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一百六十章 问剑

第一百六十章 问剑

仁心馆不倚名山,不藏深谷。

其总馆就坐落在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附近,以便天下求医者。

围绕着仁心馆,本就建立起了极为繁荣的生态。

真个说起来,在所有的天下大宗里,也就是仁心馆的宗门驻地最容易寻见。

此时随着声音走来的,是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长相不算出色,但有一种恬淡的气质,让人觉得很舒适。

“师兄。”

“师兄。”

“易师兄。”

众人纷纷行礼。

这人自然就是姜望特地来寻的仁心馆本阁医师易唐。

他用很通透的眼睛瞧着姜望:“阁下认识我?”

“易师兄跟你说话呢!还不把斗笠摘喽!懂不懂礼貌?”那郝真叫道。

姜望直接忽略了这个好假的郝真,只对易唐拱手:“冒昧前来,失礼了。我虽未见过阁下,但对阁下仰慕已久……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借什么借!”郝真又嚷了起来:“藏头露尾之辈,你说借就借?”

“好了。”易唐拍了拍郝真的肩膀,叫停他的暴躁。

对着姜望伸手一引:“阁下请跟我来。”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物。

姜望自也不会跟郝真计较,只脚步从容地跟在易唐身后。

一路无话,行了一阵,进得一处院中。

院内清幽洁净,一应布置全都规整有序……倒是并无第二个人在。

易唐回过身来,立在中庭,只是一个回身,你立刻就能感觉到,他是此地的中心。

“这是我自己独居的地方,轻易不会有谁来打扰。”他道:“阁下气机悠长,修为不俗,应也是个有身份的,遮面前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姜望于是揭下斗笠,欠身为礼:“不请自来,实在冒昧。”

易唐眉头微挑:“姜望。”

“易兄认识我?”姜望有些惊讶。

易唐笑了笑:“去年传你通魔的时候,我见过你的画像。”

姜望咧了咧嘴:“那说明镜世台的画师有些技艺。”

对于这轻描淡写的姿态,易唐有些欣赏。

但对于姜望和镜世台之间的恩怨,他不做评价。只道:“阁下远来仁心馆,想来也是寻过许多法子了。不过请放心,就算我治不了,还有我师父师伯师祖呢,来仁心馆,你就只等痊愈了!唔……不知是何隐疾?放心与我说,医有医德,绝不会外传。”

姜望越听越不对劲:“等等,等等,易兄误会了!我来非是问疾。”

易唐用理解的眼神看着他,劝道:“有些病可能难以启齿,你这样的天之骄子更是要顾全颜面,这些我都理解……但姜兄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啊,只要对症下药,没有什么毛病是不能解决的。”

姜望说不清楚,索性直接道:“我是来找你切磋的!”

他表情端正,认认真真地拱手一礼:“听闻易兄乃是仁心馆神临以下第一人,姜某心向往之,特地前来问剑。”

“哦,问剑。”易唐双手微垂:“仁心馆所修,非逞勇斗狠之术,请恕我不能奉陪。”

“此行不为逞勇,不为争名,只为切磋而已。此心纯粹,绝无其它。我知道这个请求非常冒昧。但我扪心自思,天下外楼修士,能使我别见风景者,已是寥寥无几。易兄恰在其中,此心之切切,实难按捺……”

“便以此为注。”

姜望托起云暮樽,那色彩斑斓的五色小鱼还在其间畅游。

他非常诚恳地说道:“阁下若胜,这五色鱼便留予阁下,想来于仁心馆而言,它有些作用。阁下若败,我只作今日无事发生,也绝不向外人提起一字。”

易唐这时才反应过来,姜望为什么遮面来访。其人身份在此,递个名帖就能见到的事情,却要费这么大周折——分明就是不想被误认为是踢馆争名。

其真其诚,其恳其切,尽在这一只现在才收起来的斗笠里。

“阁下真是爱武成痴……”易唐略一沉吟,自觉也没什么可扭捏的,便道:“我对黄河魁首的实力也很好奇,便全此约!”

姜望将蓑衣解下,先道了一声:“僭越了。”

于是反手一按,已是合拢了院门,而后五指合拢,更将此地声音隔绝。

此后任是院内天摇地动,外间也须听不到动静。

姜望又抬脚轻轻一踏,于是震起一粒石子,飞上空中。

“外间应该听不到声音了。”他如是道:“石子落下之时,向易兄讨教。”

易唐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只将双手拉开,道了声:“请。”

一粒跟米饭差不多大小的石子,落下来的时候,速度很快,声音很细微。

但是在强者的眼中,它很慢,在强者的耳中,它很响亮。

那是划破了空气的、轻微的刺响。

却可以在听识中澎湃汹涌。

渺如蚊蚁,震似山洪!

姜望在声闻仙态的时间里,感受着声音的浩大。

咚!

石子落地。

战斗同时开始。

易唐张开的双手往前一推,两人之间的空气,成了一堵墙。

一堵愈厚愈重、愈来愈坚实的墙,像是被高速疾驰的骏马拖拽着,以不可阻挡的气势碾压而来。

刷!

天地之间拉开一线,锐利,坚决。

仿佛是因为这一剑,天地才如此划分。

人间才分了上下。

才有彼,才有此。

当然它更代表尸首异处,生死两消。

剑已横,剑气才过。

那坚实绵密的空气之墙,就这样轻易地被剖开,而后在瞬间崩溃。

在那一瞬间近乎半透明的状态里,可以看到它像是一块豆腐被拦腰斩开,剖面上翻……

嘭!

炸成一团散乱的气。

不,不对。

又什么地方不对……

咚!石子落地的声音。

刷!长剑出鞘的声音。

嘭!气墙崩溃炸开的声音。

这声音……

咚……刷……嘭!

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这些声音怎么还在继续,还在回响?

在意识到不对劲的瞬间,姜望的耳朵立时显见了玉色,又在下一个刹那,如败兵褪去!

他所学的是声闻仙典,他所领悟的是声闻仙态。

在声音的世界里,他如君似帝,主宰一切,令万声来朝。

可如果来朝之诸侯,全都比受朝者更强呢?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声闻仙态直接被撑爆了!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一直以来,姜望所遇到过的对手,鲜有在声音一道上有卓越造诣的。

就算是有,也从未有谁超过他的声闻仙态。

毕竟这“自此以后十九息”,是以万仙宫声闻仙典为蓝本,又在太虚幻境里捕捉了神秘的道音,在层次上绝对是顶尖那一档。

如斗昭也有大自在苦海正音,可对上他根本无用。

但今日他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医修所主望闻问切,本就是修行根本。易唐身为仁心馆真传,在五识之上的修行难以揣测。

谷 易唐对声音的掌控,是这个层次之下最极限的存在。

自姜望禁声那一手,他就已经看出了姜望对于声音之道的掌控程度。

推气成墙只是起手。

石子坠地之声,姜望自己的拔剑声,乃至于气墙崩溃的声音,才是他的主要攻击!

他精准判断了姜望的控声之能,将前两种声音催发到极限,冲撞姜望对声音的瞬间掌控能力,而以第三种声音,直接击破了声闻仙态,并以此而进,立即要落下这场战斗的胜负手!

仁心馆是天下大宗。

他易唐是仁心馆最年轻的本阁医师。整个仁心馆,神临之下以他为最优,怎么可能没有几分傲气?

虽不喜争杀,不欲逞勇,但姜望若找上门来要切磋,他当然也要将胜利收入囊中。

且要大胜!

在声音的世界里,一次敲击是数以千万计的碰撞统合,一个音节可以拆分为一曲磅礴的歌。

其音入耳,占绝听识。

以此拓据五感,以此溃散身心!

姜望拔剑割气墙,锋锐无双,但是在声音的世界里,易唐正势如破竹。

音发如三军推进,声动要一鼓而定。

俄而五狱落!

眼狱、耳狱、鼻狱、舌狱、身狱。

姜望召发五识地狱,第一时间要封闭易唐的五感。

但……

根本封不住!

易唐眸有精光,双耳剔透,鼻翼翕动,抿唇未语,但五识自由。他的五识皆似有灵,与万仙宫之“万仙”竟有异曲同工之妙,以最强硬的姿态撞碎了忽然降临的五狱。

于是他只见——

神魂层面姜望一人独来。

五识地狱之后,紧接着的是神魂攻击。

一张长卷果断拉开。

姜望剑撞通天宫!

像是一枚烈日落在了宫墙。

即使是立在通天宫内,即使是在通天宫的庇护之下,易唐还是感到神魂一震。

不由得大惊!

姜望表现出来的神魂强度太可怕!

当然,有通天宫的庇护,这只是极其细微的、恐怕不到千分之一息的恍惚。

大约根本不会影响到战局。

大约……吧?

这细碎的念头一掠而过。

他的通天海中,便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此身受缚。

超品道术之龙虎!

内有海啸如龙,外有八风成虎。

龙虎成缚,要行此诛。

与其他第一次接触这门道术的人不同,易唐乃本阁医师,对人身之洞察,同境罕有其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自身为何所缚,熟知“病理”,于是“对症下药”!

他的五府海上空,一座青色府邸轰隆隆出现。

通天海上,同步凝聚出一方药鼎虚影。

那咆哮不安的通天海,仿佛是鼎下沸腾的虚火,甚至于药鼎上方,还有青烟袅袅。

于是通天海内风波平!

他的身体竟然散发出一种药香。

令人耳清,令人目明,令人可以感知到他的力量——一种生机勃勃的、与世无害的力量。

他身外的筋肉,每一处纹理仿佛都灵动起来。

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一收一涨。

于是八风骤破!

然而并没有什么喘息的时间。

在此身立得自由的那一刻,易唐只看到一个变幻中的手印迎面而来。

姜望还是那个姜望,可是姜望的长剑还在剑鞘中。

开战时候一剑横割,神魂的世界里纵剑而来……仿佛只是一场恍惚的幻梦。

从未开始,从未发生。

但这一印却无比真实。

其人胸腹之间,闪耀着五个炽烈的光团。

有一只单足神鸟的虚影,在其人身后振翅而飞!

天府之躯,神鸟毕方。

易唐有一种巨大的危险预感,也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他的五府海内,接连耀出两种神通之光。青白两色绕身而起,结成一把垂珠之伞。

珠玉粒粒,宝色柔韧。

诸邪不侵,诸恶退避。

此乃元珠伞,是他最强的防御之术,从未被神临以下的攻击打破过。

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焰花之海一瞬间铺满了地面,漫天焰雀肆意飞舞,焰火流星划破长空……

火的世界降临!

易唐抬头望去,透过元珠伞看到那高天,一座燃烧着的、华丽且巨大的火焰城市,从无到有,自那火界的上空轰然落下——

嘭!

元珠伞直接崩溃了!

易唐在五识方面的能力当然更强,但也不至于那么轻易就击溃姜望的声闻仙态。

声闻仙态之所以溃如山倒,是姜望自己完全放弃了于声音一道的争斗。

在察觉此道难敌对手的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转换战场。

以五识地狱应局,进一步强化自己对五识之战势在必得的印象,在易唐最擅长的领域里,给他最丰沛的自信。

再接神魂攻击,动摇其心。

再接龙虎之术,迟滞其身。

最后才是绝杀手段。

姜望瞬开天府之躯,以毕方印强化三昧真火,以巨量的三昧真火支持火界。

又在火界之中,砸落焰花焚城!

糅合印法、神通、神通合术以及超品道术……诸般妙法融为一炉,这一道复合之术落下,威能已经不仅仅用恐怖来形容。

甚至于姜望自己,也只能在天府之躯的状态下完成。

易唐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生死之间的危机。

他仿佛置身一个无垠的火的世界,孤身一人,被整个世界所倾覆。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无法抗拒!

啪~

是这样的一声轻响。

其实只是一只修长的手掌,收拢了五指。

于是焰城消,焰花凋,焰雀安静了,焰流星也停滞……

漫天焰光散。

火的世界消散在姜望的掌心里。

那极致华丽极致暴力的一切,仿佛从未出现过。

如幻梦一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