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雏鹰的荣耀 > 40,决意

40,决意

“而且我肯定能活着看到那一天!”

特雷维尔侯爵潸然泪下的样子,让艾格隆看了也不禁感动。

“是的,快了,而我们就在加速这一必然事件的发生。”他一脸笃定地回答,“为此冒险是值得的,因为我们除了波旁王室之外,还有一个潜藏着的大敌,更难缠的对手。”

特雷维尔侯爵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奥尔良家族确实更加难对付——”他立刻点头同意了,“波旁王室不得人心,查理十世国王更是倒行逆施让所有人都巴不得他赶紧完蛋,但是奥尔良公爵不一样,他雄心勃勃,而且善于伪装自己,拥有蛊惑人心的本领,他还刻意在拉拢各方势力为自己鼓吹造势,积蓄势力,绝对是一个更可怕的对手,我们要提防他们抢夺我们的胜利果实。”

艾格隆陷入了沉思,他突然回想起了在一年前,有一个奥尔良公爵的心腹访问美泉宫,顺道拜访了他,两个人进行了一场并不愉快的会谈,直到今天他还是印象深刻。

“您听说过菲尼克-高登这个人吗?”于是,他顺口问。

“您知道这个人?”特雷维尔侯爵有些惊奇地反问,然后又点了点头,“我听说过他,他是一个曾经颇有名望的政客,现在在为奥尔良公爵效劳,不过我和他没有任何交情,不清楚他的实际情况。”

“在一年多以前我还没有逃离维也纳的时候,这位高登先生秘密来到了维也纳,然后顺道拜访了我——”艾格隆以冷漠的平静,向将军解释自己当初和高登见面时的经过。

当听到高登当面向艾格隆提出每年可以偿付六百万法郎给他,换取他公开声明不谋求法兰西王位并且支持奥尔良公爵登上王位时,特雷维尔侯爵不禁发出了嗤笑,“何等天真的人,一年六百万就想要买断法兰西!”

“也不怪他出价这么低,毕竟我当时还只是一个身陷囹圄的落魄王子而已,他愿意提出用钱来贿赂我,已经算是看得起我了。”艾格隆耸了耸肩,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表示,“当然了,即使当时落魄,我也没有认输,我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的提议——”

“就应该这样,陛下。”特雷维尔侯爵深以为然。

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这是奥尔良公爵本人的意思吗?”

“不知道,但是我想,那位高登先生既然敢于代替公爵提出这样的提议,要么他是奉了奥尔良公爵的命令来找我;要么他就是公爵的心腹,可以帮助公爵做决定——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他绝对是一个极其紧要的人物,你回国之后不妨重点关注一下这个家伙。”

特雷维尔侯爵点了点头,心里则把这个名字默记,等到自己回巴黎之后再仔细打听这个家伙。

目前波旁王家可谓人丁单薄,路易十六夫妇先后上了断头台,他们的儿子也都已经死了,只剩下一个大女儿玛丽-特蕾莎-夏洛特公主还活着(后来逃出了法国,嫁给了自己的堂兄、查理十世国王的儿子昂古莱姆公爵。)

而查理十世国王自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昂古莱姆公爵娶了路易十六的长公主,夫妇两个人一无所出;而小儿子贝里公爵风流成性,拥有情人无数还生下了许多个私生子,在1820年被一个波拿巴派分子枪杀。

这位风流成性的王子,在英年早逝的同时留下了四个(!)遗腹子,不过只有他的合法夫人生下来的那个遗腹子尚博尔伯爵,才算真正的王室继承人(也就是未来从未当过国王的王位觊觎者的亨利五世)。

也就是说,现在的波旁王室仅仅只有三个男丁,国王查理十世和他的长子昂古莱姆公爵路易-安托万,以及年幼的尚博尔公爵亨利。

而奥尔良公爵则不同,他在流亡期间,同波旁王室两西西里王国分支的玛丽亚-阿玛利亚公主结婚,并且在之后的婚姻生活当中足足生育了十个孩子,其中八个成活,建立了一个大家庭,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和勃勃野心,也足以展露了出来。

这个野心勃勃的家族,在大革命时期就是浑水摸鱼的高手,前代奥尔良公爵积极投身革命,把自己家族宅邸罗亚尔宫变成了革命煽动中心,甚至为了讨好第三等级还把自己名字改成了菲利普-平等,结果最终还是没有逃过雅各宾派专政的腥风血雨,被送上了断头台。

然而父亲的死并没有消灭儿子的野心,新一代的奥尔良公爵还在沿着父亲的路前进,为夺取王权而不屈不挠地斗争。

艾格隆相信在干掉波旁王家之后,他迟早还要和奥尔良家族再来干上一场,他并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但也绝对不会害怕迟疑——他的事业决不允许被任何人阻碍,谁挡在路上就踢开谁,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区别呢!?

接下来,艾格隆和特雷维尔侯爵商谈了一下接下来潜入法国行动的具体细节。

为了不给巴伐利亚王室添麻烦(当然主要是为了不丢掉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好感),艾格隆决定在离开巴伐利亚之后再进行行动——这样巴伐利亚就可以撇清关系,不用面对法国的政治压力。

而特雷维尔侯爵不可能长期逗留在国外,虽然他一直假称得了肺炎必须静养在家,但是时间长了还是难免被人瞧出端倪来。

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尽快结束这一趟的旅途,将告别巴伐利亚提上日程了。

这段时间以来,艾格隆是作为尊贵的客人驾临宁芬堡宫的,他也因此享受了久违的宫廷生活,安逸而且舒适,但是现在,这样的好日子要结束了,他心里并不觉得遗憾。

在政治上的话题谈完了之后,艾格隆邀请特雷维尔侯爵和自己夫妇共进晚餐。

在他们两个前往餐室就餐的时候,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特蕾莎立刻将视线放到了两个人的身上。

“艾格隆,你可算来了。”她略带抱怨地说。

接下来她又看向了丈夫旁边的特雷维尔侯爵,在仔细打量对方外貌的同时,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以不带起伏的语气向对方问好,“晚上好,特雷维尔侯爵……您果然和我想象中一样,是个威武的军人。”

她不喜欢我——饱经世故的特雷维尔侯爵在第一个瞬间就确认了这个事实。

他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的儿子埃德加早就已经得罪过这位公主殿下了,而且这还是出自于他的原因。

在埃德加离开法兰西之前,他当时不知道特蕾莎公主又重新找到了陛下的消息,所以盘算着撮合陛下和艾格妮丝,让儿媳妇的亲妹妹成为自己家族未来发扬光大的靠山之一;然而他没有想到,在来到希腊之后,埃德加却发现特蕾莎已经来到陛下身边了,在懊恼之余埃德加独自做出了决定——无视这一现实,继续执行原定计划,并且努力制造各种机会,增进陛下和艾格妮丝的“感情”。

谷 回国之后,埃德加自然把这件事也告诉给了父亲,而特雷维尔侯爵对此也深感赞同。

反正,对他们父子两个来说,保自家的富贵是主要目的,艾格妮丝小姐就算成为陛下的情人也一样有用。

从埃德加的回报当中,特雷维尔侯爵判断陛下虽然暂时没有得手,但是肯定已经将艾格妮丝小姐放在了心上,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他不想阻止儿子,相反他打算日后有机会继续这么做。

无疑这会狠狠地得罪特蕾莎公主,不过……凡事都有取舍,既然反正已经得罪了,那还不如做得彻底一些,只要艾格妮丝足够得陛下欢心,皇后陛下的怒火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虽然内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特雷维尔侯爵表面上对特蕾莎仍旧毕恭毕敬。

“皇后陛下,能够有机会觐见您,我深感荣幸,我等今天也已经很久了。您的芳容足以让宁芬堡宫都为之增色,而您的智慧和勇气也足以成为我们的榜样,我衷心相信波拿巴家族能够经由陛下和您之手而再度发扬光大。”

“她已经做到了。”艾格隆笑着说,“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将军——我的妻子已经确认怀孕了,再过几个月您将会收到喜讯,我和特蕾莎将会拥有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这真是太好了!”特雷维尔将军真心地笑了起来,虽然他跟特蕾莎公主属于对立一方,但是陛下即将有子嗣,也意味着波拿巴家族的顺利延续,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感谢上帝,您新婚之后顺利迎来了子嗣,这也意味着命运也在眷顾着波拿巴家族!这个消息传到法兰西,一定也会让您的支持者们欢欣鼓舞。”

“他们也未必那么高兴吧,毕竟是又一个哈布斯堡公主生下来的孩子。”特蕾莎冷不丁插话了,“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波拿巴家族现在的奥地利血统太多了,实属遗憾?”

因为心里对这个问题一直心含怨气,所以特蕾莎也阴阳怪气起来,在她心里,埃德加-德-特雷维尔那个混账,就是故意挑拨自己和殿下身边那些法兰西人对立的“罪魁祸首”,而作为埃德加的父亲,特雷维尔侯爵肯定也是类似的鼓吹手,所以她出言讥刺,想要让侯爵下不来台。

“您这是哪儿的话?我们是豪迈的军人,可从来不在乎什么血缘来历,对我们来说,我们要追随皇帝,也要追随皇帝的子孙,这是天经地义的!”特雷维尔侯爵面色不变,立刻大声回答,“而且您是皇后陛下,是我们的主母,这是无法质疑的事实,以后谁要是对您不敬,我也绝对不会饶过他。”

“是啊,特蕾莎你可别多想了。”艾格隆也开口安慰了妻子,“我也是奥地利公主的儿子,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难道有人胆敢质疑我的继承资格吗?我们的孩子必定会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和效忠的,就像我一样。”

“嗯,这样就好。”特蕾莎终于露出了微笑,然后向丈夫招了招手,示意他靠到自己身边。“我只是担心有一些心怀叵测的奸人因为险恶的目的而离间我们而已。”

特雷维尔侯爵知道她在说谁,但是他古井无波只当是没听见。

当年他在拿破仑皇帝的宫廷混迹了那么久,见到的尔虞我诈和险恶勾当简直数不胜数,如今这点小事情根本不足以让他在意。

艾格隆顺从了妻子的心愿,两个人亲昵地靠在了一起,而特雷维尔侯爵则端正地坐在他们的对面,三个人开始一起用餐。

在用餐的同时,艾格隆将自己和特雷维尔侯爵刚才的盘算一起说给了妻子听。

当听到艾格隆居然打算潜入法兰西境内并且公开露面的时候,特蕾莎立刻吓得花容失色。

“殿下!您为什么要这么冒险呢?”

“有时候我们就得去冒险。”艾格隆笑着回答,“你应该能够想明白的。”

特蕾莎顿时语塞。

丈夫的考虑她大致也能够猜得到,平心而论她也觉得有点道理,如今的艾格隆,也到了需要直接向法兰西亮相的时候了。

可是道理归道理,在心理上她却难以接受。

他们正值新婚感情蜜里调油的时候,尤其是还刚刚有了孩子,万一丈夫有个闪失,她都不敢想象自己要怎样活下去。

“要不再考虑一下吧?”她忍着痛楚问。

“不,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我需要去做的事情。”艾格隆斩钉截铁地回答,然后他又温柔地跟特蕾莎说,“特蕾莎,等我跟路德维希国王告别,你就先回约阿尼纳吧,在那里安心养胎,等着我的消息。”

“这怎么能行?我们是夫妇,理应共同去面对一切,怎么能让我置身事外呢!”特蕾莎立刻抗议了。

“别这样,特蕾莎……你怀着孕,不适合去到处走动,现在更重要的是安全生下我们的孩子,冒险的事情让我一个人来做就好了。”艾格隆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特蕾莎的脸,“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眼看丈夫主意已定,而且心里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特蕾莎一下子无计可施,泪水突然夺眶而出。

“好……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照办好了……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尽管说吧。”艾格隆立刻回答。

“如果……如果命运为我们设置了劫难,你的行动出了闪失,请不要激烈反抗,就让他们抓了你吧。”特蕾莎眼含泪光,然后郑重地说,“无论是花钱还是找父亲出面求情,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来搭救你的,你千万不要做出傻事。”

艾格隆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然后亲吻了妻子的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