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总裁也碰瓷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加了醋的好心情

第二百四十六章 加了醋的好心情

随着大巴车驶出城市的街道,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同学们出游的快乐感更浓郁了。

而且朱庭飞还是个活跃气氛的能手。有他在大巴车上,整个车里都是一片欢歌笑语。

朱庭飞主动走出座位,站到大巴车的最前端,像个导游一样带领车里的同学和家长一起唱歌,一起猜字谜,做些小游戏,很快就收获一波粉丝。

就连厉宇都觉得朱庭飞这个人只当一名老师有些可惜,他应该去搞外交更合适。

黎郡作为同龄人,本就是个阳光快乐的人,在朱庭飞的感染下,很容易就放松下来,心情也开始随风飘荡。

厉宇坐在姑娘身后,默默看着黎郡时不时随着音乐律动,偶尔侧头时露出深深的梨窝的笑魇,还会调皮的去接朱庭飞的梗,心情竟也莫名的舒畅。只是这种舒畅的心情里还带着另一种佐料的味道,有点酸。

从滨洲市到凤县大概有一千公里,行程预计九个小时。

行车过半时,因为长途疲惫,大家的兴致都消退了许多。在服务区大家简单吃过午饭,又稍作休息,便继续赶路。否则天黑之前就到不了凤县。

此时,已有部分同学因受不了长途跋涉的乏累开始抱怨,甚至提出为何不坐飞机或者是高铁。

但是夏令营的意义这才刚刚开始体现,这些城里长大娇生惯养,又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们还没有意识到随后将要体验的生活会是有多艰苦。

再次赶路已经是午后。夏季的午后本就容易让人犯困,再加上大家已经坐了一上午的车,都乏得很,也没了之前的兴奋劲儿。任凭朱庭飞这个活跃分子此刻也眼皮子打架,切歪在自己的位子上打起了盹。

车里静悄悄的,除了司机师傅还在聚精会神的开车,其他人都进入到了午休状态。

黎郡靠着椅背也昏昏欲睡,可她的尾骨并不是很舒服,甚至开始隐隐作痛。

距离上次摔跤过去还不到一个月。虽然现在已无大碍,但是伤筋动骨一百天,坐久了,黎郡的尾骨依然会很疼。

因为不舒服,黎郡每隔几分钟就会变换一下姿势,以此来减缓久坐给尾骨带来的不适。

黎郡的靠背始终立的很高,但她如果可将靠背往后放放,让靠背向后倾斜的角度更大一些,这样躺下来疼痛就会缓解不少。

但黎郡向来是个替人着想的好姑娘。如果她把椅子往后放,后面的人空间就会变小。厉宇一米八多的身高,那么一大坨,一定不得劲儿。想想还是算了。

就在黎郡第N次变换姿势时,姑娘只觉后背突然一空,整个上半身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倒。黎郡吓了一跳,她明明没有放座椅的靠背,诧异的回头看向厉宇。

只见厉宇压下了她座椅旁靠背的升降摁钮。

二人四目相对,黎郡的小心脏又不争气的砰砰加速个没完。

迅速躲掉男人的眼神,黎郡小声说了句,“谢谢。”其实她是想说不用的。

厉宇没说话,只默默也放下了自己的靠背。以此来增大空间。

黎郡微闭着眼睛,没有等到男人任何回应,连句“不客气”都没有,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这一刻黎郡甚至怀疑厉宇是不是很讨厌自己。可他为什么还要贴心的帮自己放下靠背,大概是觉得自己动来动去看的他眼烦吧。

黎郡并不知道厉宇恰恰是在为她着想。厉宇记得抱黎郡去医院时医生的医嘱,在尾骨没完全愈合之前不可以久坐。他也知道这傻姑娘是因为自己在她后面才不好意思放下靠背,所以只能帮她放了。

黎郡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一会儿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再次醒来时是在大巴车的颠簸摇晃中醒来。

耳边传来同学们不停的抱怨声,黎郡瞅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再看看窗外,太阳依然没有要下班的意思。

大巴车已经驶出高速公路,进入底道。但道路弯弯绕绕太多,又因地势原因并不平整,使得大巴车开在上面很不平稳,晃来晃去,导致坐在车里的人也跟着晃来晃去。

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城里长大的少爷小姐们哪经历过这些,自然都各个叫苦连天。

“一点都不好玩。”姜梦瑶坐在靠窗的位置,撅着嘴看向窗外,窗外的景色看一天都没有变化,除了大山还是大山,都看够了。

“谁说你是来玩的?”厉希宁皱着眉头纠正道:“这是夏令营,是让你上大山里体验生活的。”

“厉希宁,我发现你今天对我一点都不好。”坐了快一天的车,姜梦瑶本来就心情不好,但今天厉希宁对自己的态度更让她难受。

明明坐在一起,厉希宁却有意与其保持距离,不能牵手,不能靠着,连平时宠溺的小动作都没有。

看着姜梦瑶委屈扒拉的瞅着自己,厉希宁又好笑又无奈,摆了摆手,让其往自己这边靠一靠,然后趴着姜梦瑶耳边小声道:“小傻瓜,我们是出来夏令营,不是旅游,这么多同学和家长都在,看着我们俩腻歪?合适吗?”

姜梦瑶撅着小嘴,好像也是,那也不高兴,“那你也不能凶我。”

“谁凶你拉?”

“就你,”姜梦瑶指着厉希宁眉头都快碰到一起的两条眉毛说道:“你看,就是这样凶巴巴的。”

“哎呦,小姑奶奶,我错了。”厉希宁赶紧舒展眉头,还偷偷抓了抓姜梦瑶的小手,以表安慰。

同学们虽然都有了情绪,但好在家长都在一旁开导教诲,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本来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黎郡眼瞅着这样的情景心中很是欣慰。

“喂,黎郡你可算睡醒了,还不赶紧把椅背收回来,你后面的大哥可憋屈了一下午了。”

朱庭飞正坐在位置上摆弄手机,见黎郡醒了赶紧提醒道。

“哦,对对,实在不好意思,厉先生。”黎郡后知后觉,赶紧去搬椅子一旁的摁钮。

“没事,再坚持一会儿就到地方了。”厉宇语气淡淡,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他还是觉得以黎郡坐着舒服为主。

朱庭飞虽然也知道黎郡之前伤了尾骨,但他当时并没有看见黎郡摔得有多重,而且这些天黎郡也没再提过,所以朱庭飞早就忘了这事,只当黎郡一直把椅背放倒对后面很不方便。

只是黎郡一连搬了几下都没有搬动。

“笨死了,我来。”黎郡正尴尬,朱庭飞看着着急,俯身过来帮忙。

因为那摁钮在座椅外侧,朱庭飞要想够到,就必须越过黎郡,将整个上半身横穿过黎郡。

“还是我来吧。”眼看朱庭飞身体都要趴到黎郡身上了,厉宇不知怎的,心中猛然激起一种欲望,一种必须阻止朱庭飞动作继续下去的想法。

于是某人起身,从黎郡身后伸手将黎郡的椅背还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