押的你。”

昌忠,“??”

四皇子哈哈笑着,“没错就是我家老三,他比我穷多了,这些年一直是杜家贴补他,他母亲在后宫不得宠就没赏赐,杜家也没有多少家底,我打听到老三拿出所有的银钱押你。”

昌忠,“殿下可以闭嘴了。”

他已经不想听了,真怕再扯出谁押了他。

翰林院,昌智来找顾昇,见到顾昇正算着账,他真没想偷看还是看了个全,这归功于他看书的习惯扫一眼记住重点。

顾昇听到咳嗽声抬起头,想去盖纸张却僵住了动作,“大人。”

昌智想了想道:“已经可以了。”

顾昇却觉得不够,他经过吴尚恒的忽悠也拿出了千两押昌忠公子。

还好昌智不知道顾昇押了昌忠,否则一定无语,外面唱衰昌忠,身边的人可好逮着昌忠发财!

一转眼到了春闱放榜的前一日,昌忠发现走到哪里都有人偷偷看他!

晚上来主院吃饭,竹兰有些纠结,儿子不紧张她紧张的没胃口。

周书仁却稳得的很,有种他独醒的感觉,见媳妇光喝汤才开口道:“儿子一定中了会元。”

竹兰眼睛亮了,“皇上暗示你了?”

周书仁摸着胡子,“依照我对皇上的了解,这几日皇上都没召我进宫,明显是怕我发现什么。”

竹兰心里琢磨着,认同了书仁的话,突然笑了,“我也不用紧张了。”

昌忠,“......”

爹还真了解皇上,所以皇上召见不召见没区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