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洪荒关系户 > 第八百四十九章,金蝉子脱困

第八百四十九章,金蝉子脱困

敖广叫屈说道:“老大,我真是冤枉啊!”

努力抬头挺胸,拍着胸脯严肃说道:“我敖广也有一腔热血,也曾在洪荒挥洒万丈豪情。

巫妖之战如何?打的天穹破碎,天柱倾塌,我同样敢去出生入死,挽救洪荒的天材地宝。

人龙之战如何?人龙大战,天地反复,我敖广以一己之力逆反父王,带领龙族平定叛乱,与人族缔结盟约。

洪水滔天又如何?我敖广率领四海龙族,疏导水脉,更是以一己之力镇压了地心,拯救洪荒于洪水之中。

我敖广一腔热血,为了三界平安,敢于血洒玄黄,万死无悔!”

“那你倒是去啊!”

敖广大义凛然的气势一滞,然后悲痛说道:“我也想去征战魔族,但是天帝不让我去啊~

陛下说了,对抗魔族交由天神,而维持地仙界的稳定,就交给地祇,我们不得上天。

您看我是在饮酒作乐,实际上我是在借酒消愁,为天庭众神祈祷。”

白锦上前拍了拍敖广的肩膀,感慨说道:“你现在是一个合适的龙王了,完全继承了你父王的衣钵。”

敖广一转态度,笑嘻嘻说道:“多谢老大夸奖。”

白锦随意找到一个位置坐下。

敖广也随意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坐在白锦旁边,好奇问道:“老大,现在三界都在打生打死,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

“灵山被无天佛祖占领了,天庭被奎刚法祖占领了,我现在是无处可去啊~这不就来找你求助了。”

敖广立即拍着胸脯,叫道:“老大,你说这话就是打我的脸了,只要我还有一天是东海龙王,这东海海面以下,就老大你的。”

“大哥前来,龙宫蓬荜生辉~”一声轻笑从外面从来。

两队龙宫侍女挎着花篮,打着扇面蜿蜒走到水晶宫前,侍女簇拥中,两个妇人走来,为首的是东海龙母,雍容华贵,慢了一步的是东海王妃邓婵玉。

龙母走进大殿,福身一礼说道:“见过大哥!”

邓婵玉也立即福身一礼,说道:“见过大伯!”

白锦微微点头,笑着说道:“暂时要麻烦弟妹了。”

龙母起身,微笑说道:“大哥能来这龙宫的福气,自从大哥去了天庭之后,东海就没了以前的热闹,我们也无聊的紧,现在大哥来了就好了。”

敖广笑哈哈说道:“禅玉,你去吩咐准备酒菜,今天我要和大哥不醉不归。”

“好的!”邓婵玉立即转向朝外面快步走去。

……

地仙界西牛贺洲,群山之中有一座山十分不同,一草不长,而且还生灵不存,宛如死山一般。

山顶之上建造着一个茅草屋,姜子牙盘坐在茅草屋前,对着东方吞吐朝阳紫气。

“呼~”姜子牙出了一口长气,睁开眼睛唉声叹气说道:“又是一年过去了,五百年了,我的祭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伸手温柔抚摸着山顶,我的神魔祭坛啊!你怎么就变成了一座山了呢?

轰隆隆~山峰突然颤动起来,咔咔咔~山体遍布裂痕,一道道白光从裂痕之中绽放。

“神魔祭坛!”姜子牙惊喜大叫一伸,瞬间冲天而去,站立云头之上,目光灼灼的看着下面的大山。

轰~整座大山崩碎,碎片溅射。

“知~了~~”一声尖锐的蝉鸣传出,响彻三界。

金蝉子脑后带着佛轮,从飞扬的烟尘之中,面如寒霜。

“我的祭坛!”姜子牙惊喜大叫一声,立即朝着下面冲去。

金蝉子眼中寒光一闪,带着愤怒杀意,都是你才让我被镇压了五百年,抬手一掌拍出,一个金光灿灿的佛手直冲而上。

姜子牙大喝一声:“番天印!”手中出现一尊大印,猛然抛出。

轰~

番天印在佛手之下崩溃,碎片溅射。

谷 “阴阳镜~”

一道暗灰色光芒猛然射出,朝着金蝉子笼罩而去。

“南无阿弥陀佛~”金蝉子双手合十,一道佛光将自身笼罩,暗灰色神光照射在佛光之上,犹如烟花一般溅射。

金蝉子一步一步顶着灰色神光朝上面走去,见到一面铜镜悬在空中,但是却无姜子牙的身影,伸手在铜镜上一点,砰~阴阳家崩溃开来。

“哈哈~我的神魔祭坛找到了!”下面传出一声惊喜的叫声。

金蝉子抬手一挥,一道大风席卷,哗啦啦~天地瞬间一清。

姜子牙正站在下面破败的山石之上,手中高高举起一个拳头大小琉璃色的八角台。

金蝉子愤怒叫道:“姜子牙,你就是用这个卑鄙法宝偷袭镇压本座。”

“不是偷袭,是本掌门光明正大将你打败的,识趣的现在就滚,不然本掌门再次镇压你五百年。”

金蝉子化为一道金光猛然冲下,咚~姜子牙胸前一道金光溅射,噗~一口鲜血喷出,顿时横飞出去。

轰~

轰~

姜子牙贯穿两座大山,镶嵌入山腹之中。

金蝉子再动,化为金光射入山腹大洞之中,轰~山腹被贯穿,金蝉子一拳打着姜子牙破开山腹冲出。

咚~

咚~

咚~

姜子牙接连飞出,身上一道道金光涟漪席卷,金蝉子宛如一道金光,完全看不清身影。

“啊~”

“啊~”

惨叫之声在天地之间席卷。

咚~

姜子牙背部出现一道金光涟漪,身体顿时直冲而上,上了云层。

金蝉子的身影在空中浮现,下一刻化为一道金光直冲而上,金光超过姜子牙化为金蝉子身影,一脚踏下。

砰~虚空塌陷,姜子牙瞬间犹如一道燃气火焰的流星一般,带着金色的焰尾朝着下面坠落。

轰~流星姜子牙砸入山脉之中发出一声巨响,土石翻飞百米,哗啦啦落下。

山峰原地处出现了一个天坑,姜子牙半死不活的躺在天坑之中,嘴里哇哇吐血,仙衣破碎,披头散发,浑身浴血。

金蝉子双手合十站在旁边,冰冷的金光散着凌厉杀机,眼里带着被镇压五百年的愤怒。

“姜子牙,我今天就送你去轮回。”

“咳咳~”姜子牙咧嘴露出满口鲜血,勉强笑着说道:“你杀不了我!千万别给我找到机会。”

“他人给阐教面子,我可不给!”

金蝉子眼中带着的嘲讽的冷笑,我六翅金蝉纵横洪荒无数年,岂会惧怕你一个阐教外门弟子的威胁。

金蝉子抬起手化为一根长枪一般的喙,朝着姜子牙猛然刺下。

姜子牙瞳孔一缩,体内蕴养的《原始道经》微微绽放光芒。

长枪一般的喙刺到姜子牙胸前的时候,突然停滞确是无法刺下去了。

金蝉子弯腰站在原地,浑身颤抖,一头的冷汗,面色惨白,光头之上一个金色圆箍,若隐若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