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 > 第四百六十四章文死谏,武死战,国之大幸!

第四百六十四章文死谏,武死战,国之大幸!

第四百六十四章文死谏,武死战,国之大幸!

“哈哈!!!”

陈宫大笑一声,看了看一旁的李傕,见李傕点头后,陈宫轻咳一声,道:“这还不简单?你想想,如果刘璋听闻城都是被他的这些个旧将攻下来的,他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许褚低着脑袋想了想,好奇的说道:“这还用说?肯定是肺都气炸了啊-。”

陈宫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主公正是要让这些刘璋的旧部与刘璋彻底决裂,没有一丝缓和的可能,最好是来年刘璋的儿子都死在他们的手上,到那时,他们就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王上了。”

听到这,许褚恍然,不禁感叹道:“还是王上英明!”

一直望着城门默不作声的李傕见到城头上开始挂起了自己的旗帜后,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好了,我们入城吧!”

说罢,大手一挥,率领着大军徐徐的朝着城内开去。

城都,州牧府……

浑身甲胄的李傕带领着麾下众将迈入了州牧府大堂,大堂内,跪满了益州的文武众臣。

李傕大步的从这些益州文武的身旁迈过,径直的来到了大堂之上,弯下腰,捡起了落在地上的一卷蜀锦,双手摊开,蜀锦上,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侍女。

“啧啧啧……不得不说,刘璋这老小子虽然州牧做的不咋样,但是这幅仕女图花的倒是很传神嘛,他不去当个画师都有些可惜了,你们说是不是啊!”李傕看着手中的仕女图,一边咂舌一边笑着说道。

“哈哈哈!!!”

“王上说的是!”

“王上英明!”

“让这刘璋来做益州之牧,着实是屈才了,做个画师才更适合他。”

听闻李傕的这句话,即便是堂下的益州众文武也无人表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纷纷笑着附和着。

当然,能跪在这里的,自然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货色,那些真正有些才华,有些骨气的,要么跟随着刘循誓死抵抗的时候被抓了,要么此时都在家闭门不出。

出现在这里的,无不是想着巴结李傕的一些墙头草,又或者是一些怕给自己家门召来祸事的世家之人。

李傕随手一扔,将手中的仕女图丢在了地上,转过身,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刘璋的位子上,双手压在膝盖上,高声道:“刘璋身为汉臣,却不尊皇命,割地称王,现又勾结曹操等人于徐州举行什么相王大典,互相尊对方为王?”

“嘭!”

李傕一掌拍在了桌案之上,厉声道:“身为汉室宗亲,居然勾结那群反贼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他的眼中还有没有大汉,有没有陛下?”

说到这,李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高声道:“我,大汉天子亲封的唐王李傕,奉天子之命,领王师,征讨叛逆,而今,托陛下洪福,将士们用命,寡人幸不辱命,不负陛下厚望,攻下了城都。”

“尔等身为汉臣却助纣为虐,该当何罪?”

听闻李傕此言,跪在地上的益州众文武全身一颤,连连叩首。

“大王明鉴,下官们也是迫不得已啊,都是那刘璋所逼,我等才会虚与委蛇,假意帮助于他,还请大王饶命!”

“是啊唐王,我等都是受了那刘璋的胁迫,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还请唐王明鉴啊!”

“求唐王明鉴,我等皆是受了刘璋那逆贼的胁迫,才会犯下此等过错,求唐王仁慈!”

“求唐王明鉴……”

“求大王仁慈啊……”

听到李傕这话,这些益州的官员们皆以为李傕想要找借口清洗益州,连忙瑟瑟发抖的对着李傕连连叩首求饶。

看着堂下如菜市场般喧哗,又一点骨气都没有的这些官员们,李傕感到一阵头疼。

如果说实话的话,李傕确实想要借题发挥,将这些官员全部清理一遍,不禁能一次性肃清益州的官场,更能抄出不少的银钱粮饷,何乐而不为呢?

……

可惜,人家数量太过庞大,要是把这些人都给清洗了,那么明天他李傕就会彻底名扬天下,绝对会成为世家门阀间最不受欢迎的一路诸侯。

沉吟了良久,李傕长叹一声,罢了,虽然这些墙头草没有任何用处,虽然杀了他们会有天大的好处,数不尽的金银,但是,如果真的把他们给杀了,相比自己所得到的好处,坏处更大,所造成的影响也是非常恶劣。

再者说,这个时代大部分的读书人都控制在这些世家门阀的手中,以后治理天下还会用得着他们,虽然这些可能全部都是些酒囊饭袋,但保不准他们的家族中就会出现一些可用之才呢?

罢了,这一次就放他们一马好了。

“看在诸位都是受人胁迫的份上,这次就饶过尔等这一次,都起来吧!”

听到李傕这句话,益州群臣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纷纷冲着李傕拜道。

“谢大王!!”

李傕摆了摆手,示意这些益州群臣免礼起身,翻开了一卷堆在桌案之上的竹简,低下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多时,一身甲胄的马超和雷铜等人大步的从大门之外迈了进来,来到大堂正中,冲着堂上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益州户簿的李傕抱拳一礼。

“末将马超,拜见王上!”

李傕缓缓的抬起头,看了看堂下的马超,从那染红了一身甲胄的鲜血来看,可想而知,马超经历了怎样的一番血战。

不用说,以他的脾气来看,肯定又是冲在了最前面,带头冲杀了一番。

不过,看他精神奕奕,一脸得意的样子,想来他应该并没有受什么伤,他身上所沾染的那些鲜血想来也不是他自己的。

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李傕笑了笑,对着堂下的马超笑道:“不必多礼,看你的样子,想来是收货颇丰了?”

马超一脸得意,抬起头,冲着李傕高声道:“回王上,此役,我军伤亡不过三千余人,俘虏敌军两万余人,城都守将除了庞羲在我军刚入城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说话,被末将给一抢挑于马下之外,其余人皆被生擒,无一漏网之鱼,就连刘璋的那个宝贝儿子,末将也将他带了过来,此刻正在大堂之外,等候着王上的发落。

“哈哈!!!”李傕大笑一声,一伸手,高声道:“好,诸位辛苦了,先入列吧,来人,将刘璋之子刘循以及那一干助纣为虐的反贼给寡人带上来。”

“喏!”

不多时,大堂之外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十余名士卒压着五六个五花大绑的俘虏走了进来。

霍,好家伙,没想到抓到了这么多益州高级别官员,这还真让李傕吃惊。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其中应该就有那个历史上为了阻止刘璋迎刘备入川,而从城头上跳下来的那个文官了吧。

虽然在李傕的记忆中,那哥们好像并不是很出色,这身上这股节气倒是让李傕很是佩服。

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国之大幸。

虽然那哥们的能力好像并不怎么出色,但是,就凭着这股子节气,倒是可以作为一个榜样挂起来。

李傕抬起头,将目光投到了这些俘虏的身上,目光在这些俘虏的脸上一一扫过,当中的那个一脸傲气,面露不屑的青年,想来应该就是刘璋的那个宝贝儿子了。

李傕嘴角一扬,缓缓的站起身,绕过桌案,来到了堂前,看着当中的那个披头散发,仰着头面露不屑的青年,笑着问道:“如果寡人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刘璋之子刘循了吧。”

刘循一脸傲气的昂着头,斜视着李傕,不屑的说道:“是有如何?你这祸乱朝纲的奸臣,别以为你攻下了城都就以为你赢了,待到徐州相王大殿结束之后,天下群雄共同起兵为国除贼,我父亲到时再登高一呼,那个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虽然李傕现在已经贵为唐王,但是出身汉室宗亲的刘循却打心底里看不上李傕。

他刘循乃是正统的汉室刘姓之后,祖祖辈辈都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而他李傕呢?不过是董卓那厮所养的一条狗,在董卓死后又使了卑鄙的手段,火并了张济、郭汜等人,独吞了董卓留下来的所有家当才得以走到今日。

就他那出身,放在往日,刘循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不过是一个卑劣的武夫而已

刘循脸上那浓浓的蔑视李傕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好家伙,自从李傕起兵拿下长安,弄死了董卓之后,天下已经少有人敢在他的面前露出这幅表情了。

如今的李傕,早已经贵为了唐王,先不提他本就生性有些暴虐,久居上位之后,更是让他变的见不得,也无法容忍别人忤逆他。

现在倒好,一个小兔崽子,而且还是个俘虏,居然敢在他李傕的面前露出这幅表情,还当真是活腻歪了。

李傕的嘴角慢慢上扬,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笑着说道:“好好好!!!果然好胆色,没想到刘璋那个草包居然会生出你这种虎子,好,好啊!”

堂上的李傕背负双手,缓缓的走下了台阶,一步一步的来到了刘循的面前,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审视的上下扫视了刘循一眼,眯着眼睛,笑眯眯的说道:“嗯,不错,果然不错……”

背负双手的李傕缓缓的转过身,正当所有在场官员都充满疑惑,一脸不解的看着李傕,猜测着李傕这句话的意思之时,只见李傕猛转过身。

“铮”

一阵悦耳清脆的轻鸣声响起,李傕拔出了站在一旁马超腰间的那把每个武将都必配的精美的仪刀,寒光一闪,朝着刘循的肩膀劈了过去。

谷 “噗!”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大堂内响起,只见刘循的右臂齐肩被李陵砍了下来。

刘循满脸痛苦之色,倒在地上,左臂捂着肩膀,撕心裂肺的在地上翻滚着,嚎叫着。

满堂的文武,除了李傕所带来的麾下众臣之外,益州的文武百官听着耳旁传来的刘循的惨叫声,皆身形一颤,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仿佛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李傕将手中闪烁着寒光的精美的仪刀横在了自己的面前,轻轻的垂落了刀刃上晶莹的血珠,刷的一声,归刀入鞘,将手上的仪刀插入了马超腰间的刀鞘之中。

对着站立在堂上不远处的侍女招了招手,侍女身体一颤,连忙赶了过来,来到了李傕的面前。

侍女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不明白眼前的这个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眼都不眨一下的便砍去了公子一条臂膀的恶魔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李傕朝着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侍女缓缓的伸出了一只手,在李傕的手即将触及到侍女的腰部之时,侍女身体一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身体,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的乞求道。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看到侍女这过激的反应,李傕微微一愣,我有这么可怕吗?

片刻之后,李傕的脸上挂起了一丝亲和的笑容,笑道:“好了,谁说要杀你了?起来吧……”

侍女听到这话,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冲着李傕连连叩首,苦苦的哀求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求大王恕罪,求大王恕罪……”

看到小侍女这般模样,李傕的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感慨,我这得多惹人厌,让人怕啊,我都没说什么呢,就把这小侍女吓成了这个样子。

李傕无奈的轻叹一声,道:“什么敢不敢的,寡人让你起来,你就起来,莫不是你想要忤逆寡人?”

听闻此话,小侍女双肩一颤,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声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求大王恕罪……求大王恕罪。”

“唉……”李傕无奈的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他知道,再这么下去,他绝对能将这个小侍女给吓出病来。

遂不再理他,自顾自的将手朝着小侍女的腰间伸去,在所有人充满惊愕,唯唯诺诺的目光中,将手伸到了侍女的腰间。

手顺着侍女的衣襟滑到了腰带旁,朝着腰带的里面伸了进去。

在李傕的手触碰到小侍女的身体的时候,小侍女身体一颤,从那颤抖着的双肩来看,便能够看出小侍女的心中是有多么的紧张。

李傕暗暗的摇了摇头,从小侍女的腰带内抽出了一个类似于手绢的锦帛,歪着头,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擦了擦方才溅在了自己手上和身上的鲜血。

擦完之后,李傕将手绢朝着小侍女的怀中一扔,一步一步的来到了躺在地上翻滚的刘循的面前,缓缓的蹲下身,将耳朵凑在了刘循的面前,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缓缓的对着刘循说道。

“方才你说什么,寡人没有听清,能劳烦你再说一遍吗?”

“啊……啊……啊……,你这个狗贼,你不得好死,待徐州相王大典结束后,就是你这个狗贼的死期。”

刘循一直抱着吧斩断的臂膀,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哀嚎着。”

“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

李傕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后猛的一下,从站立在一旁的亲卫的腰间拔出了一把障刀,潇洒的用刀在自己的手上转了一圈,修了个花样,随后反手一握,用力向下一插。

“噗!”

只见李傕收红的障刀稳稳的插入了刘循的另外一条臂膀,将刘循定钉在了地上。

随着这一声清脆入骨的声音后,凄厉的惨叫声在大堂内响了起来,那凄厉的惨叫声在整个大堂之内回荡,久久不息。

“啊……啊……你这狗贼,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大堂内,有些胆小的文官此时双腿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颤抖着身体低着头,目不斜视的看着自己的脚尖,生怕被李傕注意到。

李傕笑着蹲了下来,双手拢于袖袍之中,低着头,看着满脸痛苦的刘循,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缓缓的说道:“我呢,是好死还是坏死你可能是看不到了,不够,寡人可以开恩,让你看着你是怎么死的。”

说罢,李傕缓缓的站起身,望了望四周,轻咳一声:“来人啊……”

一阵脚步声响起,只见数名黑衣黑甲的士卒从门外走了进来,单膝跪地,冲着李傕一拜。

李傕看了看这些士卒,右手从袖袍中拿了出来,指了指躺在地上哀嚎的刘循:“呐,把他给我拖出去剐了。”

说完,李傕一抖袖袍,转过身,负手朝着堂上走去。

几名士卒冲着李傕一抱拳,起身抓着刘循往门外拖去。

“李傕,你这祸国殃民的狗贼,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朝着堂上走去的李傕身形一顿:“嗯?慢着!”

拖着刘循往门外走去的士卒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傕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

刘循眼中一亮,莫非这狗贼改变主意了,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希望,虽然他并不怕死,但是,能不死的话,谁又愿意去死,而且还是那种千刀万剐的死法。

李傕缓缓的转过身,看着已经将刘循拖至门口的几名士卒,缓缓的说道:“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尽量别让他死的太快,多剐几刀`。”说完,便迈开步伐,回到了堂上。

“李傕,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我在底下等着你,哈哈哈!!!”

希望破灭的刘循面若疯狂的看着李傕的身影,歇斯底里嘶吼着。

在刘循被士卒拖下去之后,堂上的李傕一抖宽大的袖袍,背负双手,看着堂下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的益州文武,高声道:“诸位……是否觉得寡人方才此举太过残忍?是否觉得寡人不应该如此对待刘循?”

“哪里,哪里,对待刘循这等乱臣贼子,自当要处以极刑。”

“不错,王大人说的对,对于这些刘循这等乱臣贼子,必须严惩,大王此举再适合不过了。”

“就是,大王能如此严惩这等乱臣贼子,当真是大快人心啊。”

“……”

堂下,陆陆续续的有人站出来舔着脸奉承起了李傕,不断的有人开口附和着。

当然,益州的文武除了这些无节操的墙头草以外,也不是没有人对此感到不满,只是碍于李傕的暴名,皆低着头,默不作声而已。

堂下益州百官们脸上的那些声色各异的表情李傕尽收眼底,目光在这些益州的文武官员们的脸上一一扫过,大笑一声,高声道。

“好了,你们也不必奉承寡人,你们心中所想,寡人也都知道。”

“什么乱臣贼子不乱臣贼子的,寡人知道,在你们当中很多人的心目中,寡人才是那个霍乱超纲的乱臣贼子吧。”

见堂下的益州官员们刚有人张口想要反驳,李傕便一抬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紧接着,只听见李傕接着说道。

“你们也不必解释,这也没什么,认为寡人是乱臣贼子的人多了去了,寡人对此并不怎么在意。”

“¨他们昨日看错我李傕,对我产生误解无所谓,今日仍然看错我,仍然觉得我李傕是个乱成贼子,也没关系,哪怕是明日,他们依旧睁着眼睛说瞎话,骂我李傕是个祸国殃民的逆臣,奸臣,也不要紧。”

“我李傕,对我先前所做之事从不后悔,哪怕是重新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这么做,我对我自己的所作所为问心无愧。”

“寡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重整这支离破碎的山河,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

“哪怕现在无一人理解寡人,寡人依旧会朝着这个目标坚定的走下去,寡人相信,千百年后,后人自会给寡人一个公道的评价。”

说到这,李傕停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了一只手指,道:“今日,寡人之所以如此对待刘循,不为别的,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任何阻挡在寡人平定天下,结束这乱世的道路上的人,寡人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罢,李将目光投到了剩下的几名五花大绑的俘虏的身上。

只见这剩余的几人除了两名文士昂首不屑以外,其余的几人皆难敌李傕那压迫力十足的目光,皆不自然的低下了头。

看着那昂首而立的两名文士,李傕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在他的印象中,能摆出这么一副神情的,王累算一个,可剩下的那个人是谁?

李傕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人,笑着问道:“你二人是何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